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0, 2017

一個非本土主義者的哀鳴


我絕對不是一個本土主義者, 我甚至希望香港人的定義是動態的, 隨著時間有新移民加入,令這地區生氣勃勃, 但是我也感受得到傳統香港人被邊緣化的危機.
首先,定義什麼是香港人? 已經很好功夫,  是用香港身份證上面有多少粒星? 出生地方?  什麼時候移民到香港?  廣東話純不純正 ? 定義之廣, 可以由香港原居民乃至剛剛申請成功的投資移民. 但是,  我們真的能夠堅持理想而完全沒有親疏有別嗎? 尤其是當特區政府並沒有移民政策的主導權,  政府又怎能不設一防火牆以缓和社會矛盾.
金融和地產是香港人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行業, 亦曾經為香港製造大量財富. 但我們試看近期的新聞頭條:-
l   大陸地產商在香港賣地場上勇猛出手,過去兩年投地的總資金比傳統本地地產商多出一倍有餘;
l   中國物流業的龍頭順豐速運決定捨港在深圳借殼上市, 因為A股估值遠比香港高, 大股東王衛身家一下子暴升至180億港元, 牌面上甚至超越李嘉誠, 在中國富豪榜排名第三位;
l   港人港地的買家大部分是新移民和大陸背景
l   續有本地持牌金融機構被大陸資金高價收購.

看來金融和地產兩大板塊染紅已經是water under the bridge,再看其他新聞總理李克強中重提粵港澳大灣區概念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很快出台李克強在人大記者會宣佈在今年內推出『債券通』, 加強陸港兩地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 陸港融合的火車早就開出了.
早時,有京官提醒港人, 港的GDP很快便會被深圳追過如果以總量計這事情最終都會發生因為深圳的地方和人口都比香港大而且一直在擴張中但這話等同說大陸的GDP會比香港特區大是沒有意思的我們要看的是人均GDP, 這方面香港仍然是遠遠領先於深圳再者, 早些時候有內地調查將香港作為一個創新城市的排名首位給了深圳, 雖然很多人質疑這調查的可信度, 但不少香港人讀後當然覺得不是味道. 但從大處方面想去斟酌誰比誰強是沒有意思的我們應該要自求多福

我有一好朋友跟中聯辦很熟他告訴我西環和很多北方的想法是我們需要的只是香港的架構,香港人對我們來說是不大重要能夠達到民心歸向固然好沒有亦無妨事實真是的是如此嗎?香港值錢的只是我們的硬件嗎? 文明是一觸摸不到的東西就像我們生存所需的空氣一樣沒有了文明整個社會剩下的只是一座死城而已.

(20174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