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831元的感動


218日週六上午,風和日麗,一批青年總裁協會(YPO)會員造訪香港社會創投、基金(SVHK)位於深水埗醫局街的辦公室,我也是團員之一。

深水埗區, 年會去黃金商場購買電腦用品,但近年同類的商場遍佈港九,我並不常去,  倒是幾個月前在看到電視上介紹深水埗的民風,提到區內仍然保留的街坊情懷,例如舊樓的居民會將門匙寄放在門前的報紙攤裏,家裏孩子放學後拿取。我有一些懂吃的朋友,亦極力推崇區內價廉物美的美食。

踏出深水埗地鐵站時是九時許,街上已經生氣勃勃,小販準備買賣,商戶準備開鋪,小食店忙於招呼趕吃早餐的路邊客。深水埗給我的印象是積極的,是充满生機的,SVHK的同事告訴我,街頭有一洗衣店因為剛剛發生劏房老翁自焚事件,店主主動減價替街坊洗衣以去煙漬,但這種社區精神可以維持多久,誰也說不定。市區重建帶來許多美侖美奐的新屋苑,這些新業主不一定喜歡跟街頭露宿者為伴,也給區議會很大壓力要整拾市容。公園裏開始多了一些驅趕露宿者的設施。

SVHK創辦人兼總裁魏星華(Francis)簡單介紹了基金自2007年建立後的成績,我是基金的初創,  今天Francis已經是實至名歸的社企界明星,和基金合作的社企遍佈不同領域,包括鑽的、“黑暗中對話、“全城街馬、“Green Monday和為有困難家庭提供合格居所“要有。今次活動除了令YPO會員多了解香港的社企發展之外,我們更訪問了位於深井“要有的最新亦是迄今為止最大型的項目深井光屋

深井光屋位於深井深康路100號,這個街號是有了光屋之後再向政府申請新加的,超過50年樓齡的建築物樓高5層,原來是舊紗廠員工的宿舍,40多個300方呎的單位, 大廈荒廢多年,“要有得到“周大福慈善基金贊助2千萬的裝修費,令每個單位變得通爽有光,單位內設廚房及廁所,但不設睡房間格,目標租客是經濟受困三人以上的家庭,“要有按租戶的經濟能力釐定租金, CEO余偉業 (Ricky)有二十多年從商經驗,  我和他已有段時間沒有聚頭,Ricky介紹光房時仍然是一貫地充满熱情,他和他共六個人的團隊堅持每都上門收取租金,順帶做家訪,所以對每一個租戶的情況都很了解,提供居只是方法而已,目的是重建每一個光房家庭的自信心,租約最長是3年,目標是這3年內受助的家庭重新上路,再次出發.

要締造一個有機的社區絕不容易,不是單靠硬件,東涌和天水圍便是失敗的例子,深水埗好像礁石縫中的嫩草,深井光房更是將沙漠變為綠洲.改善社會一切都是基於人,先有人,後有家,才有區。

Ricky告訴我們一個感人的小故事,亞蘭是拿綜援的單親母親,入住光房之後,光房介紹她往自願機構當義工,後來自願機構按章發給亞蘭831元的酬金,她全數捐給要有光,每個人的經濟能力也許各有不同,但那份自信那種樂才是最珍貴的。

(20172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中央欽點, 鬍鬚還會輸嗎!


平地一聲雷, 張德江到深圳宣旨, 不同的媒體有不同的解讀, 如果一槌定音是屬實的話, 曾俊華肯定會成為民間特首(可參考最新的民調).  看來, 中央要的不是政策、更不是民心, 的是百份之二百的忠誠, 或更準確點可控度.  鬍鬚如果最後輸掉這場選舉, 輸的就是北京可控性沒有林鄭般高. 


如果這次宣旨真的發生效用, 鬍鬚的民望肯定會暴升.  觀乎親建制傳媒對事件的反應, 中央的理想算盤應該是在選委間髙調宣旨, 在民間低調藏鋒.  但今天資訊發達, 北京又要止癢又要止痛的算盤可能打不嚮. 鬍鬚入閘應該不是問題, 選民給“民主300+”的任務很明顯, 就是要作一個有影嚮力的反對黨, 票只有投給鬍鬚, 才能產生這作用. 結果, 林鄭在亞爺吹雞大家跪低的情況下, 最終以大票數勝出, 鬍鬚成了一個失敗的英雄, 從個人出落, 這未嘗不是為他職生涯上畫上個完美句號

我和兩位前司長都有過近距離接觸. 2010, 我參加一個政府商務代表團訪問俄羅斯海參威, 曾俊華是領隊, 陪末座, 和他單獨交談可能不超過十句話.  反是今年早些時候在志同會的聚會上面和他討論過一些金融科技的事情,  鬍鬚是一貫地低調親民.  另方面, 我和一班朋友籌辦維也納兒童合唱團香港成立國際學校, 得到林鄭的大力支持.  基金會成立, 在林鄭官邸舉辦過酒會.  對她的感覺是一如她的公眾形象精明幹練. 誰是今天香港的最佳特首, 端看今天香港最需要是什麼? 人的競選團隊, 我兩邊都有朋友參加(前者可能更多), 寄望像鬍鬚所說: 再見亦是朋友.

人家取笑鬍鬚是西瓜刨, 說話木訥, 我從來不覺得他的表達能力問題, 反之, 更間有神來之筆, 所以我不會低估他的智慧, 在今次的競選中, 他和他的競選團隊處處得先.  選特首不是選好人, 智慧更重要, 要不然怎能在艱苦的環境左右逢源. 找麥齊光撐場用眾籌製造聲勢提出俱爭議的政策, 都見智慧. 第一個跑出來說取消TSA, 是一個低成本非常討好talking point.

很多年前林鄭的師姐陳方安生加入民主派陣營, 有坊間輿論稱她“忽然民主”. 鬍鬚參選策略最大的聰明之處是在其真性上下功夫. 反之, 林鄭陣營在硬推銷她親民的一面, 結果縱使不是弄巧成拙, 亦是事倍功半. “晒冷”大會Steve Job look最後只是給人一種“忽然親民”的感覺. 

我不覺得Carrie當選香港災難, 頂多是將振英年代製造出來的抗爭文化繼續下去, 只是當我看到城中的精英, 當中包括不少我的朋友, 過馬路是那麼守規舉, 有點悲從中來.  論政策, 開胡官不說, 你覺得AO 出身的Carrie, JohnRegina的政策會有很大的分別嗎?  在一國兩制底下, 香港特首能夠決定的事情非常有限, 大家那麼義無反顧地易幟, 難道真的只是追隨亞爺嗎?  為什麼就不能有一點獨立意志?  而亞爺又為什麼一次又一次地考驗建制派的忠誠, 甚至冒著一個將這批社會精英變作小丑的風險. 

(201721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