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6, 2019

永恒的謊話


人無信則不立,政府無信則政策寸步難進。逃犯條例修法,特區政府的尷尬是:汹湧民情是衝着北京而來的,但特區政府卻不可以抓破面具公然承認這一點。如果北京沒有包容香港以下犯上的量度,特區政府閉起眼睛說謊話永遠是它的死穴。

我最近在飛機上看了一套西片Green Zone (港譯「叛逆諜戰」),故事以2003年伊拉克戰爭為背景,話說由麥廸文扮演的美軍準尉米勒,發現美國政府指控伊拉克政府擁有具重大殺傷力的生代武器,是為了推翻侯賽因政府而捏造的,最後作為事實證人的敍利亞將軍也被米勒的線人射殺,他的解釋是推翻侯賽因是人民所渴望的,米勒不應阻擋時代潮流。電影是根據非虛構故事《翡翠城的帝國生活》(Imperial Life in the Emerald City)改編的。

美國電影以美國政府為反派主角,非常普遍。小布殊稱伊拉克擁有WMD(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是謊話,早已不是新聞。昔日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稱英美入侵伊拉克是非法的。當年支持入侵伊拉克的英國首相貝利雅,早前也被英國傳媒翻舊賬,甚至有人提出要起訴貝理雅叛國。當年中國抗美援朝死了那麼多人,你能想像有人起訴毛澤東叛國嗎?

「反送中」對中共法制沒有信心固是事實,更深層次是西方民族性裏面有一種挑戰權威的基因,令人感到公權不會獨大,我們在今天的中國看不到。

中美貿戰從宏觀的角度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政治價值觀,面對崛起中鼓吹「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的一種自然反應。西方原先以為中國富起來後,會擁抱西方的價值觀,接受西方的自由民主,習主席橫空出世,將這個美夢粉碎了。
其實東方與西方孰優孰劣,那一種更適合本地的人民,是一個可以辯論的問題。但如果中南海裏行的是一黨專政,天安門廣場掛的卻是民主自由,那麼尚未與西方交鋒,便已經自斷經脈。

(20196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