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2, 2015

一國兩制的shelf life

人間世的事永遠都有shelf life

一國兩制也好、聯繫匯率也好,都曾經是一個開創性的意念,在特定的時空裡為香港作出很大的貢獻。但是就像所有製造物,它們都有失效的一天。


當大家仍然在爭辯一國兩制究竟是一國先抑或是兩制先,英國因為解密上世紀80年代中英談判檔案,惹來坊間再次研究當日戴卓爾夫人和鄧小平是怎樣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我覺得此事此地再去爭辯三十年前的事情,意義不大。畢竟,事雖未過, 人而全非。今天習近平和卡梅倫怎樣看這套文件,和當日戴卓爾夫人和鄧小平的看法,可以是兩碼子的事,英國亦不會基於當年的合約精神而損害今天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香港的民主派希望用這來爭取甚至綑綁唐寧街的支持,是一廂情願。

無可諱言,鄧小平是中國近代一個出色的政治家。他的剛毅性格令中國由經濟深淵中爬出來,再現生機。然而,鄧書記的智慧是否就不可以被挑戰呢?很多中國人骨子裡仍然是迷信明君,我們對領袖只能夠膜拜而不可以批評。但我很肯定鄧書記當年構思一國兩制時,對中國的經濟和政治改革的預算和今天的現實是有距離的。他預計不了中國經濟起飛的威力,但反過來,他可能對共產黨的自由化有更高的期望。中國經濟起飛了,但是政治改革卻仍然是籠中鳥。今天的共產黨人下下在有意無意表揚澳門作為一國兩制的模範,我深信如果鄧書記復活,肯定會從黃海冒出來說一句:“混帳!

     * *

習主席在聖誕節前席訪問澳門,出席澳門回歸15週年典禮。之後,澳門特首崔世安赴北京述職,李克強總理在中南海紫光閣接見。國家領導人重申澳門回歸15年,經濟民生都持續繁榮穩定,中央對澳門特區政府工作充分肯定。


那天,我在廣州招待一些國內金融界的高管,席上一位問我:“習近平訪澳過香港門而不入, 香港人的感覺如何? ”習主席訪澳對澳門當然是一件大事,但香港的媒體卻沒有大幅報導。  我隔了一會才恍然大悟,言者之意是:中央重澳輕港,香港人應該要知所警惕。我像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都沒有將習近平訪澳當作大事一宗,香港的佔領運動剛剛結束,尊貴的習主席沒有訪港,可能省卻了很多尷尬場面。對於香港人應有否自覺,我回了一句:“雖然澳門人均GDP是全世界之冠,將新加坡、香港和美國都比下去,但是我相信很少香港人的目標是與澳門看齊。”

很多年前,澳門應該仍是何厚鏵年代吧,我在電視上看過澳門立法會議會開會的現場直播, 記憶中,梁安琪女士也是列席議員之一,有份參與發言。當日議題是什麼,想是了無新意,我也忘得一干二淨,印象深刻的,倒是何特首發言時,台下鴉雀無聲,態度像小學校長跟學生訓話般;嚴肅、充滿自信、看得出完全沒有壓力,之後梁議員亦有份提問, 對稿照讀,像小學生唸書。這樣的議會、這樣的一國兩制是何等平和、何等的有規律、何等令人羨慕呢?振英特首能不嘆句生不逢地。


但這樣的一國兩制模範特區又能帶給祖國什麼好處呢?對權貴來說,澳門是祖國後花園的聲色犬馬極樂世界,也是將公帑變為私幣的寶地  ;  對於青樓工作者的(這裏不帶任何道德批判),濠江是一個有效率的市場。但如果國家要推行國企股份改革,人民幣國際化,甚至外匯洩洪,澳門可能幫不上忙。


香港人怎樣看澳門呢?一國兩制雖然是漏氣的救生圈,但香港人沒有選擇,只能死馬當活馬,擁抱它來自保,但容我呼籲一句:為免香港澳門化, 大家下次投票怎可以不支持民主派呢?!



(20151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