Tuesday, November 10, 2015

中美需要學懂共處


如果你是外星人,你要將過千枚核子彈、近百艘核潛艇、萬戰機交地球其中一個國家,你會選擇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抑或是中國呢?平心而論,如果我是一個無國籍的外星人,我會選擇美國.

美國派軍艦進入南海,挑戰中國單方設立的九段線水域,很自然觸動了北京的神經,然而結果亦只是不了了之。習大大上台近兩年,主席之能硬,相信今天已經沒有人懷疑。當年江派和團派以為習是溫吞水易受控制的亞蒙,真是錯得交關。但我覺得領導人一成不變的硬未必是國家之 

人無聖人,國家更無聖國,雖然美國人經常高唱自由平等的道德調子,但如果你仔細留意他們國內的種族問題,又或看到他們在海外支持一些香蕉共和國的獨裁者,所謂絕對道德高位是站不住腳的。然而,清教徒立國的美國相對來說仍然是做事較有底線的國家,也許國內輿論監察有關。 

執筆時是周五晚上,美國剛公佈就業數字比預期為佳,美滙和債息應聲而上,人們估計聨儲局12月加息的可能性甚高。聯儲局是一服務美國人民的機構,但美息影響全球經濟是鐵一般的事實。美國的GDP是全球的23%,但影響力遠超於它的GDP比重

全世界的國家儲60%是美元資產, 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儲蓄大國,被迫持有大量美債,在上一次的金融海嘯,損失慘重,很自然對這制度恨得牙癢癢,早時國內傳媒報導,中央希望2025年前,人民幣能夠成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之一。今天人民幣主要應用在貿易上;從貿易貨幣到投資貨幣,再發展成為到儲備貨幣,中間要走一段很長的路,真是十年磨劍。

但話說回頭,美元獨大對美國來說是双刃劍,由於外國投資者大量購買美債,令美息長期低企,美國人的儲蓄率偏低,部份企業靠債維生,失去競爭力。此外,低息導致資產泡沫,引發次按危機, 牽動了金融海嘯。美擁有儲備貨幣地位, 但美國亦為此付出代價。

美元的實力固是一大部分來自美國的船堅炮利,但亦有部分是由於別人接受美國的經濟體制是相對開放,對資金的進出沒有太多限制(雖然近年美國借反恐之名,常常跟別國的金融機構找子),這方面中國要贏得世人接受,還要做很多功夫想像有一天人民幣變了世界流通貨幣,每個國家都要在北京或上海開結算戶口,人家對中國政府的信心又要多強呢?

中國可以視美國為一競爭對手,但如果視之為敵人,卻是昧於現實。今天,全球經濟一體化已經很明顯,如果美國經濟制裁中國,美國人在沃爾瑪買的日常用品價格肯定會上升、蘋果製造電腦的成本肯定會飊升,對美國人來說這些都不是好事。

說中美關係直接影響本世紀人類的發展並不誇大,這方面我覺得兩個國家都要努力. 中國在崛起的同時,也要學懂接受一些全球的價值觀; 美國人獨執超級大國的牛耳那麼多年,也要學懂接受中國的崛起和如何和它相處。美國扮演全球警察的角色,不是必然的,亦曾經為此付出代價。奧巴馬在敘利亞問題上顯露出來的笨拙,正好說明了要當一個太過重視自己子弟兵性命的世界警察真不容易。美國會不會有一天上世紀初的孤立主義? 很難說. 問題是如果美國真的在全球政經舞台讓出權力, 讓中俄乘勢而上, 對全球人民是禍是福呢?

(201511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補記:-         1026日的《圓方集》文章《什麼是UBI?》發表之後,有讀者電郵指正我文章內的一張附表出錯,我改正後己上載到我的網誌上(www.wing2009.com)  該圖是比較保險公司收費和賠償金額開支的分佈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