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0, 2014

數碼革命的犧牲者

這篇《一瓢集》是2014年的首篇, 在此謹祝大家新年更勝舊年!    新年甫始, 不能免俗, 我也來一篇世界大趨勢分析, 想談的是數碼革命的長遠影響野人獻曝, 讀者不要見笑

上世紀初, 工業革命釋放了大量原本從事農業的人力資源, 美國的冒起亦是得力於此.   今天在美國從事農業的人口只有4%, 但是因為技術了得, 仍然是農產品的淨出口國家一百年後的數碼革命催生了互聯網, 對人類的影響又會是怎樣?

數碼革命對整個人類的影響是正面的, 但卻未必人人受惠跨國大機構沒落、人力市場的重新洗牌、貧富懸殊加劇、 都是因為數碼革命引發的paradigm shift.    

先說跨國大公司的沒落.   科技令訊息傳遞的成本下降.   跨國公司過往的成功, 規模效益起著很大作用, 過去國與國之間的資訊流通不發達, 跨國公司的標準化大量降低訊息管理費用.   但是, 隨著創業成本下降, 愈來愈多大衛跑出來挑戰歌利亞展望將來, 這世界會出現更多創業者.   互聯網世代的特色之一是, 只要有一好的商業構思, 要成立公司只是一個晚上的事情.  

數碼革命亦大幅提升了消費者的權力,百思買( BestBuy)和巴諾書店(Barnes and Noble)等傳統商戶已經淪為產品陳列室消費者毫無歉意地走進這些店, 把玩電器或圖書一番後, 再用智能電話向網上商戶落單, 已經是常態.

但是, 跨國公司衰落並不代表社會愈來愈平等.   反之我相信貧富懸殊會愈來愈嚴重, 其中一個原因是科技令大量的中層管理人員消失未來的工作需求會日趨兩極化, 一就是變成專業人材或創業一族不然就只可以找到一些底層的服務性行業未來的人力市場要作出很大的調整.   我覺得很多國家的政府, 仍然未能掌握這轉變, 舉例說: 社會是否仍然可以承受那麼多的大學畢業生呢?   更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及早灌輸現實給這批被過度教育的大學畢業生.   如果期望與現實的差距持續, 社會上年青人的怨氣便會愈來愈深.   金融海嘯後, 美國出現無就業增長, 這是一個遲來卻很清晰的警號.   在南歐, 很多三十歲出頭的失業壯年可能此生都找不到一份他們早前擁有的理想職業.  

不單是管理職位流失, 傳統的製造業亦會隨著生產自動化和保護主義抬頭.   減少對工人的需求通用電器(GE)已經重新在美國生產『白貨』(雪櫃及洗衣機等家電), 供應本土市場但與半個世紀前不同, 這些生產線靠的是機械人.    中國可能是最後一個靠出口崛起的國家


數碼革命可以是順流, 亦可以是逆流年輕一代如何利用潮流, 而不是被潮流淹沒, 影響至大.

(2014110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