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6

三分總比兩極好 – 駁穆廸對香港負面評級


國際評級機構穆廸因為激進派入立法會, 擔心特區政府管治能力進一步下降, 對香港經濟前景發出警號.

首先, 大家不要會錯意, 評級機構其實不是經濟研究中心, 他們的主業是為發債體評級.  怎樣評級, 主要是將發債體的財務資料, 對比評級機構擁有的龐大數據庫, 從而算出這發債體違約機會率.  這基本上一個數據配對的工作.  當然, 一直以來他們對不少國家和發債體的經濟發表意見, 但他們從來不是以一個預測者見稱, 提出的都是倒後鏡中的大路的意見.  今次亦不例外. 

再者,  是否新的議員行動上會比舊的更激進?  難說! 退下的兩位激進派議員毓民和大舊都是製造戲劇效果的高手, 議事規則容許做的事, 上屆激進派已經做得八八九九, 再“發揮”的空間不大.   從政治光譜看, 有說立會現在是三分天下建制、傳統泛民和本土派.  果真如此, 傳統泛民倒成了建制爭取的對象, 如果和建制合作, 在某些事情, 尤其是與民生有關的, 成了大多數, 這未必是壞事.

很不幸, “拉布”已為成香港經濟停滯不前的最佳藉口, 但這真是香港經濟問題的全部嗎?  我們要問: 政府是否有能力避重就輕, 先通過一些不具爭議性的問題?  假設政府有全權分配資源, 政府的政策又是否萬應良藥?  香港過去的成功, 是仰賴民間智慧多於政府思維.  什麼時候我們開始開始都完全推倒昨日的我?

政治爭拗是否會影響經濟發展?  世事無絕對, 在經濟發長初期, 一言堂的強勢領導的確是可以提高效率.  但當經濟發展到某個成熟度, 人民富足了, 追求的東西不同, 簡單說:“沒有那麼易管”, 這是自然定律, 誰也得接受, 到了這階段便要追求民主氣氛下的活躍創造力.

一個很好的例子供大家參考: 以色列的政治制度是極度碎片化,  120席的國會議席中有15個政黨, 加上過去曾經成立過的政黨, 加起來超過100! 然而, 這樣並沒有窒息它在創新科技上的成就.   近年中國很多商人都積極與以色列的start-up合作, 由於以色列的本土市場小, 他們研發出來的科技很多時候都很難靠國內市場創值, 所以需要和一些擁有龐大市場的國家合作, 中國自然是首選.

我同意政治爭拗是香港社會的負累, 但面對新的一國兩制客觀政經環境;  陸港相對經濟地位的改變和年青一代在富裕的環境成長下的渴求, 香港擁有的真正選擇其實不多, 好的領導能夠大害化小害, 壞的就會小瑕變大疵.




(2016915日刊登於明報)


立法局選舉為佔中出了一口烏氣



下面是我對這次選舉的一些感想:-

1.        佔中之後, 坊間有聲音說大家應該專注民生(a.k.a. 搵錢), 少談政治.  今次的選舉除了超高的投票率之外, 更重要的是大部份選民投票, 尤其是非建制的, 都是政治取向.  最後因為配票發功, 有一些地方工作做得很好的議員亦被犧牲了, 證明仍然有超過一半的選民是願意以政治先行, 誓死保衛反對派的否決權. 
2.        戴耀庭說“雷霆計劃”是負資產.  我性格偏向支持一些有唐吉訶德精神的人, 教授一介文弱書生, 不是為了私利, 忍辱負重地做他覺得應該做的事, 歷史會決定這是否好心做壞事,  但對於他的行為我是非常感動的.  有人覺得戴先生領導佔中運動迄今給香港的經濟和民生帶來無可補償的壞影響.  我尊重這些人的政治立場, 但我仍然堅持香港應慶幸有戴教授.
3.        很多參選者, 包括一些落選的, 都表現出以大局為重的胸襟.  長毛一直為人民力量站台, 到了最後都沒有說選情告急.  星期一的凌晨, 看到電視報導初步點票結果顯示長毛可能失出席位, 我是有點心痛的.  有記者訪問他, 他說個人的得失是其次, 重點是要整個運動能夠勝出.    長毛最後僥倖贏了.  毓民不是我那杯茶, 今次敗在太托大, 亦完全符合黃先生勇於煽動, 短於計謀的性格.
4.        長江後浪推前浪是自然定律, 今次那麼多年輕人上台, 不論是建制抑或是反對派早在意料之中.  然而當我看到一些為低下層發聲的前任議員, 例如李卓人及馮檢基等被擠下馬, 我仍是傷感的.  我平常“打的”時, 很多時候聽到一些反拉布的司機老是在抱怨這些議員拿著6位數字的薪酬加津貼, 卻常常拉布, 在這些司機大佬的眼中就是怠工, 他們為此而十分氣憤. 我很多時都會為這些反對派議員出頭, : 他們的人工很多時都要上繳所屬的政黨, 並不是完全走進自己的荷包. 
5.        無可否認,  很多老泛民的抗爭運動已經愈來愈形式化, 他們的光環和權柄在佔中崛起後, 已經失去.  然而在香港這一個那麼祟商的社會, 十多二十年前選擇做反對黨是真的不容易.  李卓人是港大土本工程系畢業(與我同科).  經濟上, 他們有更多的選擇(基於同樣理由, 我對今天紅得發紫的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生曾鈺成亦頗有好感).  即使是建制的王國興,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在議事廳的論述, 但是我感覺他的投入是真性情, 他的落選仍然是令人心酸的.
6.        我絕對同情“雷霆苦主”.  在配票驅使下, 票數多寡不一定代表個人力量, 所以“票王”實在不太興奮.  選舉就是一種遊戲, 講手段、講計謀, 配票何來不道德?   同樣道理, 大家批評“蛇齋餅糉”, 我倒是覺得每個人的一票都是他的私產, 他願意怎樣賣都可以, 你說一票比一個糉重要, 那麼比諸五千個糉又如何?  政客用公屋政策去換選票, 大家覺得理所當然, 其實不是一樣鼓吹逐利嗎?  希望市民不要賤賣手中的票, 靠的是公民教育, 而不是單責派糉的人.
7.        真的要感激香港市民走出來給北京一個很清晰的訊息就是 – We care!  北京下一步怎樣回應, 誰都沒有頭緒.  見諸近日建制派系間那麼多爭鬥, 共產黨內聲音紛雜, 看來事情最終仍是在於習總的一念.  中國人談民主談了超過一世紀, 到了今天, 還不是跑回一個超級強人政治.  老百姓繼續瞎子摸象, 實在是可悲.  

後記:             我是證監會1,4,6,9RO, 手頭的持貨是需要公告的, 所以要來一段Disclaimer.上面提到的人, 我一個都不認識, 我只是手持兩票(連功能組別的票都沒有)的港島區小市民, 我的票是投予羅冠聰和鄺智傑的.
(20169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