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15

瑞朗脫鉤, 電子平台告急

瑞士法朗與歐元脫鉤, 兌美元一度升值近20%.  瑞士是小國, 瑞士法朗亦不是環球主要貨幣.   瑞朗脫鉤的餘波在香港可能只是大陸客赴港搶購瑞士錶一番而已.  但事件令我重新反思電子交易平台的風險.

FXCM(中文名稱是福匯)是美國最大的電子外匯交易經紀,  瑞朗脫鉤令它損失近2(美元。下同), 甚至要向美國企業Leucadia National Corp高息貸款3億維持運作. Leucadia香港人可能比較陌生;  公司在紐約上市, 市值大概在80億左右, 在行內有“小巴郡”之稱.   投資企業包括電訊、醫療、採礦和金融.   Leucadia也是精品投行傑富瑞(Jefferies)的股東.

在美國, 散戶在電子平台進行外匯交易, 可以付出低至2%的孖展.  瑞朗脫鉤, 2%的孖展面對20%的波幅, 客戶和經紀商自然損失慘重. FXCM出事後, 股價當天一度下跌88%, 還好瑞朗浮動吸引了不少炒家入市, FXCM的日均交易量繼後亦創新高, 270億元. FXCM出事主要原因是孖展客斬倉不及.  這些零售外匯平台吸引力在於方便和槓桿, 正是成也槓桿, 敗也槓桿.  

除了外匯經紀之外, 不少環球銀行亦因為電子交易系統反應不及,  遭客戶尤其是對沖基金“捉雞”, 損失據聞上億.  我記得高盛的首席執行官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曾經說過:“作為CEO, 我每天都在想的就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黑天鵝”現在已經成了金融普及名詞, 亦令原創者Nassim Taleb暴得到大名, 其實“無常”這一概念在人類思想史中源遠流長, 並不是什麼新事物.

外匯交易電子化推行已經超過十年, 外匯作為交易室的一種主要金融產品, 比起利率和股票都簡單和標準化得多, 亦是最容易被放在電子平台上買賣. 

我入行時, 是上世紀80年代中, 外匯交易是一吃香的行業, 那時歐羅還未誕生, 有些交易員專做交叉盤對沖, mark yen cross, dollar yendollar mark對沖mark yen的匯價, 密食當三番也賺得盤滿鉢滿.  如今外匯市場, 交易主要集中在歐羅, 勉強加上日元和英鎊(見附圖), 花樣愈來愈少, 賺錢的空間亦愈來愈窄, 銀行要減低成本, 自然將大批的客戶趕上電子平臺.     30年前, 一級投行的外匯交易員在全世界不同地區的交易室加起來, 人數隨時過百;今天, 即使是最具規模的投行, 全球G7貨幣現貨交易員的人數加起來可能不足20.(這裡說的是外匯現貨(spot), 期權比較複雜, 所牽涉到的人手可能比較多.)

外匯交易電子化之後, 這幾年金額愈做愈大, 買賣差價卻愈開愈窄, 銀行不自覺地承擔了更大的流動性風險.  瑞朗脫鉤可能是一警鐘.

:   全球外匯市場主要交易貨幣(20134)

貨幣*
佔有率
美元
87%
歐元
33.4%
日元
23.0%
英鎊
11.8%

*        由於外匯交易牽涉兩種貨幣, 所以成交量基數是200%



(2015130日刊登於)

Monday, January 26, 2015

互聯網金融是金鐘罩

小劉說:在中國,生意只要放在互聯網經營,非法也變了合法。」

近年,大陸的一個常見現象是有很多灰色地帶的生意,像第三方支付和近日炒得火熱的股票配資(借錢給股民炒股),在線下做很多都是踩線,放在線上便立刻變身成金融創新。

小劉三十出頭,清华毕业,出身證券行業,難得精明卻很務實,這已經是他的第三次在互聯網創業,之前做過網上賣紅酒和數據庫,都將生意成功賣掉,賺了一些小錢。他最近和朋友集資了一千萬(人民幣,下同),建立了一個網上配資平台,開業不足三個月,已經薄有盈利。

小劉的網站主要是用股東的資金貸款給小股民短炒,客戶投入金額入場費最低是100元,大部份的在數千元到數萬元之間,他最大手的客戶自己投入10萬,平台借給他90萬,加起在來的盤便高達100萬,網站提供槓桿5倍至12倍,網站按客人的投資金額、買賣股票的種類、和市況波動程度,決定最終的槓桿。利息收費是每交易日千分之一點二(1.basis point),以複式計年息算起來超過30%,另外交易佣金是千分之一點五。

因為客戶着意赢大錢,這些雞毛蒜皮的小數,他們都不會計較。近日A股炒得火熱,很多投資者都是短跑客,進出頻繁,一個月的交易金額很快便做到上億,小劉網站按月收入單利息便有數十萬。

網站的客戶是通過會員制度招募的,借錢的人除了要入會之外,並且要將他的投資組合向外公報。小劉的下一步計劃是引進第三方的資金進行配資,他希望有一天將網站拓展成為一P2P的投資平台。

由於股票存在券商開的戶口是在網站名下,借錢炒股票的人在券商眼中是沒有身份的,換句話說,股民承擔了平台破產或違約的風險,但由於炒股的多是即日鮮,上午買入下午便賣出,風險也就相對減低。

這樣的融資活動,如果在線下進行是接近違法的,客戶借錢炒股票的正規渠道是通過券商進行融資融券,融資是借錢,融券是借貨(做空)網站。按法規,融資的槓桿比率不可以超過一倍,客戶證券資產不能低於50萬,並且要有超過半年的交易紀錄,融資融券半年必需平倉,不可延期,這樣的槓桿比率和資本要求當然滿足不了中國千萬計小股民的投機意慾,線上線下的配資機構萌生如雨後春筍,不難理解。

中國政府其實對大陸金融機構恨鐡不成鋼由來已久,銀行、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利用市場不對外開放和其他先天優勢(例如銀行利用分行網絡吸納存款、存貸息差長期維持厚利、券商的投行業務雖然已經有外資入股,但經紀業務仍然是不容外資問津……)謀取暴利。

去年支付寶所牽起的寶產品熱潮,殺大陸銀行一個措手不及,大陸券商眼在看心在慌,很擔心自己成為下一輪互聯網的金融犧牲品。A股暴升之前,市場死氣沉沉,不少券商老總都曾和我商談,想利用我們投資的財經網站去活化他們的客戶。

李克強總理屢次提到金融創新,利用互聯網去衝擊傳統金融業的意圖明顯不過。今次中央大力推動股市,部份原因固然是政府覺得企業融資往下去,不可以單靠貸款(試看弄得一塌糊塗的地方債),而是要發展股市,當然今天IPO和二級市場集資仍然是跛腳鴨,但第一步先要將股市造旺。中證監明知不少券商融資融券違規,為了交代,上周不得不將頭幾號的券商拿出來祭旗,券商亦非常配合劇情,立即認錯,隔了兩天,A股照升如儀。

中國股市是政策市,見諸今天的政治環境:習總打貪令官不聊生、GDP增長外強中乾、樓市疲不能興,維穩極需好消息,股市是激勵民心的類固醇。奉告讀者諸君,A股寧長莫短。


(20151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January 19, 2015

匯豐一姊求退、渣打壯士斷臂

上週跑經濟線的記者真的不愁頭條.  匯豐銀行大中華區出現高層變動, 原匯豐銀行香港區一姐馮婉眉(Anita)將於二月中離職.   銀行設大華區總裁一職, 總管大陸、香港及台灣三地之業務, 由現位中國區總裁黃碧君出任.  而黃碧君現時的職位則由環球銀行市場主管廖而健(David)接替.  AnitaHelenDavid都是舊相識 (David是前房屋署署長廖本懷和毛妹伉儷的二公子).  大機構人事變遷稀疏平常, 我的經驗是要朝那頂層角落無敵海景、很大很大的大班房進發, 才能之, 耐性亦是一個很重要的品質.

AnitaHelen都是匯豐的Group GM, band 0的高高層.  Helen接手前任的翁富澤(Richard Yorke)中國業務後, 匯豐大陸的關係網明顯擴大, Helen固是功不可沒, 但亦反映中國经过這十多年的經濟崛起, 自信心和自專心都爆棚, 用一個老外來建立關係已經是行不通了.  

渣打關閉全球股票業務, 當中包括股票資本市場(ECM) 、股票研究部和銷售, 在港裁員估計近100, 全球再削100個職位.  渣打和匯豐都是歷史悠久的英資大行,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 渣打憑藉在新興市場的定位加上之前在投行業務比重不大, 損失較輕, 因此股價跑嬴“阿爺”同業幾個馬位.  當年我很多朋友一線投行辭退後, 輾轉投向渣打的懷抱.  渣打趁勢發展投行業務, 一時間成了很多高薪厚職的人的歸宿.    20072009期間市場上仍然提供signing bonus, 實在寥寥可數, 渣打是其中一家.

匯豐和渣打雖然十九世紀末大英帝國還是“不日落”國時成立的英資大行, 一直都是競爭對手, 股價有陣是  阿爺跑羸, 有陣是“揸兜”跑嬴.   那年, 渣打大班薛利民 (Peter Sullivan)宴請我當時服務的銀行的主席到他30dining hall午宴, 陪末席. 席上薛利民提到(我仍然記得薛利民用手比劃獅子銀行的座落), 在港元債券市場以本傷人, 只求市場佔有率不計利潤, 令行家叫苦連天.    

渣打近日股票受壓, 股東們給管理層很大的壓力, 但經營銀行, 源節流的板斧來去都是那幾招, 裁員是一當然選擇, 至於刀口為何今次落在股票業務, 亦不難理解.   要維持一個具競爭力和規模的股票業務, 研究和銷售團隊所費不菲, IPO的氣候很難捉摸.  過去商業銀行爭取投行生意, 效的一招就是用貸款來做餌, 渣打早時亦是藉此而嬴得不少生意, 但是近年我認識的一些客戶亦開始有微言, 說渣打的所謂貸款是口惠多於實. 

其實股票業務如果地區覆蓋廣, 在不同國家持有的經營牌照仍是值錢的.   我的舊東家蘇格蘭皇家銀行RBS當年要瘦身, 亦選擇將收購荷蘭銀行得來的股票業務賣給馬來西亞的CIMB. 

但今天, 新興市場熱潮已退減不少, 渣打管理層那麼決斷(據聞只有少數員工在事前知道), 可能是要盡快提出節流方案向股東交代.  去年出售安信信貸, 本以為non-prime lending是搶手貨, 也擔誤了一段時間.  今次要脫手股票業務, 估計難度更高, 唯有快刀斬亂麻.

再說一點因緣吧!  去年6月升任的渣打香港區行政總裁陳秀梅是我YPO的會友.   May是馬來西亞人, 會計師出身, 加入渣打前是嘉誠 (Cazenove)的亞洲總裁和合伙人. 嘉誠是一老牌英資證券行, 2004, 犘根大通收購嘉誠的英國業務, 嘉誠歐洲和亞洲卻維持獨立運行.  2008年底, 全球金融市場恐慌之際, 渣打宣佈收購嘉誠, May的團隊成了渣打股票部門的骨幹, 今天渣打裁的正是這部門.  雖然May當年手下的大將很多早已離任, 始終投資銀行家上車轉車落車, 平常事一宗.


(201511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