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0, 2015

李光耀與共產黨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去世,報章充滿著記念這位亞洲政治巨人的文章談。


我在新加坡住了七年(1995-2003),曾經服務過星展銀行,大股東是政府,客戶包括很多新加坡的國企,大家口邊不時都掛著李資政的想法是如何如何,耳濡目染,對新加坡的國情亦有一點認識。


李顯龍之前,新加坡總理是吳作棟,李光耀退下一線後,擔任內閣資政(Senior Minister)。後來李顯龍接任吳作棟的位置,吳作棟順理成章成了Senior Minister,李光耀就更上一層樓,成了Minister Mentor,頭銜仍然是資政。2011年,執政黨大選失利,李辭任內閣,但仍繼續自1955年開始擔任的丹戎巴葛(Tanjong Pagar)選區國会議員。我在新加坡坐計程車時,很多時都會聽到司機調侃政府,有次有位司機說: “我們國家雖然小,人口不過四百萬,但是總理卻有3


李光耀是一個務實的人(),不會被一些虛無的哲學左右,這亦反映在新加坡對華的關係上。 李光耀曾經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上聲稱鄧小平是他在國際政壇上少數傾心的領袖。鄧書記的“黑貓白貓論”,肯定被李光耀引為知音。


李光耀是客家移民的第三代,屬於海峽華人(Peranakan),俗稱峇峇 (Baba) ,家裡說英文,年少時的洋名叫Harry,原本不懂中文,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他感受到中國經濟的潛力,奮起學習華語,後期甚至將自己學華語的經驗出書。新加坡在中國的首筆巨額投資 蘇州工業園,便是李光耀一手促成的。


但如果因為這樣便將李光耀定為親華,那就未免流於表面。我前年看了一本記錄李光耀近年外交看法尤其是針對中國的崛起的書The Grand Master’s Insights on China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主要是李光耀接受哈佛大學Graham AllisonRobert DBlackwill的訪問 基辛格作序。李的觀點很明顯中國的崛起會為地區帶來威脅,美國應該加強介入亞洲作為抗衡。此外,李很早便指出習近平班子會是強勢政府。


李光耀讀洋書出身,初入政壇時,欠缺草根支持,那時是通過和共產黨結盟,取得地方特別是華人的支持,李光燿是新加坡獨立前最後一任的首席部長(相等於州長),他的前任林有福為了爭取和英國人談判的籌碼,大力打擊左派,但卻因此失去華人支持,導致1959年新加坡獨立前的最後一次大選中,被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擊敗。唸法律出身的李光耀,共產黨肯定不是他的那杯茶,但在現實面前,他卻完全沒有道德包袱。應容則容,應除則除。1963年,李光耀鼓吹新加坡加入馬來亞聯邦,左派反對,李和共產黨割席。很多年之後,李光耀粗暴地強迫以華文教學的南洋大學合併至新成立的新加坡國立大學,這事仍然在上一新加坡華人留下陰影。


很多人喜歡將新加坡和香港甚至大陸比較,我覺得意義不大,每個社會都有它特定的時空座標,沒有兩個社會的發展是完全一樣。我個人不大接受和喜歡英雄,歷史上是人製造了時勢?抑或是時勢製造了人?實在難言。


我絕對相信李光耀贏得超過一代新加坡人的敬重,將國民等候 8小時去瞻仰遺容說成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亦有欠公允。但不論是外交或是內政,李光耀的時代早已過去。李光耀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他感受到新加坡在走歪路,他會毫不猶豫從墳墓裏走出來,為國人指點迷津,現實是這些指點已經overstays his welcome



:       有記者問李光耀最偉大的科學發明是什麼?  李答是空調,因為如果沒有空調,熱帶工人工作時間會大大縮短,新加坡的生產力亦會下降(大意是如此)。新加坡藉的現任浸會大學傳理系副教授Cherian George2000年後來借這句話冩了部新加坡政評的書The Air-Conditioned Nation>


(201533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March 16, 2015

富強之路

最近看了《富強之路從慈禧開始的長征》, 是英文書《Wealth & Power – China’s Long March 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作者是夏偉(Orville Schell)和魯樂漢(John Delury), 美國亞洲協會(Asian Society)中美研究中心所贊助出版. 我看的中文譯本, 翻譯者是潘勛().  
近年我看中國近代史書籍, 當中有作者是外國人, 有陣倒比中國作者角度新鮮, 概括性強.  也許老外沒有我們那麼熟悉中國文化, 反而避免了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較容易從大處看事情;  此外, 他們沒有歷史政治包袱, 立場比較中立.
本書作者利用一些標誌式人物去解釋過去150年中國富強運動, 當中包括魏源、馮桂芬、慈禧太后、梁啟超、孫中山、陳獨秀、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朱鎔基和劉曉波.  個人覺得寫得較好的是慈禧太后、梁啟超、孫中山鄧小平幾章.
談慈禧太后的一, 作者對一些後世對慈禧太后的反面評價提出反駁, 例如慈禧的性醜聞是捏造, 始作俑者是傑出但又很腐敗英國人巴恪思(Edmund Backhouse), 他是個漢學家兼狂想者, 王爾德之流(71).  另一方面就是百日維新之後, 慈禧太后為了保住清室的顏面, 將政變的責任推給康有為及梁啟超等人, 保住光緒, 導致日後康梁在國外製造了大量反慈禧的黑材料.  客觀地看, 慈禧太后其實並不抗拒改革, 但正如歷史上所有家天下的領導人, 她著緊滿清人的命運多於中國的.   坦白說, 即使到了今天, 很多中國人心中有的是朝代, 而不是國家.   如果我們用她的眼光去看, 一個沒有滿清皇朝的中國又與她有何干呢? 這個難題是今日身兼國家主席和共產黨書記同樣面對的: 究竟是黨大抑或國大?
寫梁啟超, 章首是這樣的:梁啟超的墓碑目前草木叢生, 頗堪回味, 適足以看到他留給後人的事功, 已陷入漶漫難辨 (198).  的確梁啟超是稱得上是少露頭角的才子, 他的學說影響了陳獨秀毛澤東等整整一代五四知識份子.   然而, 他的政治生涯卻以『太無成見之故, 往往徇物而奪其所守』(120).
跟著談的是孫中山.  書中將孫中山描繪成一個口若懸河及充滿理想的人, 但在對自己的政治實力的計算卻非常務實, 所以他很快便將臨時大總統一職讓予真正具實力的袁世凱.  推翻帝制之後, 由於實力薄弱, 孫中山只能依賴南方軍事實力的支持.  孫中山既非大思想家, 大政治家, 更稱不上是文風簡練的作家.  三民主義細看是流於粗疏, 當日推翻滿清打的是恢復漢族主權的牌, 但很快他就明白要維持中國這樣大的版圖, 一定要提出五族共和, 不然整個大北東便不再是中國的了.書中引用一傳記作家說:“如果說孫中山有一恆久不斷的才華, 就是一直失敗”.
書中也用了一章去評論陳獨秀, 中國共產黨的創黨人物 (今天我和很多大陸的年青人提起陳獨秀, 他們都是印象模糊的).     書中提到陳獨秀像很多中國的改革份子般, 到了生命的盡頭時, 原先隱藏的儒家基因開始重新浮現, 潛身於考究學, 埋首古籍.  陳獨秀過世之前, 對中國改革他是非常悲觀的.  『他提醒大家不應仍做富國強兵的好夢』(176).
書中用了兩章來寫鄧小平, 帶出鄧小平的實用主義在中國歷史上的開創性.  對鄧小平的評價非常正面.  例如書裡提及鄧的女兒鄧榕語及父親:爸爸從來不談自己』(264).   回顧歷史, 亦只有一個不將自己上落放在心中的政治家才能為中國成就大事.  鄧小平是近代第一個政治家不在體用之間糾纏, 放棄討論形式主義. 『想在鄧小平身後去憑弔他的人卻無處可去, 他的紀念碑便是中國恢復富強』(320).
『中國的富強夢好比一組基因, 穩穩地紮根在(中國人)的基因內, 忠實地一代又一代傳下去.(384).  書中並沒有為中國還未走完的富強之路提出答案, 只是提出更多的問號.
最後作者問:『只要他們獲准享受成長中的財富, 追求更好的生活, 只要他們的國家慢慢走向富強, 在世界上取得少許偉大地位, 那他們就不挑戰權威統治?(395)
()      台灣八旗文化/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2014.2
(20153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