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 2009

我的報業緣

我第一次加入報館工作是1983年, 剛唸完工程和工商管理, 投身文字傳媒純粹是滿足另一種的虛榮. 任職的是已經完成歷史任務的《財經日報》. 原先工作是寫股評, 後來因為經驗淺、水平低, 讀者反應非常一般. 幸好老總尚有半絲惜才, 替我開了兩個框框: 一是寫資料性金融文章; 另一個是隨筆. 我在報館全職做了六個月, 兼職做了年多, 報紙後來被查先生收歸了.

相隔了近四份一世紀的投行生涯, 2008年9月, 我開始定期替《信報》寫專欄, 內容海闊天空, 衍生工具和資本市場是我的老本行, 很多時用來作個引子.

二十多年前的香港, 不少報紙的出版仍然依賴『執字粒』. 有陣子, 自己交稿晚了, 會被字房領班因為要趕死線而親切地『問候』. 如今, 有了互聯網和中文文字軟件, 一切都變得那麼乾淨俐落, 連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也少了.

文字的傳送方法可能日新月異, 但理念和意義卻是永恆不變的.

信報三十六年, 我由讀者變身成為作者, 實在珍惜這份情緣. 自身的喜好, 不一定配合時代的巨輪, 但我殷切冀望信報的精神, 可以永遠繼續下去.


(於2009年7月3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