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9, 2019

學生不就是共產黨嗎!


1927年國共兩黨決裂, 國民黨清黨,共產黨策動南昌起事,建立紅軍及數處革命根據地, 企圖武裝奪權。國民黨自1930年起, 先後5次圍攻共產黨。1934年,紅軍被迫展開「長征」(逃亡是真)陝北1936年西安事變後, 共軍加入國民軍一起抗日. 當日, 毛澤東提出的策畧是: 以時間換空間, 用遊擊戰代替陣地戰.

週三, 反修例示威暴力升級, 但第二天學生並沒有繼續包圍政總, 這是很聰明的做法,今天的情況像當年中共, 政權和武力都在政府手中, 反對黨必須做到時進時退, 讓對手難於捉摸, 不要像上次雨傘運動般, 在固定的地方盤纏日久, 失去民心.

林鄭很聰明, 在記者招待會上力挺警察, 一方面穩定深藍的支持, 另方面亦將問題聚焦在暴動, 因為不少中間派的香港人, 對暴動都很抗拒. 但大家不要中計, 矛頭不應該對著前線的警察, 而是應該針對下政策(或故意放任)的官員.

我在電視上看到的:  守在政總的警察首先有計劃地將防線後撤, 示威者作出反應, 進迫警察, 警察於是出動重武力, 令暴力升級, 政府固可以說是示威者首先出手, 但警方反應是否過激? 而且勇猛的警察殃及池魚, 釀成不少和平示威者和傳媒受傷, 令政府失分.

激情過後, 大家要想一下, 很難得累積了那麼多籌碼, 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個什麼? 我覺得不應該止於撤回修例, 甚至不是林鄭下台, 而是希望北京軟化治港手段(中國正被西方圍堵, 犯不著因小失大), 至少要建制派在下次選舉中票償.
週三(12/6)的示威完全是年青人自發, 他們在網上策劃, 沒有大台, 沒有教授, 沒有議員, 亦暫時沒有明確的領導者,他們已經不用上輩指指點點. 就像當年共產黨得天下, 靠的不是陳獨秀李大釗這些知識份子, 而是土八路的朱德毛澤東.


(20196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