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9, 2019

走在黑衣人中間



週三(612)下午五時許, 我在中環開完會, 步行返花園道寫字樓,  街上很多穿了黑T恤的年青人, 他們都身穿黑衣、戴了口罩、穿了手套、背了背包, 面上帶著青澀焦慮的神情,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恐懼。

我的金融圈朋友大多奉公守法, 堅信成功靠奮鬥, 不應該不勞而獲, 也接受中國日漸強大帶來很多機遇.  但香港不是單純由我和我的朋友組成的, 香港也包括一批為數不少年青人, 他們覺得大陸不文明, 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好處, 只是將樓價搶貴, 令奶粉缺市, 地鐵堵塞, 而自己的上游流動性卻愈來愈低, 最可恨是特區政府全方位地偏頗北京.   設身處地, 你能怪他們嗎?

網上有不少不同政治立場的人還在爭辯69遊行真實人數是多少?  其他國家的先例是如何? 美國人是否幕後黑手?  然而, 參加數字真的那麼重要嗎?  法律觀點真的那麼重要嗎?  有沒有外國勢力的參與真的那麼重要嗎?  市民發聲了, 這才是最重要的.

 一個尊重民意的政府不應該自恃擇善固執, 擇善是你自己主觀決定的; 固執卻是背叛民意.  香港人大部份說得好聽都是『和理非非』, 說得不好聽是怕事.   百萬人上街不代表他們要推翻共產黨, 是傲慢的權力將他們定性. 

假如我是政府, 吸收上一次佔中的經驗, 要重奪民心一定要令暴亂升級, 將輿論聚焦在暴力事件上, 然後以重手段懲治少數的領頭羊.  這次唯一的不同是, 上次時間愈拖長對政府愈有利, 今次則相反. 明白這點, 示威的領導者要知道自己最终爭取的是什麼?  今次運動在對手犯錯之下, 嬴了很多的籌碼, 我們的著眼點應該超越修例.  理想的結果是讓北京知道香港人民的力量, 壓制得太緊會帶來很大的反嚮, 得不償失.

不說權謀, 說良心, 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完美城市,修例之前不是,修例之後也不是,為什麼要那麼急修例呢, 事有緩急之分。  不要為了面子犧牲了下一代.



(2019614日刊登於明報)


1 comment:

  1. 你好,看了你的文章,请问我如何在线看到CDX.NA.IG 或者CDX.NA.HY当天收盘以后的指数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