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8, 2017

中國綠色債券市場暴噴的一年


2015  12, 195個國家在巴黎簽訂了有關全球碳減排的協議, 簡稱COP21(Conference of Parties 21), 因為巴黎協議是參與國第21輪的協商.  COP21的簽署國同意要在2030年至2050年期間, 將全球的氣溫回復到與工業革命前的溫度增幅不超過2ºC.

中國近年的環境污染屢遭人詬病, 甚至有人提出要遷都.  中央政府預算每年花費2萬億(人民幣。下同)改善環境.  國家“吹雞”, 銀行、民企及國企都狂發綠色債, 2016年中國綠色債券的總發行量是2,000, 令中國一下子躍升成為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之首. 當然什麼叫綠色債券可以是很含糊的, 不排除有些是舊債再續, 只是重新定名, 實際上沒有新的資金投入市場.  然而, 我相信中央利用綠色金融來改造環境的決心是真實的.

早至2007, 世界銀行已經鼓勵機構投資者在投資組合中設立綠色投資, 歐洲國家是先行者, 美國比較落後, 美國即使在特朗普上台前, 民間很多人都相信所謂全球升溫, 只是環保人仕製造出來的“狼來了”.  歐洲很多基金有明確綠色投資名額, 苦於找不到合資格的項目.  理論上, 如果我們將亞洲或者中國的綠色項目安排到歐洲融資, 不就是水到渠成嗎?   然而, 由於中國對綠色債券的監管仍然處於一個混沌階段, 得不到投資者的信心.  我甚至接觸過一些歐洲綠色債券基金, 明確表示不會購買中國國企的綠色債券. 

香港過去發行了多宗的綠色債券, 較出名的發債體包括地鐵和領展, 這些債券因為發債體穩舞, 都很暢銷, 但投資者並沒有因為是綠色債券而接受一個較低的息率,  所以, 很多發債體對綠色債券的態度是可有可無. 

發行綠色債券比發行普通債券需要多一重功夫, 首先要說明資金的用途、發行後的規範和監管, 之後每年發債體還要呈交報告, 向投資者解釋投資項目的進展, 報告亦需要第三方進行審核(雖然迄今為止, 我仍未聽過如果發債體被審核為不合格的後果是如何).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 背靠中國大陸一個那麼龐大的綠色債券市場, 應有機會發揮它樞紐作用的, 包括像開發H股市場一樣, 將大陸企業的融資行為規範化.  如果綠色債券的發行可以通過香港提升品質, 將有利吸引環球投資者. 再加上香港積累了那麼多年的全球分銷網絡.  此外, 亦可以大力發展綠色債券的配套, 例如綠色基金又或專門針對碳排放的審計公司().   然而, 短期看, 這機會卻受制於內地“水浸”和人民幣看跌, 企業一般都延後發離岸債的安排.

()                          利益申報 - 莊陳有和黎廣德創立了一家為企業提供減排方案和ESG報告(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的顧問公司叫“低碳亞洲”(Carbon Care Asia), 我是他們的股東和董事.           

(2017427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April 26, 2017

金融市場無視朝鮮衝突


最近,WWIII一詞成了網上熱搜。世界上有些事情很容易弄假成真:港獨如是、泛民建制大和解如是、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如此。

二次大戰後, 地球經歷了歷史上最漫長的和平階段,今天,支持世界難逃大戰的人說:從來沒有一個全球的領導勢力,未經戰爭洗禮而被取代,中美關係最終必是凶終隙末.

我倒是相信人類文明是向前走的,以殖民地為例:相對一百年前,今天強如美國亦無可能在其它地方建立殖民地。此外,跨國界機構例如聯合國及歐盟等,相當程度上減低了大規模衝突的可能性。另外一個原因是人民富起來,中產階級是最怕死的,忙着供樓的人是不會上戰場的。

朝鮮問題涉及美、俄、中、日、朝、韓六國,六方會談始自2003年,經歷過6輪會談後,2009年北韓單方面宣布退出。今天有能力並且會主動啟動戰爭的只是北韓或美國。北韓如果先啟戰,,美國必定反擊,金氏王朝肯定三世而終;中國長期以來可以是朝鮮緊張狀態的受惠者,因為美國要爭取中國的支持,在其它交涉上便會讓步;南韓在整個衝突上就只有downside,沒有upside;日本也許以藉機重整軍備;俄羅斯迄今是一個隔岸觀光的漁人,希望可以執死雞。最後關鍵是美國去與不去,這可能是特朗普一念之差,如果特朗普相信美國(本土)真的受到威脅,而又堅信美軍可以一舉殲敵,他才會先發制朝。

從國家整體利益的角度看,我看不到有什麼原因,北韓或美國會啟動戰爭。
歷史告訴我們,然而, 當權者和他代表的國家的利益往往並不一致,啟動戰爭者往往是違背了民,這就是為什麼民主國家是相對比較難以啟動戰爭的。然而,特朗普好大喜功,常常自誇美國軍事實力了得。

論軍事實力,美國是現今世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二次大戰以還,它是唯一長時間實質參與戰爭的國家,有人甚至相信美國間歇性要發動一些小規模的戰爭,以花掉一些快將過期的武器,例如近日,美國在阿富汗首次投擲了開發了二十年的炸彈之母“MOAB”

炸彈之母的正名是GBU-43/B大型空爆炸彈( Massive Ordnance Air Blast Bomb),是一款超大型全球定位系統導引自由落體炸彈,能產生相當於11黃色炸藥破壞力,是美軍所有非核子彈藥中噸位與威力最高的一款,主要用於破壞地下碉堡,引爆時破壞半徑可達1.6公里,並將半徑300500公尺之內的氧氣燃燒到只有1/3濃度。MOAB因重量與體積關係,無法採由一般的戰機掛載,需由C-130「力士型」運輸機投擲。電子化替戰爭的殘酷披上了糖衣,我們在電視上所看到的是炸彈之母像電子遊戲打怪獸擊中目標,看不到瓦礫底下究竟有幾多具粉碎了的屍體。

當新聞報導美國航母卡爾文森號不是像特朗普說般駛往朝鮮半島,而是駛往澳洲和當地海軍演習時,我急忙在Bloomberg 上搜尋KOSPI(韓國綜合指數)的put(認沽合約),看看它的價錢和vol skew(引伸波幅偏向),從價格上看,市場是完全否定韓戰發生的可能性。

(2017424日刊登於蘋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