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5, 2016

特朗普志不在白宮



在美國住了三個星期,每天電視上都看到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的消息,我訂了數張美國報紙的網上版,包括《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他們的政治新聞和評論每天像雪片般送過來,坦白說,作為一個外國人, 我看這些新聞實在看得有點膩。《華盛頓郵報》與《紐約時報》再加上《華爾街日報》, 是美國最俱影響力的三大報,兩者立場中間偏左。《華盛頓郵報》過往支持奧巴馬,2008年被亞馬遜的創辦人貝索斯(Jeff Bezos)以25千萬美元(下同)收購。

特朗普這位另類參選人近選情看漲,根據最新的調查報告,在前五名共和黨參選人當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以34.5%領先,拋離排名第二的克魯茲(Ted Cruz)近20個百份點。而當初的熱門參選者喬治布殊的弟弟佛羅里達州長謝夫布殊(Jeb Bush) 的支持度則不足5%。最近,茶黨女王前副總統參選人佩林公開支持特朗普,令特朗普對超保守派選票更有把握有人認為特朗普的日是共和黨的黃昏,因為特朗普的黨外民望甚低,難撼架民主黨的對手。

我有一個很個人、很主觀、很破格的想法:特朗普最初參選的目的並不是入主白宮,而是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特朗普並沒有什麼政治理想,迄今為止,他提出的政策像禁止回教徒入境和在墨西哥邊境建圍牆,都是嘩眾取寵,爭取眼球而己,更令自己絕於中間派選民,不利大選。特朗普是聰明人,這道理他豈不明白,只是作為一個生意人,他的目的是推銷自己, 爭取最多的鎂光燈。特朗普過往非常緊張傳媒對他身家的估計,他認為自己的身家遠比傳媒估計的為高,有傳媒因此和他鬧上法庭。

名氣在美國這個商業社會是有價有市的,只要出名,寫書演講合約會源源不絕,美國從政者收入甚低,奧巴馬總統的年薪比我們特首還要低,但為什麼仍有那麼多人做逐臭之夫呢?其實只要你的名字一旦走入平民百姓家,成為政治明星,市場價值是很可觀的,試看現今美國政治人物的演講收費便知道。

根據美國電視台ABC的一項調查,美國政壇明星:包括克林頓夫婦、前聯邦儲蓄局局長伯南克和前財政部長蓋特納, 演講費都在20萬以上,特朗普曾經宣稱他的演講費超出100萬!對能言善道的政客來說,在講壇上東拉西扯幾十分鐘是稀鬆平常事,小布殊退任後,據聞就曾出席演講會超過200次,每次收費1015萬,算起來亦很可觀。茶黨女王佩林當紅時,演講費亦達10萬,連克林頓的獨生女切爾西(Chelsea Clinton)也收75千。

特朗普的選程一步步走過來,我不排除他現在的想法可能改變了,覺得白宮之位是在射程之內,何妨去馬。很多外國人取笑美國政壇為什麼會弄出一個大混混競選總統(英國國會最近辯論應否禁止特朗普進入國境!),一個不留神可能真的入主白宮。當年喬治布殊以數百票之差在佛羅里達州僅勝民主黨參選人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有論者認為小布殊的當選改變了美國的外交政策,對世界釀成不可挽回的災害。這事短時間難以定斷,然而美國容許一位能力和眼光都只是一般的人當總統而不至國,從另一個角度看,何嘗不是對制度的肯定。


(201612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由零式戰機談起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去年12月底的一宗商業新聞; 日本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開發戰後日本首項商用噴射客機MRJ(Mitsubishi Regional Jet)遇到一障碍, 需要將交付日期推遲一年至2018.  三菱之前獲得超過400架的訂單, 這次延遲交付有可能會響客戶的信心.  90座位的MRJ造價約4,000(美元。下同), 整個研發總共花了15萬億, 採用先進物料以減低耗油量, 最遠程的航程可達3,300公里.  這種中短程的支線噴射客機, 因其低操作成本和低嗓音,世紀初被認為是商用飛機市場中的肥肉, 三菱重工亦是在那個時候開始開發這種高性能中小型噴射機. 三菱的競爭對手包括巴西航空工業公司(Embraer S.A.)和加拿大的龐巴廸公司(Bombardier).

提起三菱重工, 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名震寰宇的零式轟炸機製造商,  零式轟炸機1937年的巴黎博覽會首次面世, 其操作靈活性, 震驚四座.  之所以被稱為零式是因為它正式服役是在日本皇紀紀元2600, 所以便以該年號的最後兩個位數字命名.   它是日本皇軍二次大戰的主力戰機, 原先設計是單座位戰機, 由戰艦盛載, 空戰格鬥能力強, 大戰初期, 成為盟軍的死敵, 殺敵率曾髙達121 .  到了二戰後期, 盟軍的機師開始摸熟了零式的戰鬥方法, 由於零式戰機著重輕盈, 很難載負大馬力引擎, 慢慢被重裝甲大引擎的盟軍戰機趕上.

說到航空母艦, 中國的遼寧號一直被受海外關注.  這艘由澳門商人從俄國海軍買下來輾轉運到中國海軍手上的舊戰艦, 被認為是中看不中用, 而且中國海軍最缺乏的是戰機升降技術, 這一方面遼寧號未必能夠配合得上.  但是, 去年12月底中國國防部正式宣佈中國正在建造一艘全自行硏發的航空母艦, 這艘航艦排水量為5萬噸級, 採用常規動力, 配備15架艦載機, 採用滑躍起飛.  雖然排水量和遼寧號相若, 但發言人稱內部結構和配設都會大大不同.
  
中國大力擴展軍力, 令鄰國尢其是日本憂心忡忡, 海外軍事評論家認為, 單論質素, 日本海軍目前仍然是優於中國, 但假以時日, 中國軍力會以量補質。習主席最近重組解放軍架構, 令軍權更集於中央, 是新中國建國後最大的一次軍改。窮兵黷武始終都不是國家之福, 希望這些飛機戰艦永遠都是看護門口的石獅子, 只看不用。

(2016121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January 18, 2016

都是長官意志惹的禍




近日的很多新聞再次顯現中國很多官員仍然活在長官意志主導的穴居  

先說出師未暫身先死的熔斷機制. 對於政府干預股市,我是完全沒有道德判斷的,關鍵只在於是成效與否。在這個為官艱難的日子,不做固然被人臭罵,做亦被梳化上的教練指指點點。

是行之以久的個別股票10%漲跌停板機制,抑或是這次中國證監會匆匆推出的熔斷機制,在國外其它市場,都有先例。一般是兩取其一, 者都用,卻是疊床架屋。美國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股災發生後,推出熔斷機制,觸動機制的三個跌幅分別是7%,13%和20%。 觸動7%時,停市15分鐘;觸動13%時,再停市15分鐘;觸動20%便全日休市。 中證監之前推出的機制是跌5%先停市,15分鐘之後復市,跌至7%便全日停市。在中國那麼波動的股市,用類似美國市埸的波幅,又是否合適呢? 更重要的中國政府面對的是盲流般的大媽, 和美國的市場的參予者, 截然不同

這次中證監越做越亂,有人質疑政府並沒有適當地和市場人仕溝通亦有可能是業界近來被中證監折騰得半死不活,就算有諮詢亦不敢說真話,只是唯唯諾諾,敷衍了事。官員與人民的關係不應該是上倨下恭,亦不應該是貓捉老鼠,應該存在一種半合作半拉鋸的狀態才是健康的。  

另一宗新聞是銅鑼灣書店五位東主連負責人連環失蹤, 事件惹來香港全城白色恐怖。北京官方《環球時報》提出“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共產黨有《環球時報》這一喉舌,實在再不需要敵人。很多人現在估量事件是一些擦鞋官員擔心習主席的名聲受損,所以出此非常手段。亦有人將事件視作黨內的權力鬥爭的餘波,習大大要將令計劃的一撮人完全摧毀。這些挾持手段在國際上CIA和以色列特工屢做不爽,但人家都很著意將社會應控至最低,一定是低調進行,官方喉舌更加不會加以評論。但是祖國的官覺得道理在自己一方時,便覺得不用向人民解釋,別人做暗事,會在後巷裡做,中國的官卻有恃無恐地在別人眼底下的曬髒衣

帶一提,銅鑼灣書店是我常常打書釘的書店之一,因為接近銅鑼灣鬧市,我太座在做頭髮或購物時,正好給我消磨時光。李劼著的《中國文化冷風景》,初看令我震憟,也是書店店長林榮基介紹我的,希望舊友很快便可以平安回來。  

第三件值得一提的新聞是復星集團的董事長郭廣昌上月被司法機構邀請協助調查,短暫失去聯絡,事發後整個大陸的網上新聞都被洗版。事情快閃,郭廣昌未幾便現身復星集團的一個公開場合時,並且獲得與會者的熱烈鼓掌。事件令我禁不住再以香港作為文明指標,香港的廉政公署經常邀請城中名人協助調查,市民習以為常都不會大驚小怪,被邀請協助調查者並不一定代表他會變成被告,但郭廣昌失蹤事件中,官方既沒有出來澄清,民情倒像瞎了眼的蝙蝠般通通往牆上撞

執筆時是115日週五上午,隔夜港息飊升,有行家問會否是97金融風暴的翻版,我覺得機會很微,原因是今天民間不論是銀行或對沖基金的財力,相對起政府的有形無形的勢力,已不比當年。

後記: 台灣大選, 一如所料民進黨大勝, 蔡英文在謝票時說: 「我們要謙虛, 謙虛,再謙虛.  


(201611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