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12

邦先生眼中的東方崛起


鐵金剛50歲了,到了知命之年。我是看鐵金剛影片長大的,看了最新的《Skyfall, 智破天凶城(港譯)》,驀然回首,發覺鐵金剛影片其實見證了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崛起。

《智破天凶城》將上海的高樓大廈拍得美輪美奐,充滿大都會氣息。我進出上海那麼多次,這個城市每天都在變,但總是覺得它是新舊紛陳,有現代化的一面、亦有殘舊的一面。電影用直升機的角度俯瞰黃埔江兩岸的摩天大廈,氣魄將紐約也比下去。雖然之後的澳門賭場廠景,邦先生坐著舢舨出場,船頭掛著寫“福壽”二字的白燈籠,像靈堂多於像娛樂場,西方人的愚昧露了底!但整體來說,電影中對中國崛起的反應仍然是正面的。片中的壞人是前英國間諜,多年前在上海進行任務時失手(注意是上海),因未獲英國政府盡力拯救而懷恨,矢志報仇。 

以東方為背景的鐵金剛電影可以追溯至1967年的《鐵金剛勇破火箭嶺》,該片取景於香港和日本,電影中亦出現第一位華裔邦女郎 周采芹。《智破天凶城》中的女角Berenice Lim Marlohe是帶中國血統的柬法混血兒。  

鐵金剛電影其實是冷戰的副產品,邪惡的一方都離不開昔日的蘇聯、東歐、北韓、中國, 甚至日本。撇去原作者佛萊明(Ian Fleming)那帶冒險主義的浪漫,故事中邪惡勢力代表著西方不同時期的冷戰對手。上世紀70年代,日本經濟崛起,令西方感到威脅,連帶不共產復不專制的日本亦淪為反派。

上期《經濟學人》用“震驚、困擾和迷惘(Shaken, Strived and Confused)”來形容最新一齣鐵金剛電影的主角。第一套鐵金剛影片《勇破皇家賭場》誕生之年,正值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登基,佛萊明筆下的主人翁代表光輝不再的大英帝國在新世界再重新定位,繼續維持正義和發揮她的影響力。

《智破天凶城》不是佛萊明的作品,編劇們都是60後。《智破天凶城》片中的鐵金剛充滿英雄遲暮的無奈,負責供應間諜武器的Q先生 - 已經換上了年輕的電腦技客(Geek) – 他把一支簡單的手槍送給邦先生,並且告訴他:我們不彈舊調(自動引爆的手槍)已久!

富家子弟出身的佛萊明(1908-1964),父親是國會議員,祖父是Robert Fleming,家族的商人銀行1970年和怡和集團在香港合資成立了後來在亞洲證券界舉足輕重的怡富證券(Jardine Fleming)2000年被摩根大通收購,“怡富”中的“富”字便是源自佛萊明家族。 

西方亮完東方亮是自然常態。鐵金剛電影也好、地緣政治也好,都躲不開時間的巨輪。

(於2012年11月26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November 16, 2012

一個沒有姓氏的民族


緬族和大多數民族不同的是沒有姓氏的傳統,他們名字有些甚至是依照自己出生的星期天來決定,人民亦可以因為生活狀況改變而更換姓名,昂山素姬的名字卻是從父母系中炒雜錦而來,“昂山”是她父親的名字,“”來自她的祖母,“”是她媽媽的名字


我是政治新聞癮君子,緬甸朋友跟我談了半天緬甸的最新政治形勢,我對誰是吳將軍,誰是吳總理總搞不清楚。吳(U)是緬甸語對男性的尊號,並非姓氏。緬甸的早輩著名人物,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聯合國秘書長(U Thant),昔日香港報章譯作于丹,用今天的譯法語是吳丹。 

緬甸在1948年獨立,之前是英國殖民地,19世紀初,緬甸最後的王朝貢榜王朝三次與印度的英國殖民地軍隊開戰,三次都落敗,1886年,英國人將緬甸吞併為印度的一個省份,長時間的殖民地統治,為緬甸留下當時比較先進的基建和民官制度,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有些緬甸人認為英國人當年培養的技術官僚是經濟改革的支柱

上世紀三十年代,獨立思潮開始在緬甸萌生。二次大戰期間,被視為國父的昂山素姬父親昂山將軍,引入日本勢力以打擊英國殖民地政府(以夷制夷!)。但在大戰結束前,昂山轉軚支持同盟國。昂山在1947年遇刺身亡,繼承人德欽勞繼續領導獨立活動。   

獨立後的緬甸長時間受內戰困擾。1962年,尼溫將軍(Newin)發動軍事政變,他取得絕對控制權之後,推行閉關和社會主義。緬甸經濟在80年代每況愈下,1998年尼溫退居第二線,由蘇貌將軍(Saw Maung)接任。1992年丹瑞(Than Shwe)將軍取代蘇貌,掌權接近十年。丹瑞於2011年3月正式退位,並且解散了軍人政府,把政權移交給新當選的文人政府,文人政府由軍人領導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 USDP)控制,總統吳登盛(Thein Sein)是丹瑞的前下屬

緬甸國會採取上下議院制,上議院稱為民族院,有224議席,下議院稱為人民院,有440議席。國會議席中有四分一是預留給軍隊的,餘下議席中,USDP在上下議院分別佔129和212席,昂山素姬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of Burma, NLDB)掌4和37席今年4月,議會有44議席出缺,補選中,NLDB取得43席。這成績被視為2015年大選的預演

無論緬甸人也好、外國人也好,大部分都同意軍政府對改革是真心的。當然憲法給予軍方絕對的控制權,亦是令他們敢於嘗試。

研究一黨專政如何自我完善是我的興趣,這包括過去的台灣、今天的新加坡和未來的中國。歷史告訴我們,建制派在到不受威脅情況下釋放權力,遠遠比反對派的暴力奪權來得容易

英國人稱性格無拘無束的緬甸人為“蝴蝶民族”,由蟲變蛹再變成色彩燦爛的蝴蝶,看似不可能,卻每天都在發生,但願政治民主化也是如此。



(緬甸遊記二之)



(於2012年11月16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November 12, 2012

奧巴馬早就贏了!



奧巴馬其實一早就知道自己贏了

兵不厭詐政治選舉當然機關算盡很多傳媒將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形容為選情空前緊湊未到最後一刻都未知誰是白宮下一任主人我個人對這看法有點保留大部分美國傳媒都是親民主黨的(具使命感的人大都是帶點左傾吧?)  傳媒吹戰情激烈是在間接幫奧巴馬打告急牌希望增加選民的投票率。

今次的大選選情自從9月中旬羅姆尼一句“47%的美國人都是大食懶”之後。羅姆尼的選情已經急轉直下10月初的第一場電視辯論奧巴馬由於勝劵在握顯得有點畏首畏尾。一時之間羅姆尼好像爭回很多選票但這些只是短時間的亢奮而已。整個競選奧巴馬一直都是穩打穩紮主力在打經濟牌最後連《經濟學人》和彭博都公開支持他認為知道的缺點總比未知的優點好。

選情激烈可能是假選民熱熾卻是千真萬確的這次選舉的選民的極端分化是美國歷史上罕見的以捐款人為例這次共和黨的主要機構投資者捐款人都是金融界另一邊支持奧巴馬的捐款人都是來自不同的界別奧巴馬的頭三位機構捐款人是加州大學、微軟及谷歌而羅姆尼則分別是高盛、美林及摩根士丹利以捐款來源計奧巴馬的捐款來源比較分散平均每人捐款數目則比較少反之支持共和黨的捐款總人數比較少但面額則大

此外種族分歧亦是今次選舉的決定性因素在少數族裔中奧巴馬有絕對的優勢黑人選民中奧巴馬贏羅姆尼接近87%西班牙裔40%只要這些弱勢社群在選舉日傾巢而出奧巴馬是勝卷在握的 

奧巴馬勝出之後和華爾街的關係備受市場人士關注以往大選華爾街大行都會將籌碼分散 不會押在單邊但過去4奧巴馬利用民粹來打壓華爾街大行看來短期內兩者的裂縫很難修補另一個懸念是有傳財長蓋特納和聯邦儲備局主席伯南克都萌去意奧巴馬本身財金知識有限誰主管這兩個重要職位將會影響大局

我認識的美國朋友和同行清一色都是羅姆尼的支持者(可見我圈子之窄) 我倒是覺得奧巴馬勝出沒有什麼大不了奧巴馬和華爾街交惡銀行家抱怨被政治家「擺上枱」但這也不是今天才發生

選舉塵埃落定奧巴馬在高失業率下連任歷史少見。羅姆尼在這次選舉的表現,其實是不合格的。首先,立場不鮮明、不時改變口徑以迎合個別圈子的選民,結果為了討好極右派而失去很多中間的流離票。可能立場一直都不是生意人的強項!

(於2012年11月12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November 2, 2012

走出時光隧道的仰光


世界上有些城市是名副其實的現代;有些城市本質是落後,但強穿了現代化的外衣,變得不倫不類(中國多的是);有些城市就像時間停留不動,由外表到本質都充滿原始風味,卻討人好感,仰光便是一個典型例子。匆匆的旅程,接觸的當地人都很友善,可能受小乘佛教的影響, 國民對今世的物質追求沒有那麼熾熱。走訪仰光數天,下面是一鱗半爪的印象。

緬甸的基礎建設非常落後,香港的手機不可以在當地漫遊,黑莓手機亦不能用,當地政府將公開招商以發展電訊基礎設施,這是外商眼中的肥肉。當地的金融業亦非常落後, 只為外商提供存款和貸款。地產方面,外國人只能向政府租借土地,年期最長是50年,但在仰光土地一點也不便宜,工業區的地價,5年間跳升了3至5倍,市中心的土地都被一些有關係的人士把持,奇貨可居,連帶酒店房價也由去年不足70至80美元,飆升至接近300美元,IMF稱緬甸是營商成本最昂貴的新興國家。

去年改組的緬甸投資會(Myanmar Investment Commission, MIC),成員是政府高層,標榜效率和透明度。國內很多開放改革(包括延長土地租期)都是由MIC主導。

根據緬甸政府統計,自1988年年首至2011年4月,來自31個國家的外資總並投入了360億美元,當中佔首位的是中國(96億元),緊貼的是泰國(95億元),香港再次之(63億元),行業以電廠為首(145億元),石油和天然氣居次(138億元),之後是礦業(28億元),製造業(17億元),旅遊業(10億元)。

當緬甸被西方國家杯葛時,中國是緬甸唯一的大國盟友,亦因此享受商業先機,自從緬甸對外開放後,中國再不是唯一的選擇,之前中國和緬甸簽約在伊洛瓦底江建600萬千瓦的密松水力發電站(三峽水庫的年發電量是2100萬千瓦),總投資達36億元,當中已投放了近10億元。緬甸去年10月單方面叫停項目,令中方懊惱不已,緬方解釋伊洛瓦底江是緬甸的母親河,取消項目是為了保障自然環境和歷史古迹,這次行程,我們會見了中國商務部駐緬甸的一位官員,他覺得緬甸開放後,中國的商機反而走下坡。
           
K先生是緬甸望族,3歲移民英國,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年多前回到仰光,現在是某環球私募基金駐緬甸的代辦。我問他:你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大部份時間在海外生活,你覺得自己是緬甸人嗎?你覺得你的同胞接受你嗎?他說:我覺得自己是緬甸人,別人當不當我是,我不曉得。此話令我想起中國的海歸返國後遭遇。

(緬甸遊記二之一)

(於2012年11月2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