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18

多倫多新移民趕絕脫衣舞孃



年前, 有本港八卦周刋曾經報導, 某著名堪輿師投資第一桶金在油尖旺區的「一樓一鳯」住宅,聞說回報率高達十厘。小市民累積財富, 只要合法, 毌用道德批判,我們的「波哥」財爺在野之時, 在新界囤地,亦應作如是觀。

早前, 多倫多著名的脫衣舞酒吧Zanzibar因為當地樓價急漲, 有被迫遷甚至結業之虞。事緣市區很多舊樓都重建作公寓出售.  Zanzibar的老板稱過去幾年有超過30買家曾經出價!  有當地保育人仕視有超過半世紀的Zanzibar為集體回憶,正努力爭取保留豔業。

Zanzibar位於多倫多市中心央街(Yonge Street)和登打士街(Dundas Street)交界, 距離登打士街的舊唐人街, 不過是五分鐘的步程. 央街曾經被健力士紀錄稱之為全世界最長的街道,是多倫多的中央線.  酒吧樓高三層, 隔壁原來是成人劇院和商店, 但早便結業.

Zanzibar被迫遷,我好奇往網上查一下經營脫衣舞場的經濟數據,據報導全球艷舞會所的總收入大約在700億美元(下同),美國的脫衣舞孃年收入平均約是12萬元,比起一般白領高出不少,而且報稅上可以做點功夫省稅。互聯網普及後,尋歡多了很多渠道,靠艷舞做招徠的酒吧, 生意僅是維持而己。Zanzibar過往的主要客源是金融從業員, 我在加拿大初進交易室時也聽到銷售員會帶客戶到這些歡場消遣,但近年監管漸嚴,這些交際應酬已成歷史。多倫多的脫市舞場, 高峯期超過60, 往下去司能剩下單位數.

去年年底,瑞銀(UBS)的一份地產研究報告, 用市民負擔程度提出全球的地產泡沫城市排名: 多倫多居冠,加拿大的另一班城市溫哥華居殿,我們可愛的香港僅排第7

我在多倫多生活了十多年,經歷過不同的移民潮,亦目睹樓價因為新人口需求而暴漲. 今天, 很多香港人也感受到北水南侵的威力.  我今天是主, 昨天是客, 較能從主客不同的角度去看這事情。當日多倫多本地未上樓的, 同樣埋抱怨付不起首期,已經是業主的, 一方面慶幸自己的物業升值,另一方面又厭惡新移物的粗鄙口味。

那陣子, 有不少香港移民新業主購入庭院廣濶的大宅後,因為省卻打理,將綠油油的草地一半蓋上士敏土,被鄰居投訴。我後期住在多倫多西端近湖的一個小區叫Etobicoke,  中文有一個很雅緻的譯名叫怡陶碧谷.  是一個WASP的老區,我住的那條街路邊都是老樹,但連行人道也沒有修,鄰居多是退了休的律師和醫生,不是大富人家,卻花很多心思打理庭院,我是一個朝六晚十一的Bay Street上班族,當然沒有時間和功夫為花園添色彩,但周末也很勤力剪草,以免失禮炎黃子孫。我很喜歡這小屋,一直到回流香港才被迫放售。

(20182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