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美元獨大是兩刃劍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在香港籌建一非謀利的國際學校, 那天代表他們往銀行開戶口, 做完一大堆手續之後, 銀行職員最後要求我簽一張美國稅局的表格, 主要是證明我是非美國立稅人.  我半氣惱半困擾, 覺得我既不是美國公民、這非謀利機構在美國亦沒有業務、再加上銀行本身是一家香港的本地銀行, 洋基鬼子實在欺人太甚, 為了自家要打擊走私漏稅, 將爪牙伸展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  

單論經濟勢力, 美國佔全球GDP大約是23%, 在環球貿易中佔的比率大約是12%, 但卻是全球央行儲備的六成以上.  美元作為一種超級流通兼儲備貨幣對美國自身有利亦有弊.  前聯儲局總裁伯南克曾經說過: 美元因為是國際儲備貨幣, 間接引發了2008年的環球金融海嘯. 事緣自從上世紀90年代期的新興市場貨幣危機過後, 不少新興國家都大力屯積儲備, 以備有一天自己的貨幣遭攻擊時, 可以抵抗.  多了儲備, 自然要買美債, 這一來就將美國的債券利息愈弄愈低, 今天全球60%的美債都是在外國人手上的.  不合理的低利息, 衍生資產泡沫, 引發了次按風暴, 最後漫延為環球金融海嘯.  所以說美元強勢即使對美國亦是兩刃劍.

美元在世界經濟佔的地位遠比美國的經濟力量為大,  原因當然是與美國的國力有關.  回顧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 全世界的強勢貨幣是英鎊; 兩次大戰之間, 美元與英鎊是叮噹馬頭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美國是唯一真正的戰勝國, 美元自然獨領風騷.  八十年代, 德國和日本都曾挑戰美國的經濟領導地位, 但結果是日本經濟自從出現泡沫之後, 便一蹶不振; 馬克融入歐元之後, 後者因為一直受整個歐元區的政治不明朗困擾,  很難挑戰美元的強勢地位.  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 人民幣伺機而上, 但距離晉身環球儲備貨幣的日子仍有一大段路.  如果用棒球的術語, 人民幣現在只是上了第一壘, 第一壘是在貿易方面, 流通量日漸顯著, 今天有約四分之一的中國對外貿易和外國直接投資是以人民幣結算, 然而這統計有一半是香港貢獻的, 所以出了國門, 這數字仍然是微不足道佔全球貿易總量不足百份之十.  第二壘是作為一種普及的投資貨幣, 但迄今為止, 人民幣投資產品仍然是非常貧乏.  除了炒升值或貶值外, 很少人會在自己的投資組合中以人民幣來作為單位.   第三壘是以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 這當中除了要有足夠的投資產品以外, 也要其他國家政府對人民幣資本市場開放和中央政府管理經濟的手法有信心, 這一點和今天的現實距離便更遠了.  

每一次我看到人家討論聯邦儲備局議息怎樣影響大市時, 大家好像忘記了耶倫不是向全世界負責, 只是向美利堅合眾國的人民負責.  但全世界卻被華盛頓牽著鼻子走, 我覺得實在是點荒謬. 

(20151029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October 26, 2015

什麼是UBI

中國大部份的汽車保險生意都是虧本的, 原因是勇猛的大陸同胞輕易便來個全廢(total lost). 保險公司為保市場佔有率, 又不敢隨便提高保費.  中國保監會要求保險行業革新, 保險公司上報的計劃, 很多都涉及一種新的收費模式叫UBI, UBIUser-Based Insurance的簡稱, 意思是按個別受保人的行為而收費.  

今天, 保險公司的收費很多時仍然是按平均數一刀切, 造成不公。我會下面兩張圖去解釋這現像: 我們將賠償金額的分佈圖和保費併在一起看, 假定賠償金額的分佈是一常態分佈 (normal distribution), 圖一是的保金收費代表一刀切的平均數, 都集中在一個固定金額的座標上, 很明顯, 在這批受保人之中, 柱狀右邊的保戶是令保險公司是虧本的, 而左手邊的保戶反而是多付了保費。
  


如果保險公司有能力將受保人分類, 保費與受保人的可能索賠金額掛鉤, 收費便會形成一梯形狀的分佈, 像圖二般. 


猶有甚者, 一些聰明的保險公司會選擇性地將一些高索償機率客戶拒之門外;  另方面, 降低保費來吸引一些好的客戶. 這主意聽上去是不是很吸引呢?
 
最近接觸了一個頗有趣的貨車UBI的項目,  想和讀者分享.  朋友是衛星導航博士, 原先任職於一美國GPS硬件製造商, 最近和一位前中國交通部的負責物流管理的專家一起下海創業, 開發貨車UBI生意, 專攻大陸龐大的貨車市場。

推行UBI 目前有兩個障礙, 一是採集和數據分析技術不成熟; 二是車主担心私隱受侵。保險公司要按司機行為收費, 首先要取得司機的駕駛紀錄; 例如大部份時間是在那個時段開車?  超速是否頻密?  轉彎時是不是有減速?...等等. 然後利用這些數據來推斷司機發生意外的可能性.  搜集這些資料需要相當技術水平,  通過安裝在車上的GPS採集是常用的方法之一,  但我們現時手機的GPS軟件精準度並不足, 大家用手機GPS有陣都會覺得訊號常常走失位. 最新的技術會利用人功智能將這些誤點重新定位, 舉例如果汽車是在路上行駛, 而訊號卻出現在住宅的後花園, 很明顯這是GPS的誤差, 要用人功智能將這些誤差糾正過來.

至於司機的意願, 朋友的生意卻得天時之利.  因為中國政府早些時候公佈要求全國貨車都要安裝北斗定位器(北斗是中國版GPS), 以便監管. 有了技術, 又解決了私隱問題, 看來朋友的生意是頗有瞄頭。

中國已經進入數據泛濫的年代, 民間和政府都搜集了大量的用戶行為數據.  那天, 我在國內出差, 當我拿出信用卡結帳時, 同桌些朋友笑我追不上潮流, 說現在大家都是用手機結賬, 只有老一輩的人才會用信用卡! 我恍然大悟之餘, 也聯想到那麼多人將活動留下電子足印, big data很容易變成big brother, 在中國做互聯網生意, 要做得大, 又怎可以不和政府配合。 

(201510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