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5, 2014

何頻眼中的香港

的大陸政治新聞啟蒙是上世紀80年代《明報》丁望主編國情版早年, 大部份香港報紙的大陸政文章, 作者都帶點遺民心態 1949流落香港的內地文人, 因為受個人經歷影響, 都帶點主觀的政治包袱甚至是偏見, 他們包括司馬長風、項莊、沙翁(倪匡)和金庸.  

90年代, 尤其是六四之後, 出現了一批新的流亡海外的大陸知識份子, 很自然, 他們也成了國情專家.   由於是在中共建國後長大, 看事情有他們的一套, 更能反映新一代的看法他們出版的刊物也風行一時, 據說有些甚至成了內參的讀物, 當中比較著名的要算是《多維網》和《明鏡》系列的作者和創辦人何頻和高新踏入新世紀, 大陸人到海外旅行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 這些國內看不到的禁書都成了他們的獵奇讀物, 甚至是手信.   特別是有關領導人的生活(或性生活), 畢竟偷窺是人性.

發展至今, 在大陸遊客必到的購物區如銅鑼灣、尖沙咀, 甚至機場, 這些《習……私聞》、《李……不為人知的傳記》已經成行成市, 內容翻炒又翻炒, 有書也有雜誌, 售價依然高俏何頻的文章我讀得不少, 比起大部份的東施效颦, 水平仍是高的但是多年之後, 要說的都說過了, 觀點難免有點重覆, 但整個立論系統我仍然是認同的.   何頻不知是否年紀漸長, 近日主張沒有那麼偏激.   他在近作《可以確定的中國未來》提出: 中國最終一定會走向民主, 而且不用通過暴力

何頻1965年生於大陸, 17歲開始從事新聞工作六四期間被中共指控在北京飯店提供消息予香港報紙記者出國後, 1999年在加拿大創辦《多維網》, 後來因為和合伙人意見不合離開, 創立《明鏡》, 集網上網下媒體於一身.

他說: “感謝中宣部, 它使《明鏡》出版的刊物在大陸成了珍稀物品我不想將《明鏡》做得很大, 也不想它成為領域的領袖, 做大犧牲太多自尊, 我只想做一個共行者、嘗試者”.

“有一天, 我這本書會被丟進垃圾堆, 因為這本書討論的只是文明社會的一些基本要求, 對子孫們沒有多少價值, 他們也不會理解我們曾經生活在這麼的一個年代!
香港在中國走向民主中扮演的角色何頻也有他的看法:“香港是內地人的避難所、自由的彼岸、民主的所在地, 但卻不是中國民主的導航, 因為香港從來沒有意慾去代表國家(反之, 受挫折時會出現一些去中國化的港獨思想).   香港有的是高效率卻自我太監化的行政系統、道德化而缺乏洞察力的反對派和張牙舞爪的左棍”.

“香港的殖民地背景被一些自稱愛國人仕視為歷史的羞恥事實上, 香港給中國人獻上的是可以遠眺西方世界的窗口, 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超過中國任何一個城市.   今天, 香港又是中國的一個政治特區, 有充分條件實行民主, 成為中國政治文明的先行者正是因此, 我們賦予香港更高的期待, 香港需要更深厚的文化思想資源、需要有洞察力的媒體人、需要有寬廣視野的政治領袖、需要更多有獨立判斷力的市民, 以免中國的民主希望擱在香港的淺灘上”.

看香港的政制爭拗和經濟發展, 如果能夠戴一頂中國人的帽子, 是比較容易釋懷 - 這是我說的.


(2014125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January 20, 2014

我和陳光標的共通點

我和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最地位祟高的慈善家、道德領袖…..(下省30)陳光標先生, 有一個共通點, 我倆都和猶太人合作愉快

在中國很很出名的慈善家兼富豪陳光標最近又再登上報章頭版, 原因是陳先生不請自來提出收購《紐約時報》, 當《紐約時報》的大股東一口拒絕之後, 陳先生將收購目標轉向《華爾街日報》陳光標接受CNN訪問時說:“我和猶太人合作愉快”.

猶太人在美國商界勢力龐大, 無孔不入, 所周我有一好朋友從事時裝業, 幾十年來跟隨過不少猶太人老闆, 他對猶太人的精明特別有體會他說傳統猶太人的智慧都是從猶太教堂(Synagogue)裡聽拉比〔Rabbi,猶太教教士〕傳授得來的.  

以色列立國之前, 猶太人經歷了接近二千年顛沛流離的日子朋友就猶太說他們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就會研究有什麼生意可做跟中國人一樣, 經商的因子在他們的血液裡.   外國人對猶太人做生意的評語一般: 公平卻一分不讓.  

與猶太人打交道, 我亦有第一手的經驗.   很多年前, 我在加拿大投行的交易室工作, 主管一個小團隊負責開發量化模式進行交易, 通過風險對沖(risk arbitrage)來謀利.   團隊中有一比較資深的猶太人叫Izzy, 是計算機工程博士, 醉心當交易員

有次, 銀行要在短時間內推出一新的交易模式, 需要找人寫程式, 但內部人手不足, 打算向外招聘臨時工.   Izzy向我提出將整個工作都包攬下來, 我再三問是否可以在一個星期內將整個程式寫好, 信心滿滿地告訴我不用擔心.   果然在一個星期內他已經將程式寫好, 經過試用合格成功上線, 所花的時間和費用比預期少.   隔了段日子, 我再問Izzy究竟他找什麼人來寫這些程式他告訴我這些都是他週在教堂面的弟兄所寫的

Izzy混熟後, 他告訴我很多猶太圈子的生活絮聞.   我覺猶太人非常重視家庭, Izzy有陣子甚至覺得家族給他很大的壓力, 包括他的感情生活, 聽上去有點像粵語長片般裡的“相睇”

上世紀90年代中, Izzy後來和我共同發表了一篇關於可轉債(convertible bond)計價, 刊登在行內著名的《Risk Magazine(風險雜誌), 後來並收錄在一衍生工具專輯《Over the Rainbow : Development in Exotic Options and Complex Swaps》裡, 同書的作者包括鼎鼎大名的Fisher Black.   我們的論文提出用二原模式(2-factor model)用股票和利率兩個元素來推算可轉債的價值, 內容皮毛, 濫竽充數, 應時而生而已.   


20年之後, 發行可轉債成了我現在的主業當然這些數學模式現在都不管用, 發債公司老闆是否可靠, 遠比股價波幅重要.  


(2014120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January 10, 2014

數碼革命的犧牲者

這篇《一瓢集》是2014年的首篇, 在此謹祝大家新年更勝舊年!    新年甫始, 不能免俗, 我也來一篇世界大趨勢分析, 想談的是數碼革命的長遠影響野人獻曝, 讀者不要見笑

上世紀初, 工業革命釋放了大量原本從事農業的人力資源, 美國的冒起亦是得力於此.   今天在美國從事農業的人口只有4%, 但是因為技術了得, 仍然是農產品的淨出口國家一百年後的數碼革命催生了互聯網, 對人類的影響又會是怎樣?

數碼革命對整個人類的影響是正面的, 但卻未必人人受惠跨國大機構沒落、人力市場的重新洗牌、貧富懸殊加劇、 都是因為數碼革命引發的paradigm shift.    

先說跨國大公司的沒落.   科技令訊息傳遞的成本下降.   跨國公司過往的成功, 規模效益起著很大作用, 過去國與國之間的資訊流通不發達, 跨國公司的標準化大量降低訊息管理費用.   但是, 隨著創業成本下降, 愈來愈多大衛跑出來挑戰歌利亞展望將來, 這世界會出現更多創業者.   互聯網世代的特色之一是, 只要有一好的商業構思, 要成立公司只是一個晚上的事情.  

數碼革命亦大幅提升了消費者的權力,百思買( BestBuy)和巴諾書店(Barnes and Noble)等傳統商戶已經淪為產品陳列室消費者毫無歉意地走進這些店, 把玩電器或圖書一番後, 再用智能電話向網上商戶落單, 已經是常態.

但是, 跨國公司衰落並不代表社會愈來愈平等.   反之我相信貧富懸殊會愈來愈嚴重, 其中一個原因是科技令大量的中層管理人員消失未來的工作需求會日趨兩極化, 一就是變成專業人材或創業一族不然就只可以找到一些底層的服務性行業未來的人力市場要作出很大的調整.   我覺得很多國家的政府, 仍然未能掌握這轉變, 舉例說: 社會是否仍然可以承受那麼多的大學畢業生呢?   更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及早灌輸現實給這批被過度教育的大學畢業生.   如果期望與現實的差距持續, 社會上年青人的怨氣便會愈來愈深.   金融海嘯後, 美國出現無就業增長, 這是一個遲來卻很清晰的警號.   在南歐, 很多三十歲出頭的失業壯年可能此生都找不到一份他們早前擁有的理想職業.  

不單是管理職位流失, 傳統的製造業亦會隨著生產自動化和保護主義抬頭.   減少對工人的需求通用電器(GE)已經重新在美國生產『白貨』(雪櫃及洗衣機等家電), 供應本土市場但與半個世紀前不同, 這些生產線靠的是機械人.    中國可能是最後一個靠出口崛起的國家


數碼革命可以是順流, 亦可以是逆流年輕一代如何利用潮流, 而不是被潮流淹沒, 影響至大.

(2014110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