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18

《華盛頓郵報》2.0


香港傳媒風雨飄搖之際,電影《戰雲密佈》在本地贏得不錯的口碑。劇中的《華盛頓郵報》今天已經不再是女主角嘉芙蓮.葛蘭姆(梅麗史翠普飾)家族所擁有。2013年,美國電商亞馬遜的老闆貝索斯(Jeff Bezos)私人以2.5億美元(下同)收購《華郵》,之後大事改革,獨是不碰編採。

有兩種有錢人對傳媒特別感興趣:一是做電訊的,像我們城中的小李先生;一是對政治感興趣的,像我們城中的何先生。貝索斯應該是屬於前者。創立於1877年的《華郵》被貝索斯收購後,分析員將《華郵》的業務和亞馬遜連在一起, 推想二者的合成作用, 包括: 電子商務、廣告連線和立體內容。當日亞馬遜已經開始大力投資視頻製作,評論認為《華郵》可以藉此提供更多的視頻內容。回看, 兩家公司迄今的運作仍然是非常獨立的, 貝索斯帶來的是管理文化, 而不是合作伙伴。

今天《華郵》擁有强大的科技團隊,員工超過250人,是貝索斯收購前的一倍。網絡版的廣告連續三年錄得雙位數增長,年收入破了1億大關,網上用戶亦首次超過競爭對手《紐約時報》。過往報館採用很多第三方軟件,如今軟件都是自家開發的。《華郵》甚至出售軟件予其他報館,包括《洛杉磯時報》和加拿大的《環球郵報》。 此外, 《華郵》更利用它的電子技術,深層分析讀者的喜好,更準確地輸送頭條新聞給它的讀者。我是不少電子報紙的訂戶,《華郵》無論從量和時間性,都做得比同行出色。但報紙的種種突破,仍然難掩傳統紙媒讀者緩緩下降這現實。

報格是紙媒的品牌, 就像紫砂茶壼一樣, 輕易清洗不得. 但是, 傳統紙媒的生產模式,用今天的科技觀之,的確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我投過一個初創企業叫Trint,創始人是一行內頗負盛名的英國記者,他為了解決多年來將訪間錄音變成文字的痛苦,設計出一套人工智能默寫系統,推出後市場反應甚佳,後期本地城中名人周凱旋的創投基金也有入股。

早前我看了中大新聞與廣播學院蘇鑰機教授的一篇文章,他提出傳統報紙的三條出路:1. 籌得豐厚資金,開發多元化業務;2.堅守優質辦報,爭取線上線下共存;3.犠牲獨立性,成為大財團或科技公司的附屬。

更新是一很勞累的事。二月初, 壹傳媒宣佈商人黃浩收購《壹周刊》, 幾經波折後,因賣方未能成功收取買方的資金而告吹。一單看似已成定局的交易因settlement risk而夭折,實在吊詭!壹傳媒在香港眾多紙媒中,網上讀者量居冠。(雖然我老派人,"動新聞"不是我那杯茶。)但是, 壹傳媒推出新產品已經是年代久遠的事,要在網上世界爭强,必須要不斷推陳出新,劍虹兄努力吧!
(20182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市底難測, 後市可期


恆生指數上週跌了3100,  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單週跌幅. 但是, 我覺得金融海嘯離我們仍是很遠.
今次的跌市是由美國帶動, 我讀過評論員對美國股市牛熊兩面的看法, 覺得牛氣仍然是比熊氣有道理.
坊間支持熊市的理論包括 :  (1) 加息,  但這已經是意料中事 ; (2)通脹似有上升跡象, 但是這是經濟復甦的双生兄弟, 要躲也躲不了; (3 )孳息曲線接近倒斜(inverted yield curve), 就是長息幾乎比短息高,一般視這現象為經濟衰退先兆, 但這其實是量化寬鬆的後遺症,  聯儲局用加短息來壓抑通脹, 市場卻水頭充沛, 大家爭買債券, 令長息疲不能興; (4)負債佔GDP的比重慢慢又回到十年前的水平, 還好是企業和個人的還款能力遠比十年前強; (5)VIX.
眾多熊市理論中,最沒道理是將今次的跌市歸究於VIX.  VIX是這幾年非常流行的市場恐慌指標, 亦有基金發行以VIX做標底的ETF. VIX是什麼呢?   VIX是在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買賣的一種期貨 , 計算基礎是一籃子標普指數期權的引伸波幅(implied volatility). VIX來測市, 道理是: 交易員如果担心後市, 便會用更髙的價錢(亦即是更高的引伸波幅)購買期權作保險. 這說法忽略了引伸波幅往往並不反映實際波幅(realized volatility).  在平常的日子, 引伸波幅往往高估了實際波幅(所以出售期權, 十次裏面小賺八次!), 但真的風暴 來了, 實際波幅卻是引伸波幅的倍數!
至於看好後市的原因, 包括 : (1)之前股市升得太厲害, 出現調整是理所當然的, 簡單直接 ;(2) 特朗普的稅制改革短期會推動經濟活動; (2)企業老闆情緒是近十年的高點; (3)最重要是沒有明顯的風暴誘因,  十年前的金融海嘯, 藥引是美國樓市泡沬, 導致市場恐慌,  金融資產價格暴跌, 最終出現系統性風險.今天, 銀行體系的安全性已大大提高.
如果我們看遠一點看寬一點, 今天最大的風險是政策風險,  特朗普如果推行閉關主義 ,有機會拖垮全球經濟, 加上中國和俄國的領導人都伺機奪取話事權,  一個不留神, 擦槍走火 ,便會重蹈上世紀30年代美國的大衰退的覆轍.
Huffington Post》早前有一篇文章提出, 股市其實對於大部份人, 都不是息息相關的事情.  的確, 縱使論金融市場, 全球的股市總值大約在54萬億元的水平(美元。下同), 相對起來, 債市總值就便遠高於股市, 達到93萬億.  媒體報導往往集中於股票, 因為公司業績、內幕消息、併購、上市退市、交投量甚至大股東的私生活, 都可以用來做文章. 信貸市場對社會整體影嚮雖重, 債市卻是悶旦一個. 
上週, 恆指雖然跌了10% ,  香港市民的生活基本上沒有受很大影響 , 想像如果全香港的信貸收縮10%,  很多企業的運作都會出現問題 .


(20182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