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 2012

走出時光隧道的仰光


世界上有些城市是名副其實的現代;有些城市本質是落後,但強穿了現代化的外衣,變得不倫不類(中國多的是);有些城市就像時間停留不動,由外表到本質都充滿原始風味,卻討人好感,仰光便是一個典型例子。匆匆的旅程,接觸的當地人都很友善,可能受小乘佛教的影響, 國民對今世的物質追求沒有那麼熾熱。走訪仰光數天,下面是一鱗半爪的印象。

緬甸的基礎建設非常落後,香港的手機不可以在當地漫遊,黑莓手機亦不能用,當地政府將公開招商以發展電訊基礎設施,這是外商眼中的肥肉。當地的金融業亦非常落後, 只為外商提供存款和貸款。地產方面,外國人只能向政府租借土地,年期最長是50年,但在仰光土地一點也不便宜,工業區的地價,5年間跳升了3至5倍,市中心的土地都被一些有關係的人士把持,奇貨可居,連帶酒店房價也由去年不足70至80美元,飆升至接近300美元,IMF稱緬甸是營商成本最昂貴的新興國家。

去年改組的緬甸投資會(Myanmar Investment Commission, MIC),成員是政府高層,標榜效率和透明度。國內很多開放改革(包括延長土地租期)都是由MIC主導。

根據緬甸政府統計,自1988年年首至2011年4月,來自31個國家的外資總並投入了360億美元,當中佔首位的是中國(96億元),緊貼的是泰國(95億元),香港再次之(63億元),行業以電廠為首(145億元),石油和天然氣居次(138億元),之後是礦業(28億元),製造業(17億元),旅遊業(10億元)。

當緬甸被西方國家杯葛時,中國是緬甸唯一的大國盟友,亦因此享受商業先機,自從緬甸對外開放後,中國再不是唯一的選擇,之前中國和緬甸簽約在伊洛瓦底江建600萬千瓦的密松水力發電站(三峽水庫的年發電量是2100萬千瓦),總投資達36億元,當中已投放了近10億元。緬甸去年10月單方面叫停項目,令中方懊惱不已,緬方解釋伊洛瓦底江是緬甸的母親河,取消項目是為了保障自然環境和歷史古迹,這次行程,我們會見了中國商務部駐緬甸的一位官員,他覺得緬甸開放後,中國的商機反而走下坡。
           
K先生是緬甸望族,3歲移民英國,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年多前回到仰光,現在是某環球私募基金駐緬甸的代辦。我問他:你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大部份時間在海外生活,你覺得自己是緬甸人嗎?你覺得你的同胞接受你嗎?他說:我覺得自己是緬甸人,別人當不當我是,我不曉得。此話令我想起中國的海歸返國後遭遇。

(緬甸遊記二之一)

(於2012年11月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