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9, 2019

學生不就是共產黨嗎!


1927年國共兩黨決裂, 國民黨清黨,共產黨策動南昌起事,建立紅軍及數處革命根據地, 企圖武裝奪權。國民黨自1930年起, 先後5次圍攻共產黨。1934年,紅軍被迫展開「長征」(逃亡是真)陝北1936年西安事變後, 共軍加入國民軍一起抗日. 當日, 毛澤東提出的策畧是: 以時間換空間, 用遊擊戰代替陣地戰.

週三, 反修例示威暴力升級, 但第二天學生並沒有繼續包圍政總, 這是很聰明的做法,今天的情況像當年中共, 政權和武力都在政府手中, 反對黨必須做到時進時退, 讓對手難於捉摸, 不要像上次雨傘運動般, 在固定的地方盤纏日久, 失去民心.

林鄭很聰明, 在記者招待會上力挺警察, 一方面穩定深藍的支持, 另方面亦將問題聚焦在暴動, 因為不少中間派的香港人, 對暴動都很抗拒. 但大家不要中計, 矛頭不應該對著前線的警察, 而是應該針對下政策(或故意放任)的官員.

我在電視上看到的:  守在政總的警察首先有計劃地將防線後撤, 示威者作出反應, 進迫警察, 警察於是出動重武力, 令暴力升級, 政府固可以說是示威者首先出手, 但警方反應是否過激? 而且勇猛的警察殃及池魚, 釀成不少和平示威者和傳媒受傷, 令政府失分.

激情過後, 大家要想一下, 很難得累積了那麼多籌碼, 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個什麼? 我覺得不應該止於撤回修例, 甚至不是林鄭下台, 而是希望北京軟化治港手段(中國正被西方圍堵, 犯不著因小失大), 至少要建制派在下次選舉中票償.
週三(12/6)的示威完全是年青人自發, 他們在網上策劃, 沒有大台, 沒有教授, 沒有議員, 亦暫時沒有明確的領導者,他們已經不用上輩指指點點. 就像當年共產黨得天下, 靠的不是陳獨秀李大釗這些知識份子, 而是土八路的朱德毛澤東.


(20196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走在黑衣人中間



週三(612)下午五時許, 我在中環開完會, 步行返花園道寫字樓,  街上很多穿了黑T恤的年青人, 他們都身穿黑衣、戴了口罩、穿了手套、背了背包, 面上帶著青澀焦慮的神情,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恐懼。

我的金融圈朋友大多奉公守法, 堅信成功靠奮鬥, 不應該不勞而獲, 也接受中國日漸強大帶來很多機遇.  但香港不是單純由我和我的朋友組成的, 香港也包括一批為數不少年青人, 他們覺得大陸不文明, 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好處, 只是將樓價搶貴, 令奶粉缺市, 地鐵堵塞, 而自己的上游流動性卻愈來愈低, 最可恨是特區政府全方位地偏頗北京.   設身處地, 你能怪他們嗎?

網上有不少不同政治立場的人還在爭辯69遊行真實人數是多少?  其他國家的先例是如何? 美國人是否幕後黑手?  然而, 參加數字真的那麼重要嗎?  法律觀點真的那麼重要嗎?  有沒有外國勢力的參與真的那麼重要嗎?  市民發聲了, 這才是最重要的.

 一個尊重民意的政府不應該自恃擇善固執, 擇善是你自己主觀決定的; 固執卻是背叛民意.  香港人大部份說得好聽都是『和理非非』, 說得不好聽是怕事.   百萬人上街不代表他們要推翻共產黨, 是傲慢的權力將他們定性. 

假如我是政府, 吸收上一次佔中的經驗, 要重奪民心一定要令暴亂升級, 將輿論聚焦在暴力事件上, 然後以重手段懲治少數的領頭羊.  這次唯一的不同是, 上次時間愈拖長對政府愈有利, 今次則相反. 明白這點, 示威的領導者要知道自己最终爭取的是什麼?  今次運動在對手犯錯之下, 嬴了很多的籌碼, 我們的著眼點應該超越修例.  理想的結果是讓北京知道香港人民的力量, 壓制得太緊會帶來很大的反嚮, 得不償失.

不說權謀, 說良心, 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完美城市,修例之前不是,修例之後也不是,為什麼要那麼急修例呢, 事有緩急之分。  不要為了面子犧牲了下一代.



(2019614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