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14

心情指數

行為學(Behaviour Science)是近年環球金融行業的熱門話題。我在國內投資了一個財經社區網站叫投資脈搏(iMaibo.net),其中一樣主打產品是心情指數。我們和大學合作開發了一程式,利用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CP)將每條不超過140字的微搏轉化成一訊號。這訊號可以是+10-1IR+1代表看好、0是中性、-1代表看淡、IR就是irrelevant,即是不含任何意義。我們在網上搜集數以萬計的微搏和新聞頭條,分析之後合成為A股心情指數。(粗略來說,NLP是彙集電腦科技、人工智能和語言學供人與電腦溝通的一種方法,應用範圍很賡,包括語言識別、機器翻譯、文本朗讀等等)

分析心情指數後,我得到一些體驗,這些體驗說穿了便覺得是理所當然,但是沒有這些數據也不容易歸納到這些結果。我選擇了幾個分析結果和大家分享一下。

  • 人的性格都是嗜甜惡苦的, 贏了股票, 不論注碼多少,都喜歡廣告親朋(我稱這為娛樂而不是投資);輸了股票,就少提為妙。大部份散戶在升市時,心情比較開朗,發表的意慾也比較強。所以我們不單只是從微搏的內容,也可以從發表量中解讀到市場的氣氛。
  • 不少研究證明,投資者對升市和跌市的偏好(或偏惡)不是對等(symmetric)的。 換句話說,你贏一塊錢的喜樂和你輸一塊的悲哀,不是對等的。由於羸的喜樂是遠高於虧的痛苦(指的是感情不是經濟上),所以賺錢時,大家都希望將贏錢的快樂保存下來,往往過早take profit。反之輸錢時,止蝕stop loss卻拖得很長。這種不對稱如果可以量化,通過某種的期權策略去執行,有是很大的賺錢空間。  期權市場上常常有所謂put overcall over,某程度上就是反映了這些不對稱。Put over代表行使價(strike price)在現貨價(spot price)之下的期權,其波幅價格比行使價在現貨價之上的為高。相反,Call over就是行使價在現價之上的期權,其波幅價格比之下的為貴。   
  • 黑天鵝的價值。金融海嘯之後,黑天鵝成了坊間術語,這其實不是什麼石破天驚的發現。心情指數的數據顯示,市場的真實波幅永遠比人所想像的大。舉例說,市場平均當日的真實波幅是上下20個價位,如果你問一般投資者,他們覺得最好與最壞的當日波幅是多少,他們說的往往都比現實的低。市場稱這些黑天鵝事件為tail end risk。如何量化這些黑天鵝的價值是很多對沖基金每日埋首的工作。  我認識一些基金經理以出售一些超價外期權(deep out of money)來賺取溢價(premium)。他們祈禱當風暴來臨時,他們以前贏的錢足以抵償風暴帶來的損失。當然, 另一個不能公諸於世的盤算就是:當我賺了3年的錢之後,我已經告老歸田,第4年的金融海嘯又與我何干呢?   相反,同樣亦有不少對沖基金用很精密的數學模式去分析這些tail end risk,如果覺得市場價格過低,雖然是negative carry (因為要先付期權溢價),仍然願意購入。  大家要明白所有的期權理論都是基於law of large number,就是只要你常常做,密密做,理論的價值(theoretical value)就會浮現出來。 有人樂山、有人樂山。有人選擇做望夫石,亦可以有人選擇搭順風車。

上面是我研究心情指數後的一點啟發,談不上心得,因為今天我仍然在這裡筆耕, 而不是坐超級遊艇在巴哈馬釣魚,證明革命尚未成功。 

 

(201410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October 20, 2014

香港民主的尋價活動

金融市場的一個主要作用就是為買賣雙方提供一個尋價(price discovery)平台。很多時候在吵吵鬧鬧之中,市場價格亦即是成交價便會出現。

上世紀80年代未,我初進交易室工作, 那陣,科技沒有那麼先進,交易員很多時是通過叫咪來進行交易,這包括:交易員與場外經紀、銷售員與交易員和不同交易檯之間的。試想像,動輒上百人在說話,人聲喧雜程度跟廟街賣藝的沒有什麼分別。

這裡多說一點交易室規矩;市場價格可以分為:(1) 賣方願意出讓的價錢,我們一般稱之為offer(2)買方願意付的價錢,一般稱之為bid。以價格計,offer永遠是高於bid的。外國的術語,如果買方按捺不住,接受賣方的offer,英文叫take the offer。反過來,如果賣家忍不住以買家的價錢成交,英文就叫做hit the bid90年代,我回香港交易室工作, 整天聽到是“掃”和“隊”。就更加親切,掃就是take the offer “隊”  就是hit the bid

政治市場其實和金融市場很類似,很多時都是通過一些中介人仕進行交易。銀行用的是專業的經紀,我想像政府和泛民之間也應該有很多傳話人。理論上中間人是沒有立場的,但亦有一些經紀是賣方或買方的代理人,市場俗稱御用經紀,這些代理人的一個任務是擔當偵察汽球。

一個資深的交易員都明白在電腦上看到的報價,很多時並不代表真正的市場。 因此會用一些“假手”去影響市場或搜集消息,例如為了尋找真正的bid,有些交易員就會通過經紀放一個很小額的offer,讓經紀在市場上將這個價錢曝光,看看有沒有一些回應。 這些試探活動都是尋價的一部份。今天,港府的手段是何等類似。

以香港目下政改爭拗比諸市場,可以視港人自主權為一商品,賣方是中央和香港政府,買方是包括學生的民主派, 我們目前看到很多的吵吵鬧鬧,但真正的成交價仍未出現。雙方的差距,有陳似近還遠;有陣卻是似遠還近,很難掌握。

賣家要出貨,除了考慮價錢之外,量亦很重要,不然出了一口價卻做不齊自己的目標量,徒然暴露了自己的底牌,所以交易員向經紀問價時,都會問size是多少。政改市場現在有很多bid offer,感覺上學聯代表的bid ,銀碼最大,政府亦以此為目標,但是也有建制中人擔心,佔領行動已經發展成野貓式突擊,即使學生願意階段性成交,後面還有很多bid滿足不了,政府的困難,仍然解決不了,我覺得這是過慮,擾攘多時後,如果站在道德高位的學生願意暫時撤退,餘下的激進派很難贏得民意支持。

一個月前,佔中還未發生,大部份的泛民都是哀兵上陣,覺得中央是鐵板不二,offer很硬,抗爭短期內很難有具體成果。  但是梁振英政府的粗暴手段惹來香港市民上街, 一下子大家覺得賣方的offer有機會降低。學生提出和港府見面的條件是一個improved bid。那陣很多人對磋談都存有希望,覺得短期有機會出現成交,然而近日中央或港府藉民意轉勢,態度轉硬,offer又回到原來的價位,這是很可惜的。

這個deal可能要拖很久才做得成,但是如果永遠無deal,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寄語一句,任何人在這歷史時刻,刻意製造矛盾或借現在的危機來增加自己的政治或經濟本錢,都會是歷史罪人。

 
交易員尋價

 

(201410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October 13, 2014

如何靠蘋果賺錢

選擇包括:

  1. 轉行街邊小販賣水果
  2. 炒賣iPhone6
  3. 買壹傳媒股票(282 HK)
  4. 買蘋果電腦股票 (AAPL US)
  5. 像美國的對沖基金,發掘蘋果的衍生股票。
經過我仔細分析: (1) 很少人願意;(2) 一個月前可能做到,現在可能要倒貼;(3) 因為我拿黎了先生的稿費,要避嫌,不好說;(4) 美國股市近日走勢轉弱,加上蘋果股價因為市場憧憬iPhone6熱賣,過去6 個月已經升了很多,現階段實在不敢向讀者推介。這裡可以談的對是沖基金如何在蘋果推出新產品時發掘投資機會。

蘋果每一次推出新產品都備受市場觸目,除了用家之外,很多基金經理都會仔細分析新產品的配件及其供應商。原因是如果新手機熱賣,它的上游零部件供應商肯定受惠,基金經理希望在市場仍未捕捉到消息前,捷足先登購入這些公司的股票。擧例說,附圖是iPhone3的組件圖,當中可以看到一部手掌般大小的蘋果手機,裡面有很多不同的配件,相關的公司數目近百計。當然,做這些研究很花功夫,也要對智能電話的生產線有深入的瞭解。

 
Iphone3 的組件圖

蘋果花了足足兩年才推出iPhone 6,雖然反應熱烈,但不少分析員覺得主要支持者仍是原來的蘋果用家,真正從Android平台轉過來並不多,估計蘋果在市場佔有率不會在iPhone 6推出後躍升。iPhone 6出台後,蘋果股價只是微升沒有暴漲。

我是一個沒智慧的人,對智能手機一直很抗拒。 但是對蘋果這企業和已去世的喬布斯,卻有濃厚的研究興趣。這些科技創業明星其實像我很多的投行同事,都是一些A型性格,好競爭,幹起事來take no prisoner,金融風暴之後投資銀行家受人唾罵,大家認為這批人是金融海嘯的罪魁禍首。 持平地看,我覺得這是制度問題,將這類人放在一個追逐短期利潤的報酬制度下,他們便會在合法的情況下將底線推到最盡。換了一個環境,將這類人放在高科技公司,他們可能搖身成為創業奇才。

香港人很多時把商業成功和成功劃上等號,但如果讀者讀過喬布斯、巴菲特等人的傳記,都會明白這些商界明星私底下都有其怪癖之處,算不上是可親的。上天是公平的,所謂的天才,不過是0.05%的養分從一腦細胞區搬往另一區,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我們實在不用為自己不是 (那位)李嘉誠而大遺憾。

林沛理說:“智能手機像毒品,麻木我們的思想,令我們變得瑣碎、庸俗且欠缺思維力。” 我很多朋友是智能手機迷,每次聚會,他們都拿出新的gadget來比拼,令我感覺自己像穴居人,我反問他們:智能手機是否令你們活得更開心?他們都答不上,說會google一下!


後記 : 這篇文章原本是《圓方集》在《蘋果》登台的第一稿,很辛苦度了一條爛pun,但是因為佔中啟動,唯有讓民族大義先行,賺錢搞笑排後。欄名叫《圓方集》,事源很多年前,我參加一個銀行的高管培訓,班上主持人要每一位參加者用一幅圖去代表他的管理哲學,我畫了一幅很簡單的圖:一個正方形,外面包了一個圓圈,外圓內方。我希望做到對外處事盡量沒有稜角,與人為善,但內裏卻懂得堅持原則。年來,我看到有些人話說得一本正經,看上去道貌岸然,做人卻是毫無原則,典型的外方內圓,但在江湖倒混得一口不錯的飯。

 

(201410月1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October 6, 2014

中環人佔中日誌


928

10:00(北京馬會會所)

看網上新聞,三子宣佈佔中正式開始,想KM等人必是求仁得仁,鋃鐺入獄算是一種交代吧!香港人政治冷感,估計佔中此事短期內應告一段落,之後返入長期鬥爭,香港政府的管治肯定是遭殃。心裏放不下這事,決定將傍晚返港的機票改早,到機場碰運氣。


11:30(北京機場)

港龍早上有班機誤點,SurpriseSurprise!輪候後補的乘客很多,慶幸自己是金咭會員,終於趕上下午一時半的航班,在機艙中想拿份報紙看,大公香港商報的反佔中頭條實在太突兀,今時今日資訊開放的年代,竟然仍然有人那麼blatantly作為建制的喉舌,hard sell 如此,又怎會有公信力呢?共產黨的統戰經費都是白花的。


19:00(香港灣仔)

下機之後赴Harry的晚宴,Harry辛苦經營家品店多年,業有小成,他憂心忡忡地說:『真希望佔中不要影響我的生意』,我一方面安慰他, 短期的街道抗爭終會過去, 但是對中央和建制不滿的情緒,如果沒有適當的疏導,會繼續發酵。生意受影響, 無可避免,   然而作為社會的一份子,大家應該容納不同人的追求,有陣子難免要付出一點點代價, 這些代價,小至可以是交通阻塞,大一點可以是生意下跌,如果我們可以負擔得來,大家應有容人之量. 

 
21:00

從“生記”走出來,看到示威人群從金鐘方向沿莊士敦道湧向灣仔,個人不喜歡群眾活動,因為覺得群眾集中起來,人性的好處和壊處都會被擴大。但很奇怪看到這批大部分穿黑衣的年青人,心裏完全沒有恐懼,反而有點親切的感覺。

 
929

00:00

學聯宣佈結束行動,呼籲群眾返家,原因是收到消息,警方出動子彈。我在電視上也看到警察高舉的示警旗幟寫着“速離,否則開槍”,但是沒有說明是什麼子彈,我完全支持學聯的決定,不竟人身安全是最珍貴的,長毛當時反對撤退的決定,認為浪費了那麼辛苦才凝聚得來的群眾力量,我覺得這是為鬥爭而鬥爭。

03:00

電視重播葉國謙和涂謹申的辯論,葉國謙堅持學生是受到煽動的,這老調愈彈愈不能興。 正如涂謹申所說,學生表現出來的成熟和冷靜是令很多以政治作為職業的人感到羞愧的。形勢發展到現在,學生是站在道德高位,建制要減低他們的影響力,只好說他們是被煽動,是扭曲事實。  

05:00

通宵留意事態的發展,為兩方面都憂心忡忡,一方面既是為我們的年青人擔憂,二亦為了香港的大局掛心。很明顯在這幾個小時內,政府的策略起了很大的變化,我估計政府原先是希望可以在凌晨時份清場,但是發覺面對那時沒有以武力對待衝擊的示威者,如果強行驅散,一,可能在輿論上失分;二,人群也不一定要在中環,可能會流竄至其他地區。很明顯,銅鑼灣和旺角都變了新的目標地,看來那硬不來。清晨所見,政府已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刻以暴力清場。 

CY領導下的政府班子是夾心階層,既沒有拍板政改的權力,卻又要面對衝擊,原先以為可以以龐大的武力鎮壓任何暴力衝擊(我的建制朋友告訴,政府是排演了很久)。但是發覺在沒有暴力的情況下,這招行不通。我不是CY的粉絲,但梁特首真的因此而下台,其實也是代罪羔羊,但這政治代價他不付,誰來付。可能是曾偉雄吧,奇怪整天曾都沒有出來說話。

15:00

整天在中環出入,人是比過往少了,但大家的臉上看不到一絲憂心的樣子,我在匯豐工作的朋友告訴我,獅子銀行已經啟動BCP,部份員工轉往沙田上班。在網上看到『三十會』的魏星華辭去所有工職,Francis是社企界的明星,和建制素有交情, 我給他一個like.


930

09:30

群眾活動進入第三天,幸好沒有出現暴力事件,政府表現克制,我亦整理思緒,寫了一篇“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在網上發表。佔中開局之漂亮對民主派來說是遠遠超出預期,如何收官,取得最大的實際收益,有賴各方合作努力,放棄小我.   群眾活動有它自己的生命(美麗和恐怖都由於此),我只能盡綿力一抒己見,盡一個公共知識份子的責任。

 

(201410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