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14

華爾街的美魔女



那些年,  我任職交易員, 閱讀衍生產品雜誌Risk Magazine是工作的一部份,  雜誌技術含量高, 文中很多艱澀的數學方程式,  讀之是捱苦多於享受.  間中碰上一張美女照片, 簡直是久旱逢甘.  比麗芙。馬斯德(Blythe Masters)是當年經常在雜誌出現的一點艷色.  

比麗芙剛剛離開了工作了28年的摩根大通, 離職前是大宗商品業務的主管, 每年盈利以十(美元。下同)  .
 
45比麗芙出英國牛津,  28歲當上了董事總經理, 是摩根大通歷史上最年輕的女性董事總經理.   比麗芙很早已經頭角崢嶸, 以獎學金完成私立中學後, 用了一年gap year在摩根大通當實習生.  之後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完成經濟學士學位, 順理成章加入當了多年暑期工的摩根大通, 當時發展蓬勃的衍生工具部門, 90年代, 她調往紐約工作, 主管信貸 衍生工具業務.   證券化催生了信貸衍生工具, 改變了整個信貸行業.   比麗芙其中一項成名作是將摩根大通資產表上的貸款打包轉售予其他投資產品叫Bistro, 是合成CDO的前身.

2006, 她被調任為摩根大通的全球大宗商品主管, 商品業務經過近年來利潤的暴起暴落後,  開始出現疲態.   很多投行, 包括摩根大通、巴克萊和德意志銀行, 最後都壯士斷臂, 撤出這業務.   摩根大通去年夏天在宣佈退出, 業務在投行中居首位.  今年3, 摩根大通宣佈以35億元出售商品業務予瑞士的Mercuria Energy.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 很多人將問題歸究於信貸衍生工具泛濫, 雖然比麗芙在金融風暴前已經調職,  很多人仍然將災難的源頭和她拉上關係, 比麗芙很自然也成了標靶.  倫敦的《衛報》稱她為發明毀滅性金融工具(mass destruction weapon)的女人, Vanity  Fair》選出金融海嘯『全球百大惡人』,  比麗芙排名65, 僅在馬多夫(Bernard Madoff)之後.   但她一直未有在公眾媒體為金融海嘯致歉. 

比麗芙的行事出人意表,   畢業後在交易室工作, 因為面貌姣好, 不乏裙下之臣.    但她23歲便毅然和一年輕同事結婚並懷孕.  之後曾向閨中密友訴苦, 帶孩子沒有想像中輕鬆.  她後來離婚再嫁, 現在的另一半是從事個人投資, 因為是自僱, 可以有時間照顧兩個女兒.

比麗芙出身是負責銷售, 和我當日認識的很多衍生工具推銷員, 有些客戶愛他們, 有些恨他們.  戴蒙(Jamie Damon)2005年任摩根大通總裁之後, 2006提升比麗芙作為全大宗商品期貨業務的主管.  除了欣賞她的產品知識之外, 戴蒙也樂意看到這位美魔女作為銀行的發言人.   

比麗芙也有她人性的一面.  2012年颱風桑侵襲美國東岸時, 比麗芙的一位年輕非裔同事在布魯克林區的房子被颱風吹毀, 比麗芙堅持要這位同事的媽媽搬到她在曼哈頓Tribeca6,800呎的豪宅裡暫住.   結果同事的媽媽在她的家裡寄住了6個月.

華爾街其實仍然是一個很男性沙文主義主導的地方, 一個帶著美麗面孔的女性當然要超越很多妒嫉的眼光.   我在交易室中的第一份工作, 上司是一位七分像莎朗史東身裁高佻的金髮美女. 隔了那麼多年,  我仍然覺得她是我那麼多份工作中遇過最難相處的上司, 脾氣暴燥吹毛求疵.   今天我心中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怨恨, 回想她當年這些行為表現可能是一種自我保護, 要在一班整天說四字粗口的洋漢當中立足, 一定要表現比他們更剛烈.   

那個年代在交易室工作的人, 最終功力和成就也許不同, 但不多不少就感染到一種西部牛仔的作風, 就是沒有說不可以, 能賺錢都會.   我和比麗芙是在這環境下成長, 這令我想起我們的前財政司, 近期被傳有意競逐下任特首的梁錦松先生.

(2014530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May 26, 2014

假如我是真的



假如我是真的》是大陸作家沙葉新的作品,改編成的電影,上世紀80年代初在台灣發行,初時因為題材敏感,初時在香港禁影,我們的譚校長詠麟曾經籍這片奪得金馬影帝,片中譚飾演一名上山下鄉的窮知青,因為沒辦法返回城市而遭未婚得孕女友的父親拒婚,一次陰差陽錯在看話劇的時候被誤認為高幹子弟,譚為了能夠回城,決定混騙到底,希望能夠為自己拿到戶口,但最終東窗事發被捕,女朋友也因為結婚無望而自殺,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譚被捕時,掙扎大喊「假如我是真的又如何?」

有人謔稱中國最大的出口是造假,我今公司的主業是替一些相對高風險的企業或資本密集項目融資,既云高風險,進行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時,自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但是多年經驗告訴我,老闆要存心詐騙,真作假時假亦真,文件告訴你的可能不及老闆的閃縮眼神.

然而,投資者明知山有虎,因為受高回報吸引,仍是偏向虎山行,只好在審查帳目時多朝壞的一方面想.我的朋友陳煇是全球著名對沖基金阿波羅環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的亞洲合伙人, 曾被The Asset雜誌選為亞洲最佳信貸對沖基金經理,他和前會計學教授Thomas Robinson最近合著了Asian Financial Statement Analysis: Detecting Financial Irregularities(Wiley, April 2014)一書.本書為完全沒有會計背景的讀者而作,深入淺出,從最基本簿記入手解釋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和收益表的組成和關係,作者用真實的商業訛騙案例,例如大家熟知的嘉漢林業(Sino-Forrest),日本的奧林巴斯Olympus和印度的Satyam Computer來說明如何在財務報表文偽造營業額、剩利潤、收益率、現金流和資產值,書中也對關連交易作了詳盡的分析.有興趣讀者不妨在Kindle下載來看.

現今商業社會流行的複式簿記是意大利人在13世紀發明.沿用至今,已經是現代商業社會的準則.我唸MBA時,會計理所當然是必修科,第一次接觸簿記,老是不明白為什麼欠人家錢會是credit!到後來,"埋數"(Balance the Book)當然難不到我,但再進一步鑽研會計學,發覺會計準則有陣子像法律般糾結,沒有絕對的答案,例如租賃(leasing),有陣子可以是operating lease,有陣子可以是financial lease,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

回頭說假帳成風,由於美國的上市制度傾向於披露而不是審批,上市比較容易,上世紀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民企赴美上市,蔚然成風,當中難免良莠不齊,導致後期投機者一窩蜂做空中國企業股,近年不少業務健康的公司因為股價長期低迷,決定先下市再在香港或大陸找尋新的融資平台. 私有化需要動用一定的資金,但是只要公司質佳,大股東肯用股票作低押,不少對沖基金都有興趣貸款,這些活動近年成了另一種投行新生意.

(2014526日刊登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