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挺曾? 抑或挺胡?


二月河作品雍正皇朝, 1997被中央電視台改編成為44集的電視劇, 創了央視晚上八點時段的收視紀錄, 迄今仍未被打破, 之後並引發了宮廷政治熱, 接踵而來的還有《康熙帝國》、乾隆皇朝》和天下糧倉》等劇集。2004年香港的無線電視也推出《金枝欲孽》,一時神州大地, 大家都以弄懂權術為榮.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眼下的特首競選, 台上台下大家都忙於揣摩上意, 猜度習主席心裡替誰亮燈. 談民主那麼多年, 大家表現卻是那麼令人洩氣. 還是胡官說得好:  我是唯一參選人從未提什麼紅燈綠燈便跑出來, 支持民主的票怎可以不投我!
現實是惱人的.  選舉就是讓每一個選民在特定的機制下, 用自己的一票爭取自己最想爭取的事情,而不一定是投給一個自己最心儀最希望邀請共進晚餐的人。
上屆特首選舉,民主黨何俊仁是三位參選者之一 ,但何在民意調查中一直大幅落後 ,我當時心底不明白, 泛民號稱擁有全香港 一半的票倉 , 不過是民意調查而已,不是真正投票,為什麼被訪者不可以浪漫一點,將票投給代表理想(或夢想)的,而不是投給現實? 今屆選舉, 胡官的優勢是沒有包袱, 說話最合情理, 他也不激進, 基本上是建制, 中產不用担心.  而且他代表香港最敬畏的東西 法律.  他的民意支持度低,固是有人擔心他沒有行政經驗,但更大的原因 ,是因為大家覺得他不會勝出。
這一次選舉, 我再沒有這樣的迷思了.  一方面,  我慶幸香港市民的民意是有份量的, 在北京的考慮中起了作用.  你說北京是尊重一國兩制也好 、是權宜也好 ,都不希望太逆民意行事 ,造成管治危機,  所以香港人應該積極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  而且我覺得表達意見時, “還是應該投给現實中有機會跑出來的候選人, 又或讓自己最不喜歡的候選人不會勝出 ,所以民意調查中. 不可以支持長毛,亦唯有對胡官講一聲對不起。
香港目前首要的目標就是減低撕裂。有一種說法是大家有飯開便沒有撕裂, 我們找個大有為兼懂得政府運作的特首, 將經濟做上去, 便會將所有社會問題解決?!  我個人是不相信這一套的.  我同意物競天澤,  我們不上進, 競爭優勢便於失掉, 但我們也要認清和接受現實, 民主在一個兩制底下縱使是個怪胎,  但北京答應了的是不能拿回的, 新生代對民主有訴求, 不是因為他們窮,沒有飯開, 反之, 正正因為香港是一相對富裕社會, 年青一代追求的和生於憂患的一代是不同的,  為政者必需接受先有認受才有政策這現實.
進馬場,注壓在那隻馬身上?  當然要考慮對手。 如果今次出外參加競選的 只是胡官和鬍鬚兩人 ,我的票會投給胡官, 但是根據目前的出線排位,票還是投給鬍鬚上算一點。


(20171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