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 2015

天涯若咫尺

烈治文中心讓我想起尖沙咀廣東道.  

聖誕假期和家人往威仕拿(Whistler)滑雪, 順道往溫哥華探親.   烈治文市是大溫市十三個市區之一, 以華人集居見稱.  整個大溫市有接近五份一人口是華裔, 當中包括大陸台灣和香港的移民, 亦包括一些土生土長的CBC(Canadian Born Chinese).  有人謔道: 家住烈治文, 出門不用英文.

Boxing Day和家人往烈治文中心購物, 已經很多年沒有踏足這商場了.   Boxing Day是老外傳統的購物日, 商場大清早已經人頭湧湧.  舉目四顧, 我發覺要找一個非亞裔面孔並不容易.  看到那麼多黃皮膚的在一個鼓吹包容和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生活, 我心裡是蠻感動的. 

很多事情我們易地而處, 換一個角度去看, 更客觀、更包容. 

在加拿大, 華裔是少數族裔. 上世紀80年代未, 我移民多倫多, 重回這唸書的地方.  那陣子, 有不少香港人為了97太平門,  都選擇移民  (我倒是真的很享受彼邦的生活) , 剛巧加拿大在1987年從新接受移民申請, 一下子多市的新樓盤都被香港新移民搶購.  很多香港人到了加拿大之後, 一嘗擁有洋房的滋味, 有些經濟能力比較好的,  在一些綠樹婆娑的舊社區買下寬敞的地段, 將舊房子, 按自己的喜好重一幢夢想屋.   戸主為了追求廣厦豪宅,  老外喜好的小花園縮窄, 這些體積龐大的monster home在很多舊社區都顯得格格不入.  舊區的業主心裡面難免咕嚕, 亦有一些當地人以既不能抗之則和之的態度, 將自己數十年的舊房子以高價賣掉, 套現後搬往郊區或高級公寓, 手頭還剩下一筆不小的現金!

社會的演變始終會帶原有的居民一些不便或需要他們從新適應.  我們在廣東道看到很多同胞購物, 心裡面可以覺得他們入侵了我們的社區, 零售業興旺亦不一定做益每一個香港人.  但是便與不便、好處與壞處, 很多時都是視乎環境色而定.  廣東道的同胞購物團也好、週末皇后像廣場的菲佣也好, 他們部份香港社會.

當你像我一樣曾經有機會成為被歧視的對象, 也許下次便不會那麼急於拿起石頭. 

在返港的飛機上看了一套西片, 中文譯名《米芝蓮摘星奇緣》, 英文名稱是《The Hundred-Foot Journey, 其實英文戲名比中文譯名活潑. 故事是很大路的溫情小品, 講述一個印度新移民家庭從英倫輾轉來到法國南部, 一家之主的父親力排眾議, 選擇在這小鎮中開設印度餐廳.  選址對面(百呎之)是米芝蓮一星的高級法國餐廳, 店主麥洛伊夫人(由金像影后海倫。美蘭Helen Mirren飾演) 固執、做事一絲不苟、取米芝蓮星終身使命.  她對這不請自來的鄰居起先非常反感, 既投訴他們的印度音樂非常吵耳,又說印度菜獨沽咖哩一味.  但印度爸爸兒子哈山,  廚藝得天獨厚, 並且得到麥洛伊夫人漂亮助瑪格麗特, 為他提供菜譜和食材, 兩人很快便熱戀起來.  老爸的店在一次種族衝突遭到破壞, 麥洛伊夫人亦因此心軟, 主動提出邀請哈山到她店習藝, 印度老爸終被說服.   哈山法印合璧菜感動了法國的美食家, 麥洛伊夫人終於得到她的第二米芝蓮星.  哈山亦一如眾人所料, 被巴黎的頂級餐廳挖角, 告別了麥洛伊夫人和家人.  劇情發展下去, 哈山在巴黎成了新一代廚神, 但卻了鳥倦知還, 回小鎮加入麥洛伊夫人的餐廳, 廚藝更進一步的哈山和瑪格麗特合作, 很快便餐廳嬴取米芝蓮三星.  結局當然是大團圓, 有情人終成眷屬.  整套戲middle brow, 充滿中產溫情, 這些溫情亦計算得很精準.  瑞典藉導演Lasse Hallstrom是拍ABBA音樂影片出身的,  電影的製片包括史提芬史畢堡和名嘴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

目睹香港一年的撕裂, 這些心靈雞湯雖然帶點味精, 但渴下去仍是舒服的.



(201512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