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政經雜誌中的猫屎咖啡

世界上有一本經濟雜誌叫《 The Economist 》 --- 阿里路亞!!

微軟的蓋茨說他每期由首頁到最後一頁都不會放過. 甲骨文的創辦人艾利森(Larry Ellison)說“過去我花時間在思想, 現在我只讀《經濟學人》”. 已過世的港產鬼才黃霑先生自認數學考試抬蛋, 經濟一竅不通, 但卻是《經濟學人》的長期讀者. 《名利場》(Vanity Fair)雜誌早前登了一篇文章, 品評經濟雜誌, 說《時代雜誌》(Time)和《新聞週刊》(Newsweek)永遠做不成《經濟學人》. 他們用的比喻是前兩者是走群眾路線的星巴克咖啡, 後者卻是咖啡極品的印尼猫屎咖啡.

《經濟學人》於1843年創刊, ( 雜誌誕生時, Economism代表的是經濟自由主義), 主張小政府、保守理財和自由貿易. 一個半世紀以來, 這個立場從未改變過, 有人謔稱它為“認為世間所有難事都可以通過私有化、自由化和取消管制來解決”. 然而, 這本政治取態偏右、甚至不時有些反華文章的雜誌, 卻從不吹噓其中立,

雜誌聘用的作者都是不同行業的專家. 我看過他們一些招聘記者的廣告, 他們很看重應徵者行業內的知識. 文章怎樣寫, 《經濟學人》很有信心地說“這些我們可以教”. 雜誌另一個特點是它的編輯和記者都是『沒面目焦挺』. 據聞它的主編唯一一次在文章內署名, 是在離任時的告別篇.

《經濟學人》不單只是聲譽獨領風騷, 其商業成就亦遠冠同儕. 其讀者人數在過去十年間上升一倍, 達到130萬, 三份之二的升幅來自北美. 它的廣告收入增幅亦是高於競爭對手以倍數計.

樹大自然招風, 這本名氣和收入都獨領風騷的雜誌, 也不乏批評者. 而且很多時候更是來自同行, 尤其是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 下面是一些尖酸例子:-

· “《經濟學人》是上流社會的《讀者文摘》”
· “文風充滿牛津和劍橋口音, 聽得鄉巴佬的老美飄飄然”
· “用那麼少的編採人手去報導世界大事, 結果是大量的文抄公, 加上似是非的批評”

我雖然受的是殖民地教育, 但絕對算不上是精英, 對大英帝國完全沒有臍帶感情. 由於是啃政經新聞的癮君子, 故自學生時代開始, 看《經濟學人》已接近三十年了. 縱使有陣覺得英文用字生澀, 仍然不畏勞苦地追閱, 讀《經濟學人》所需的時間比其他雜誌長, 因為《經濟學人》的寫作風格, 是將最多的資料放在最少的空間裡面. 我特別喜歡閱讀的是每期刊登在最後的訃文, 蓋棺而不定論, 往往帶來很多看問題的新角度.

年紀漸長, 愈來愈不相信意見中立這一回事, 只要擺明車馬, 邏輯謹密, 立論偏激又何妨?


(於2009年7月31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July 29, 2009

死而不僵的資本主義

奧巴馬用口惠和全球最大的紙幣印刷機來救市, 後遺症是: 輕則令美國與過去是意識形態死敵的共產國家等量齊觀, 以後再也不可以站在道德高位來月旦人家制度不民主, 重則令美國的長遠信用破產. 許多人都就此認定美國的國力已走下坡, 甚至引伸為資本主義已死. 但從最近一輪美國金融機構的表現來看, 我們倒不能不佩服人家的開拓精神, 資本主義死而不僵.

美國金融市場傳來兩項消息, 令我感到他們的獨立思想是有其優越性的. 第一項消息是投資銀行高盛剛公佈了有史以來次佳的季度盈利, 已經成功申請脫離政府救市基金(TALF)的高盛, 2009年首季的盈利比起去年同期增長62%, 達到24億美元(下同). 總收入超過1,000億美元, 其中三份之一是來自固定收益、商品期貨及外匯交易(FICC), 擦新了該部門的紀錄. 能夠在漫天風雨底下, 逆市進行投機, 充份表現出其冒險家精神. (雖然銀行估值, 不同生意賺的錢是有不同的Multiplier, 通過服務客戶賺的錢, 例如經紀和資產管理業務等, 因為低風險和比較穩定, 其價值是比投機炒賣高, 不是每一塊賺回來的錢, 為公司帶來的增值都是一樣的. )

第二項消息是, 美國最大退休基金, 高峰期資產超過2,000億美元的加州公務員退休計劃(Calpers), 去年由於投資私募基金和對沖基金失利, 虧損達23%, 是基金成立以來最差. Calpers的長遠目標是年收益7.75%. 去年, 它的地產投資和私募基金卻分別虧了35%和31%. 然而, 在新的投資總監領導底下, Calpers仍然堅持增加投資對沖基金, 這種“從那裡跌倒, 我就從那裡站起來”的能耐, 少一分堅持和獨立思考都不成. 管理一個這麼龐大的政府基金, 其政治壓力不言而喻. 今年才上任的新投資總監廸亞(Joseph Dear), 在克林頓時代曾在華府工作過. 加入Calpers之前, 是管理華盛頓州的公共退休基金, 在他領導下, 華盛頓州退休基金將四份之一的資金投放在私募基金上, 是全美公共退休基金之冠. 新官上場, 廸亞就很坦白說『這份工作一半是政客、一半是基金經理. 後者比前者有趣得多.』. 雖然去年私募基金表現甚差, 面對種種外界壓力, 廸亞仍是死硬地支持私募基金. 他相信長遠來說, 私募基金會跑贏股票市場三個百份點 - 對退休基金來說是一個很重大的分別.

猶記年初時, 市場漫天風雨, 全球各主要經濟體的政府, 包括美國、英國、歐洲、日本和中國的口徑都是很一致的, 就是保守. 大部份的金融機構在這種氣氛底下, 都是採取不求有功、但求生存的策略. 日本銀行的羊群心態是出了名的, 歐洲和英國的銀行始終受政府影響較美國深. 至於中國雖然是全球擁有最多外匯的國家, 國家投資機構像中投般, 面對的政治和民粹主義壓力卻是非常沉重. 很多時候, 作投資決定都要考慮政治因素. 反觀美國的金融機構卻能貫徹西部牛仔的精神, 敢於冒險和創新.

論美國國力, 近年來, 紐約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已逐漸被倫敦取代, 一方面, 美國龐大的國內市場使它可以不依賴國外生意. 另方面, 911之後的種種反恐措施, 直接或間為很多海外金融機構增添麻煩. 2002年, 因為安然(Enron)和環球通訊(Worldcom)等大公司, 遭高管詐騙而倒閉, 美國國會通過《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 對上市公司董事和會計師的監管採取雷厲風行手段, 有反對該法案者認為, 法案令美國金融業在國際間的競爭力大大下降. 面對種種障礙, 以移民立國的美利堅合眾國, 卻一直能維持它吸納新思維的能力. 再加上, 民風支持冒險家, 失敗的人亦不會被社會取笑. 論開拓精神, 美國仍是全球的領導者.

全球股市強力反彈, 對於金融危機, 不少股民都樂於做一個善忘的投資者. 對資本主義的咒詛, 我們是否很快也把它拋諸腦後.


(於2009年7月29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July 22, 2009

事情就是這樣的 (That’s the way it is…)

美國電視殿堂級主播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 上週五去世, 享年九十二歲. 克朗凱特任職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主播, 超過二十年(1962-1981), 形象親民. 在上世紀未有YouTube的年代, 克朗凱特的晚間新聞, 是大部份美國中產家庭接觸世界的窗戶. 1968年克朗凱特在訪問南越之後, 回來發表了對美國參戰的悲觀評論, 當時的美國總統詹森很清楚知道, 他失去了克朗凱特的一票, 也就是失去了無數美國人的手中的票. 克朗凱特每天晚上在電視機中都以一句『That’s the way it is』來謝幕, 其權威性, 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米蘇利州出生的克朗凱特早年鍾情於文字傳媒. 大學未畢業就進入報館工作. 1936年在肯薩斯市一間電台任播音員, 未幾加入美聯社. 二次大戰時, 成為美國最著名戰地記者之一. 1950年他受聘於CBS, 開展他輝煌的電視生涯. 克朗凱特的面孔並不上鏡, 談吐幾乎接近木訥, 卻贏得千萬觀眾的信任. 但他的那個年代, 在他離世前已經終結.

時代的巨輪誰也阻擋不了, 大眾的消費和閱讀興趣, 都反映在傳媒的興衰史上. 洋洋數千字的評論文章, 試問現今還有哪張大報可以負擔得起? 有說, 影像會慢慢取代文字, 成為傳播新聞的媒體, 我實在不知道哪一種方法更為優勝. 文字留給讀者很多想像空間, 影像卻將事實纖毫畢現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雖然這些事實都是經過剪裁的).

克朗凱特是名牌、信報也是名牌. 品牌的價值, 真是沒有話說, 早前看過一篇談傳媒的文章, 提到為什麼 <美國時代週刊> (Time)和<新聞週刊> (Newsweek) 永遠做不成<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作者用的比喻是前二者是走群眾路線的星巴克咖啡, 後者卻是咖啡極品印尼貓屎咖啡 (Kobi Luwak).

信報三十六週年, 江湖地位顯赫. 報紙年前股權易手之後, 秉承新舊股東的共識, 編採依舊精彩, 只是內容變得多元化 ; 網站 , 談天室 , 研究部, 英文頭條, 生活雜誌等等令人目不暇給 .

查先生和林先生都是我在學年代的偶像 , 然而 , 舞台靈魂亦有謝幕時 , 在新的傳媒生態下 , 緬懷過往的風光和辦報手法是不合時宜的. “文人辦報”這些標籤, 愈來愈變得是小眾的玩賞. 以商品視之, 報紙的目標是推銷故事, 即使辦報人希望以文章濟世, 但如果讀者群永遠是那麼狹窄、甚至是萎縮, 又如何能伸張第四權的偉大使命呢?

我的銀行生涯中, 公司併購, 借殼上市等事情見得不少. 品牌亦可以是一個殼, 注入新資產之後, 是在原本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 抑或是換藥又換湯, 鳳凰再生. 讀者如我, 熱切期待下回分解.

後記 : 談辦報, 豈容我這等門外漢有置喙的地方 ? 適逢信報報慶 , 湊巧又看到有關克朗凱特離世的消息 , 胡思亂想 , 希望老編和各路高人不要見笑 .


(於2009年7月22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July 17, 2009

如果MJ是一張債券

米高積遜(MJ)生前游走於黑白之間, 死後的財產亦是撲朔迷離, 成為傳媒追查的目標.

藝術是少數可以靠個人技能而賺取大量金錢的行業. 相比之下, 大企業的賺錢能力是來自整個團隊. 縱使是最高領導人, 在生產線上所起的實際作用也是微不足道的. 相反, 成名藝人即使當紅期已過, 但經典作品帶來的持續收入(例如版稅), 仍可以是很可觀的. 將這些未來收入資產證券化之, 是創新而又有理可依的做法. 用藝人的未來收入來發債, 並不是完全的新鮮事物. 1997年, 大衛·寶兒(David Bowie)就曾經作過類似的嘗試, 用他過往的唱片的版稅收入來做抵押品, 發行了一批總值5,500萬美元的債券.

如果米高積遜是一張債券, 他的價值, 像一般債券般, 取決於兩個因素, 一是年期、二是派息率與未來市場息率的差別.

先說年期, 米高積遜在五十歲的盛年突然離世, 扼殺了推出的新作品(不論是唱片、音樂動畫或演唱會)的可能性, 聞說計劃中的全球演唱會, 單是已賣光的倫敦50場演唱會門票, 已經會為他帶來上億美元的收入. 如果米高積遜多活十年, 這類型的賺錢活動很有機會可以重覆上演, 像滾石樂隊“環球之旅”般, 大賺特賺. 一般而言, 債券的票據息率如果是高於市場息率, 債券的市值便會出現溢價, 溢價債券, 年期越長, 價值便越高. 米高積遜英年早逝, 單從年期看, 是會令MJ債券價值下降的.

至於派息率, MJ債券相對於市場, 又應當怎樣計算呢? 米高積遜復出, 起初不少人對他的體能和受歡迎程度, 都有點存疑. 但是據看過米高積遜倫敦演唱會彩排的人說, 米高積遜的魅力不減當年, 不但會令昔日的樂迷今天的中生著迷, 甚至有機會吸納一批年輕的新“粉絲”, 掀起新一代的Moonwalk熱潮. 以此觀之, MJ債券的派息率絕對是高於市場.

綜合兩個因素, 米高積遜隕石式的離世, 從經濟角度看, 令債券的年期大幅縮短, 對債券的價值的影響是反面的. 但由於事件的震撼性帶來的熱賣, 卻又將派息率大幅地提升. 米高積遜去世後, 他的唱片在倫敦唱片店被搶購一空. 從這個角度觀之, 米高積遜的離世絕對令MJ債券升值.

雖然很多人視資產證券化為今次金融風暴的罪魁禍首, 但我死性不改, 始終認為資產證券化作為一個資金供應者和需求者之間的一個渠道, 對促進經濟運作, 絕對是功大於過.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無價的, 您的如是、我的如是、米高積遜的亦是如是. 說米高積遜是一張債券, 只是遊戲文章, 為說經濟而說經濟而已, 讀者不要當真.

(於2009年7月17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July 15, 2009

是週期? 抑或是智慧? – 兼論真假Alpha

專業投資著重“表現歸因”(Performance Attribution), 不能說能捉老鼠的便是好貓. 基金經理有責任很清楚地向投資者交代賺(或蝕)錢的原因, 並且對當初應允投資者的策略貫徹始終.

這次金融風暴, 投資者對對沖基金的一個不滿, 就是很多對沖基金原先應允提供流動性 (舉例說: Macro Fund是, 投資在全球主要流通外匯債券或股票市場的, 基本上不存在要套現時離不了場的問題), 然而在風暴發生後, 不少投資者發現很多對沖基金, 因為垂涎美“息”, 購入不少低流動性的高息債券或可換股債, 投資者要拿錢走, 便遇上Gating(暫停贖回)的問題.

猶有甚者, 因為投資者不少資金都是通過Fund of Fund(FOF)來投資的, 目的一是利用FOF的專業知識和所作的盡職調查, 此外亦以此分化風險. 因為從FOF的角度來說, 當初他們之所以建立投資組合, 就是希望每個單獨的基金在組合裡面都扮演一個特定角色, 以分化不論是地理上或策略上的風險. 如果每個基金經理都是掛羊頭賣狗肉, 整個組合的風險控制便會崩潰.

* * *

因為工作關係, 近期和很多客戶在討論投資不良資產的方法, 和什麼樣的方法才是真正的“創富”, 製造Alpha; 什麼樣的方法是買賣大市週期, 靠Market Timing來賺錢, 賺取的是大市系統收益(Systematic Return), 亦即是Beta. 投資不良資產, 如果單是在市場低潮時買資產或債券, 買回來之後, 靜待市場復甦, 典型的“買+持”(Buy and Hold), 嚴格來說, 跟買指數基金沒有分別, 算不上是創造Alpha. 反過來說, 買了不良資產之後, 重組公司的不良資產, 體現公司潛在價值, 是真正的創造Alpha.

美國政府的救市基金TALF (Term Asset-Backed Securities Loan Facility), 是用納稅人的錢去補貼基金投資國內有抵押的短期債券市場; 私人基金投資在新發行的AAA有抵押債券, 政府會提供百份之九十的3年貸款, 並且與私人基金分擔餘下的百份之十的股本風險. 有那麼相宜的“孖展”條件, 不少美國國內的債券基金經理(如Pimco等)都趨之若鶩(美國政府這項優惠, 只有國內基金經理才有資格申請). 不少投行亦把握機會發起TALF基金, 在海外募資. 但收費卻像對沖基金般, 既收管理費, 再加分紅. 投資TALF基本是長揸不放(如果買的債券年期超過三年, 可能尾段也有做一些收局的功夫), 以一個那麼被動的投資策略, 去收取那麼高的收費, 是說不過去的.

* * *

那天在中央電視台聽到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主席陳元的一席話, 大意是每個國家的經濟處於不同的週期, 歐美先進國家是處於消費型, 中國尚在發展型, 不可以將歐美的一套照單全收地用在祖國經濟管理上. 陳老被認為是經濟上的保守派, 市場傳聞他當年和朱總理不太咬弦, (陳元的父親陳雲, 是前國家經濟一把手, 鳥籠經濟的創始人. 中共建國元老排名就在毛、劉、周、朱之後). 但這話倒是說到骨子裡.

同樣道理, 中國經濟在這次的金融風暴中, 表現遠比歐美出色, 是我們的經濟領導人做得比人家好嗎? 是我們的監管者做得比人家好嗎? 真相可能是中國因為發展落後, 很多消費型經濟引生出來的金融工具和問題, 尚未有機會在中國上場.

失敗來之時, 要待之以忍. 成功來之時, 亦要待之以淡. 希望中國領導人不要被這次金融危機的表像所迷惑.

附郵:-

多謝讀者回應上週《海星的呼喚》和對青海同仁小學的支持. 勵行會已經陸續收到善款, 現仍有未足之數, 讀者仍然可以上網
http://skyschool.shutterfly.com 或致電2716 8779安排捐款. 上週該網站曾因維修而短暫斷線, 謹此致歉.

(於2009年7月15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July 8, 2009

海星的呼喚

早些時候筆者和我家十二歲的小男孩去了一趟青海, 探訪當地藏族孤兒院。

我輩香港人對青藏高原游牧民族的認識﹐大概是來自林子祥的流行曲<成吉思汗>﹐但是“..風高草低見牛羊…”背後的社會問題﹐卻很少人會關注到。

青海是全中國第二貧窮的省分, 全省有15個國定貧困縣. 青海亦是一個少數民族集居的地方, 省內居住着回、藏、土、撒拉、蒙古等54個少數民族, 少數民族人口佔總人口的46%。五大宗教都有。青海省的管治架構包括一個地級市、一個地區和6個自治州。

未婚生育情況在藏民牧區比較普遍,歷史久遠,約定俗成, 這與他們的生活環境和生活習慣有很大關係。男女之間,兩情相悅,即可同居, 有的關係持久,有的僅是一夜情而已, 由此生育的兒女多由女方撫養. 牧區的天然環境嚴峻,生活條件差,致命的疾病及意外經常發生。每當這等悲劇發生後,孩子很多時候會成為無父無母的孤兒。 再加上有些單親母親,因改嫁或選擇一走了之, 造成很多兒童被遺棄。此等情況令人心酸。

在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的一所小學,我們碰上了一班天真燦爛的學生, 校舍的一邊屋頂剛剛因為日久失修而下塌, 年青的老師和學生因為珍惜學習機會, 仍然堅持在課室的另一角上課, 官員帶領我們參觀時, 看到這情景, 非常着緊, 害怕弄出人命, 立令停課, 孩子們和老師不捨之情, 令人感動。 重建小學大約需款十萬人民幣, 有關同仁小學的圖片請參閱http://skyschool.shutterfly.com

***********************************************************************

我老是覺得籌劃福利事業比管理商業機構難上十倍, 這當中牽涉到義工和捐贈者的善心和資源, 但善良的出發點不一定能夠成就美好的結果。如何增加效率和平衡有心人的熱情, 是很考功夫的。
藏區是政治敏感地帶, 中國政府一直小心提防以做善事為名推銷政治理念為實的外國團體, 外地人要幫助藏童, 一定要和當地政府建立良好關係。基督教勵行會在青海工作已有十二年之久, 很多海外國際慈善機構進進出出青海的同時, 勵行會的堅持和歷史, 帶給他們開展慈善工作時很大的方便。

青海省的玉樹藏族自治區, 是黃河和長江兩大水系的起源, 源綿千里,東流入海的黃河和長江水, 可能前身都是唐古拉山山上的一堆雪,億萬滴水珠一顆接一顆, 它們並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和流往何處。每顆水珠都是履行上天給它既卑微又重大的任務已而。做善事也是一樣, 我們又怎能夠清楚知道哪一件事情、哪一家機構最值得我們去幫助?

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相信每一個人心底裏都有一顆善心, 什麼時候發揮出來和做什麼事情, 就要看善緣, 我和勵行會結上了緣, 參與他們扶助藏童的活動, 跑了一趟青海也親眼目睹一些燃眉之急的情況,很想借這框框向讀者和有心人呼籲一下,希望大家能夠伸出援手, 幫助同仁小學的學生重建他們的校舍,令他們暑假之後可以繼續上學。捐款請登入上面的網址, 再接連勵行會的捐款表格, 表格內之<註評>請列明 “SKY SCHOOL” 。

*****************************************************************

一場風暴之後, 無數海星被沖上沙灘, 小男孩為着救活海星, 小心翼翼地將一顆又顆的海星放回海裏, 大人取笑他; “Does it matter?”(你能救得活那麼多海星嗎?) , 他每次放回一顆海星之後便說: “This matters!”( 我救活了一顆), 一次又一次。

後記:-
李寧體育用品公司捐贈運動鞋予青海兒童福利院, 謹此致謝!





(於2009年7月8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July 3, 2009

虎口與猴腦

在內地雜誌上讀到兩則談商管之道的故事, 閱後感慨良多.

故事一 : 與虎賽跑

『一天, 一群獵人狩獵, 不料遇到一隻老虎, 老虎兩腹空空, 見到獵物, 張著血盆大口, 撲面而來. 獵人們見狀, 一個個本能地急忙轉身, 撥腿就跑. 誰不知那老虎緊追不放, 愈逼愈近. 這時, 跑在最後的一位獵人開始絕望了: “完了, 我怎麼能跑得過老虎呢?”想著想著, 他兩腿愈來愈沉重. 不一會兒, 只聽到一聲慘叫, 這位可憐的獵人便成了老虎的佳肴. 其他獵人則趁機擺脫了老虎的追逐. 回到家裡, 驚魂未定的獵人們暗自揣摸從虎口逃生的經驗和與虎賽跑的真諦, 左思右想, 先後眼睛一亮: 原來這與虎賽跑, 其實是在與同伴賽跑, 跑不過老虎沒關係, 只要跑贏同伴就行, 就能活下去.』

故事二 : 吃猴腦

『話說早年粵人以活猴之腦烹調大餐款待貴客, 飼群猴於籠中. 被捉之猴永不復返, 餘猴第六感判斷 :被捉即是赴死. 因此, 每次廚師欲捉猴, 眾猴奔突不止, 而一旦廚師抓住一隻垂死掙扎之猴, 其他猴子便會一哄而上, 撕咬那個倒霉蛋, 助廚師迅速降服之. 讓這次與己無關的劫難全由那廝承擔, 並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如是者, 籠中猴與日遞減. 當然還會有新猴進來, 新猴傻, 未經生死歷練, 被捉的機率高. 最後常剩籠中的『老猴』愈來愈精、也愈來愈強, 個個成了“猴精”.』

兩個寓言, 作者都是借故事來闡釋在群體中的生存之道. 作者對這種求存之道並沒有很大的批判. 但我卻感受到一個醜惡的現實 : 就是中國人的自私, 更甚是那種心安理得, 落井下石.

在國內和香港, 以政治手段為題材的連續劇一直很受歡迎. 由開風氣先河的《雍正皇朝》, 以至年前無線的熱賣劇《金枝慾孽》, 都迷倒不少觀眾. 撇下劇集的娛樂性不談, 從社會角度看, 我們是否太輕易接受機構(不論是宮闈、朝廷抑或辦公室)政治先行的必然性.

在社會上工作了那麼多年, 如果說對政治視而不見, 那是幼稚而不是清高, 但如果事事以政治為考慮點, 並且接受那是致勝的唯一之道, 這實在是悲哀.

我們的角色應該是獵人, 對手是老虎, 而不是身邊的人.

(於2009年7月3日刊登於明報)

我的報業緣

我第一次加入報館工作是1983年, 剛唸完工程和工商管理, 投身文字傳媒純粹是滿足另一種的虛榮. 任職的是已經完成歷史任務的《財經日報》. 原先工作是寫股評, 後來因為經驗淺、水平低, 讀者反應非常一般. 幸好老總尚有半絲惜才, 替我開了兩個框框: 一是寫資料性金融文章; 另一個是隨筆. 我在報館全職做了六個月, 兼職做了年多, 報紙後來被查先生收歸了.

相隔了近四份一世紀的投行生涯, 2008年9月, 我開始定期替《信報》寫專欄, 內容海闊天空, 衍生工具和資本市場是我的老本行, 很多時用來作個引子.

二十多年前的香港, 不少報紙的出版仍然依賴『執字粒』. 有陣子, 自己交稿晚了, 會被字房領班因為要趕死線而親切地『問候』. 如今, 有了互聯網和中文文字軟件, 一切都變得那麼乾淨俐落, 連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也少了.

文字的傳送方法可能日新月異, 但理念和意義卻是永恆不變的.

信報三十六年, 我由讀者變身成為作者, 實在珍惜這份情緣. 自身的喜好, 不一定配合時代的巨輪, 但我殷切冀望信報的精神, 可以永遠繼續下去.


(於2009年7月3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July 1, 2009

股神飯局

香港八卦雜誌, 喜以女藝人出席富豪飯局的“價錢”, 評定女優們的身價.

中國基金經理趙丹陽去年以超過200萬美元(下同)的天價投得與股神畢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 款項作慈善用途, 事情算是金融界的美事.

78歲的畢菲特, 今年在美國富豪排行榜上跨越蓋茨, 登上榜首. 老畢性格節儉, 迄今仍是住在三十多年前以美金3萬元購入的住所, 之前座駕亦不過是一輛2001年的林肯汽車(早些時候已被拍賣作慈善用途). 2006年更宣佈會將名下85%的巴郡股份捐給以蓋茨為首的慈善基金. 這些舉止都為他的神話添上光彩. 畢菲特亦一直以愛國長線投資者自居. 去年十月在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上曾撰文呼籲美國人買美國貨.

然而, 股神的金漆招牌亦有蒙污的時候. 早前一本畢菲特的半官方自傳《滾雪球》(The Snowball), 作者愛麗斯‧舒德(Alice Schroeder)是前華爾街保險股分析員. 舒德和畢菲特相識逾十載, 老畢為這本書提供了不少一手的資料. 舒德花了五年時間才寫完此書. 此書出版以後, 賣個滿堂紅. 書中對於老畢個人生活上很多事情都描寫得很詳盡, 甚至毫不留情地道出畢菲特對家人和前妻冷漠的一面. 書中報導畢菲特早年的失婚經歷, 據聞惹得老畢不快. 過往, 巴郡在股東年會之後, 都會設晚宴招待投資者, 近年晚宴由舒德主持答問. 今年老畢決定不出席晚宴, 最後晚宴亦被迫取消.

畢菲特與現今聲名狼藉的衍生工具, 亦有過不少愛恨交纏的經歷. 1998年巴郡收購了通用再保(GenRe), 因為衍生工具不是畢菲特的那杯茶, 老畢花了四年時間和4億多美元, 關閉了通用再保下面的金融產品部(Financial Products). 如果故事就此終結, 股神的擇善固執的形象就能得以善終. 然而, 去年底, 市場卻爆出畢菲特出售了面額共達370億美元的遠期待沽股指期權, 巴郡的CDS溢價一度飆升至接近花旗銀行的水平. (期權的設計是: 只要標普指數在十五至二十年後, 不低於現今水平, 畢菲特便可以穩袋45億美元出售期權所得之溢價).

投資界只有人, 沒有神. 衍生工具能活人、也能殺人. 太多的帽子、太多的主義, 都是有違世道的.

今年6月24日, 趙丹陽與畢菲特在曼克頓的Smith and Wollensky牛扒連銷店共晉午餐. 席間趙丹陽向畢菲特請教有關商品、公司管治和政府入市的看法. 趙丹陽曾說過 : 他過去管理基金表現出色, 全賴多研究畢菲特的著作.

一直以來, 巴郡的股價和口碑都是美股之冠. 2000年避過互聯網泡沫更是為人所稱頌. 雖然, 巴郡本年季度業績錄得15億美元的虧損, 是近八年內的首次季度虧損. 主要原因是衍生工具交易失利和高位購入油股. 說畢菲特是人, 不是神. 但身為一個俗世的投資者, 畢菲特過往的記錄仍是值得稱頌的.

我素來性不近商管書籍, 唸MBA時覺得只是將一些explicit的道理化作implicit的理論而已. 與畢菲特的一席話是不是勝過讀萬年書, 端視聽者的修養. 我自己就沒有這份慧根(和錢包).


後記:-

今年股神飯局, 最終成交價是美金168萬, 比去年跌了25%. 買方身份現今仍被保密. 慈善拍賣的受益人是一個名為Glide的慈善基金, 畢菲特的前妻蘇珊曾在這基金任義工, 畢菲特受前妻啟發, 自2000年起, 便開始拍賣他的飯局, 善款用作扶助三藩市的貧民和露宿者.

股神飯局以三小時為上限, 老畢的飯局身價絕對將娛樂圈超級女星比下去.




(於2009年7月1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