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1, 2016

我的聖誕假期


我家18歲的家喬和15歲的家予都在美國唸寄宿學校,今年因為家喬要申請入大學,年底前要寫完很多大學問卷,所以便取消了慣常的滑雪假期,整家計劃留在香港渡耶誕,我還特意訂了一棵小松樹作聖誕裝飾,孩子們原定1219日上午一起抵港,18日中午我在辦公室,秘書轉來電話,說家喬學校有急事要跟我聯絡,但基於保密理由,詳情要直接跟我說,原來送家喬往機場的車,路上遇上意外,家喬受了重傷,急症室的醫生在電話裏也不是說了很多,只說家喬頭部受了傷,入院時已經昏迷,正在深切治療部搶救,情況尚算穩定我和太太很快便訂了第二天的班機往美國,這中間的12小時,我倆自然心急如焚,只能和醫院保持聯絡,接下來租車、安排酒店、在地圖上找醫院的位置,簡單安排了一下公事,想到家喬的狀況,心裏因為沒底所以更是忐忑,但是要做的事情還是做了19日週六,在機場接了家予,她很奇怪為什麼哥哥沒有趕上了這班機,撥電話亦沒有人應,跟她解釋並且簡單安頓了家予之後,我倆便上路,往紐約飛機航程約15小時,再從肯尼迪機場開往羅德島(Rhode Island州會普維登斯(Providence)的醫院,車程也要3個多小時,到了醫院已是晚上11時多。

我們看到家喬的第一眼,他剛從深切治療部轉到普通病房,還在昏睡狀態,見到平日生龍活虎的他,趟在病床上,浮腫的臉上帶着剛縫合的傷口,難免心痛,聽到醫生說沒有什麼大問題,應該可以完全康復,算是比較安心,家喬一直到聖誕前夕才慢慢清醒過來,剛醒來時仍是說話不多,很渴睡。 羅德島綜合醫院(Rhode Island General Hospital)是州內最大的醫院,創建於1863年,也是鄰近布朗大學的實習醫院,設有全國一級的意外救緩中心( Level 1 Trauma Center),家喬卧病的日子,有不同的專科醫生來替他做檢查,美國的醫院都是私營的,收費一點都不便宜,所以大家都需要醫療保險。家喬算是身體底子好,復元得很快,元旦前還能夠抖出精神將尚未完成的大學問卷做完。
福禍無常,人生難免遇上意外,事情發生了,與期追究幸與不幸,或責問上天為什麼發這張牌給自已,倒不若整合當下環境,看看餘下的牌怎樣打。家喬出事後,我身邊很多事情的優先次序都被打亂了,在醫院的這段日子,很多緊逼的事情都變得不緊逼,過了幾天,家予從香港飛來美國和我們會合,一家四口倒是難得的聚在一起,過了一星期的清靜日子,已經很久沒有渡過這樣的聖誕。
今週返港,重新投入工作。2016年,股市以大熊市開局,市況混亂,大家都在找尋新的方向,市場發展有如人生際遇,只能往前看,每天都是一個新的佈局,不用太着緊錯失了什麼機會或過往的入貨價是多少。圖表派喜歡在歷史中找尋未來,本着的是資金在不同價位供求的玄機,我倒覺得有陣市場經歷過模式轉變(Paradigm Shift)之後、過去的高低位是沒大意義的,盡信chart不如無chart

家喬下週開始遂漸恢復上課,週末我打電話安排園藝公司將快要枯黃的小松運走,多一個月又屆春節。


(20161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