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14

心情指數

行為學(Behaviour Science)是近年環球金融行業的熱門話題。我在國內投資了一個財經社區網站叫投資脈搏(iMaibo.net),其中一樣主打產品是心情指數。我們和大學合作開發了一程式,利用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CP)將每條不超過140字的微搏轉化成一訊號。這訊號可以是+10-1IR+1代表看好、0是中性、-1代表看淡、IR就是irrelevant,即是不含任何意義。我們在網上搜集數以萬計的微搏和新聞頭條,分析之後合成為A股心情指數。(粗略來說,NLP是彙集電腦科技、人工智能和語言學供人與電腦溝通的一種方法,應用範圍很賡,包括語言識別、機器翻譯、文本朗讀等等)

分析心情指數後,我得到一些體驗,這些體驗說穿了便覺得是理所當然,但是沒有這些數據也不容易歸納到這些結果。我選擇了幾個分析結果和大家分享一下。

  • 人的性格都是嗜甜惡苦的, 贏了股票, 不論注碼多少,都喜歡廣告親朋(我稱這為娛樂而不是投資);輸了股票,就少提為妙。大部份散戶在升市時,心情比較開朗,發表的意慾也比較強。所以我們不單只是從微搏的內容,也可以從發表量中解讀到市場的氣氛。
  • 不少研究證明,投資者對升市和跌市的偏好(或偏惡)不是對等(symmetric)的。 換句話說,你贏一塊錢的喜樂和你輸一塊的悲哀,不是對等的。由於羸的喜樂是遠高於虧的痛苦(指的是感情不是經濟上),所以賺錢時,大家都希望將贏錢的快樂保存下來,往往過早take profit。反之輸錢時,止蝕stop loss卻拖得很長。這種不對稱如果可以量化,通過某種的期權策略去執行,有是很大的賺錢空間。  期權市場上常常有所謂put overcall over,某程度上就是反映了這些不對稱。Put over代表行使價(strike price)在現貨價(spot price)之下的期權,其波幅價格比行使價在現貨價之上的為高。相反,Call over就是行使價在現價之上的期權,其波幅價格比之下的為貴。   
  • 黑天鵝的價值。金融海嘯之後,黑天鵝成了坊間術語,這其實不是什麼石破天驚的發現。心情指數的數據顯示,市場的真實波幅永遠比人所想像的大。舉例說,市場平均當日的真實波幅是上下20個價位,如果你問一般投資者,他們覺得最好與最壞的當日波幅是多少,他們說的往往都比現實的低。市場稱這些黑天鵝事件為tail end risk。如何量化這些黑天鵝的價值是很多對沖基金每日埋首的工作。  我認識一些基金經理以出售一些超價外期權(deep out of money)來賺取溢價(premium)。他們祈禱當風暴來臨時,他們以前贏的錢足以抵償風暴帶來的損失。當然, 另一個不能公諸於世的盤算就是:當我賺了3年的錢之後,我已經告老歸田,第4年的金融海嘯又與我何干呢?   相反,同樣亦有不少對沖基金用很精密的數學模式去分析這些tail end risk,如果覺得市場價格過低,雖然是negative carry (因為要先付期權溢價),仍然願意購入。  大家要明白所有的期權理論都是基於law of large number,就是只要你常常做,密密做,理論的價值(theoretical value)就會浮現出來。 有人樂山、有人樂山。有人選擇做望夫石,亦可以有人選擇搭順風車。

上面是我研究心情指數後的一點啟發,談不上心得,因為今天我仍然在這裡筆耕, 而不是坐超級遊艇在巴哈馬釣魚,證明革命尚未成功。 

 

(201410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