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8, 2009

基金行業的兩極化

美國著名互惠基金Vanguard Funds的創辦人伯格(John Bogle), 最近接受Financial Analyst Journal的訪問, 這位指數投資教父一方面表達他對今次金融風暴的看法; 另方面亦對基金經理甚至於整個基金行業提出很多批評.

未談伯格的意見前, 先要了解他的背景. 1951年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 伯格便加入基金行業. 1974年他創立Vanguard Funds基金; 在1975年創立全球第一只零售指數基金. 在他領導下, Vanguard曾經是世界第二大的互惠基金, 僅次於富達. 他現在已經退下基金管理戰線, 但仍是一個很活躍的金融時事評論員, 他談投資的書亦很暢銷.

伯格一直在鼓吹: 基金收費要便宜、不要過份追捧往績、不要盲目相信基金經理明星、投資要走長線、不應持有太多基金…. 凡此種種, 都和指數基金的特點, 不謀而合. 指數基金和傳統基金的分別是管理費低廉, 着重的是分散風險和市場代表性.

伯格認為, 隨著投資市場蓬勃發展, 基金經理作為投資代理人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五十年前, 股票市場的交易百分之九十二是來自個人投資者, 機構投資者只佔百分之八. 今天, 市場上超過四分之三的股票是由機構投資者所擁有. 這些機構投資者, 很多都只是關注短期股票價格的上落, 而不是真誠地以一個公司股東的身份去衡量公司的長遠價值. 尤有甚者, 他們將自己的利益 - 資產管理規模和管理費收入, 凌駕在基金投資者利益之上.

伯格對互惠基金的另一個批評是 – 交易過頻. 他估計如今互惠基金的平均交易量是基金資產值的80%, 亦即是說平均擁有股票的持有期是十五個月, 伯格入行時, 平均股票的持有期是六年, 基金經理那麼短線, 自然不會花時間去硏究公司的企業管治.

基金經理和投資者的利益是否真的是南轅北轍, 投資者是否真是那麼長線, 抑或失敗的投機被迫變了長線的投資? 這些都是具爭議性的.

這次的金融風暴, 令很多投資者對基金經理的實際價值重新估量, 市場上很多基金經理都被質疑為搭大牛市的順風車. 事實上, 很多成功的互惠基金近年亦變了作一部推銷機器, 基金經理的價值惹人懷疑.

Insead發表過一份研究, 指出未來基金行業會趨向於兩極化. 基金的賣點就是收費便宜,模擬市場整體表現, 不然就是追求絕對收益(absolute return), 提供一些一般投資者接觸不到的市場或投資方法.

展望基金行業的未來; 信亞發(Alpha)註存在的, 就買透明度高、收費合理的對沖基金. 不相信亞發的, 就買指數基金或ETF好了.


註 非系統性市場收益(Non-systemic return)



(於2009年5月28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May 20, 2009

如何監管監管機構

如何監管監管機構是一個萬年青的問題. 我們任總頭上外匯基金咨詢委員會就老是被人家批評, 也實在難為了他! 在美國, 金融監管者和銀行的千絲萬縷關係, 近日亦屢被傳媒大做文章.

現任美國財長蓋特納, 前身是聯邦儲備局紐約分局局長, 和華爾街眾銀行大班交往甚密. 紐約時報早時將其社會人脈來個大追蹤. 其實, 作為監管者的紐約聯儲局和被監管的銀行, 中間就像隔了一度旋轉門般. 蓋特納早兩任的局長, 後來都當上投行高管, 接蓋特納任的是來自高盛的杜德利(William Dudley). 而前財長保爾森出手打救AIG(高盛是AIG信貸衍生合約的一個主要交易對手), 卻任由雷曼兄弟(高盛的競爭對手)破產, 信奉陰謀論的旁觀者, 自然覺得曾是高盛總裁的保爾森是借政府之手來保高盛, 打擊對手 (我個人並不盡認同這意見).

蓋特納不是出身銀行界, 他在克林頓年代任職財政部. 當時的財長, 後來做了花旗高級顧問的魯賓是他的伯樂之一. 紐約時報搜羅了蓋特納任紐約聯儲局長時的工作日程表, 顯露蓋特納經常出席銀行領導的約會. 特別是蓋特納和花旗集團前主席韋爾(Sanford Weill)亦甚多往來. 2007年8月, 花旗前總裁普林斯(Chuck Prince)下台, 韋爾積極推薦蓋特納接任總裁. 雖然這些接觸都是公開的, 根據蓋特納所言, 他當面拒絕了韋爾的提議. 在這“看得見的公正, 才有機會被稱為公正”的年代, 蓋特納過往的身影和一些支持銀行和投行的決定 - 例如2007年5月, 他仍在極力鼓吹銀行有足夠的股本去支持更多的衍生工具活動, 自然為他的清白蒙上陰影.

做監管當然不是修禪, 遠離群眾不一定是優點. 過往很多人都要求監管者和中央銀行家, 能夠做到政治中立的技術官僚(Apolitical Technocrat), 但在這資訊就是權力的社會中, 如果門庭羅雀, 又如何消息靈通, 典型例子莫如格林斯潘. 外貌像老學究的格林斯潘其實是華盛頓雞尾酒會的常客, 政治觸覺非常敏銳. 不然又怎能與不同年代、不同黨籍的總統相處得如魚得水.

高懸的明鏡如果是遠離群眾, 可能亦照不到災難的溫床. 如何在溝通和利益交換中取得平衡, 一字記之曰 : 難!


(於2009年5月20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May 13, 2009

從國產女星看香港金融中心的競爭力

嘉芙蓮丹露是我父執輩年代的法國首席性感女星, 是風騷在骨子裡的那一種. 章子怡, 有機會和她近距離真人接觸的評語是:“何艷之有?”. 3月份美國名利場雜誌(Vanity Fair)讀者投票選出全世界最美麗的女星. 嘉芙蓮丹露的得分和章子怡一樣, 分別得到百份之二的票數, 和近期紅得發紫的碧昂絲(Beyonce)得分一樣. 名模凱特摩絲(Kate Moss), 麥克法森(Elle MacPherson)及女星桂莉芙柏德露(Gwyneth Paltrow)得分都比她們低(見附表).

美麗無一定的標準是肯定的. 寫財經文章的我, 票怎樣投, 更是無關痛癢.

早些時候, 國家提出發展上海在2020年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不少香港人都心頭一震. 香港與祖國大陸競爭力的較量是一個老說不清楚的濫話題. 但我們從微處著眼, 大概可以看到祖國的力量. 大陸女星由劉曉慶到陳沖到章子怡到湯唯, 且不論聲色藝, 單看她們力爭上游的毅力就令人驚嘆! 劉曉慶, 這一個現代版的慈禧太后由演藝界入商界, 即使是短暫的身陷囹圄, 身影過處都顯得霸氣非常. 陳沖這一位勇闖荷里活的前輩女星, 由不懂英文, 演變成美國口音朗朗上口, 下的苦功實在令人佩服. 比較貼市的章子怡, 現在更是中外都紅得發紫. 沙灘裡微波仙子的艷照風波, 縱然惹得一些民粹極端份子痛罵有辱國體, 事情也很快便平復下來(相比起早年趙薇穿著日本軍旗服裝, 己算是從輕發落). 湯唯在《色戒》豁出去的勇氣, 把我們的港產影帝梁朝偉也比下去.

* * *

香港的地位和崛起中或已經崛起的上海應該如何比較; 我的看法是, 從短期看, 兩地的法律、會計及市場開放程度, 仍有很大的差距. 再加上人民幣尚未流通, 香港的角色仍是不可代替的. 中期看, 中國是一個那麼大的市場, 是不是單靠一個金融中心就可以支援全國的商業活動呢? 美國除了紐約, 還有芝加哥的期貨交易所、波士頓的資產管理企業、矽谷的創業基金, 從未聽聞這些城市有身份危機. 當年朱總理的一句“上海是紐約、香港是多倫多”很是震撼人心, 很多港人都不禁自問何時我們已淪為“加燦”(我自己是拿加拿大護照的, 立此申報). 其實香港和珠三角的城市群, 如果能夠開放心靈、真心合作, 憑藉地緣和經濟規模, 本錢還是很深厚的. 長線看, 人民幣終有一天會自由兌換, 資本市場亦會越來越開放, 中央政府會不會將那一大塊肥肉, 獨賞前度殖民地的香港, 大家心裡應該有數. 香港始終是一個服務提供者, 而不是主浮沉的角色. 但如果這個城市的生活質素能夠持續上升, 甚至是國內公認的文化和文明的領導者, 是不是首席金融中心又有什麼要緊?

相對起祖國女星的“勤“和“韌”, 香港藝人在中西文化交流的土壤栽培下, 精粹在於“靈”和“巧”.

附表:- 3月份美國名利場雜誌(Vanity Fair)讀者投票選出全世界最美麗的女星的部份排名結果:-



(於2009年5月13日刊登於信報)

Thursday, May 7, 2009

另類雷曼苦主

銀行業變天, 人浮於事. 一下子, 坊間出現了不少退役i-bankers, 各人有各人的因緣. 有些是上岸做寓公、有些是改邪歸正、有些是放棄、有些做了作者.

寫財經文章要吸引讀者, 大眾想法是: 一是賣學歷; 二是賣行內經驗. 然而, 坦白講, 我自己最想賣的, 倒是文章裡頭的理念和文采. 當然很多時,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作者想賣的不一定是讀者想買的.

那天逛書局, 看到很多講述金融風暴的書籍, 中外都有, 可見出版商的腦筋轉得確是很快. 吸引我注意的是『銀行有罪?』的一本小書, 作者KF是零售銀行的前線客戶服務經理(a.k.a. 銷售員). 作者名字不見經傳, 沒有鍍金的履歷、亦不是什麼董事總經理(彌敦道廣告牌跌下來壓死三個的那種). 然而, 文章卻很平實地道出很多前線職員的哀樂, 亦帶出這次金融風暴的另一種苦主; 這批小職員沒有拿百萬的年薪, 經手的亦不是過億元的項目, 只是亦步亦趨地追逐管理層下達的營業目標, 間中還要迎著笑臉招呼一些不可理喻的客人. 金融風暴爆發後, 昔日客戶反目成仇, 分行的前線員工還要面對不少語言暴力, 是整個生意流程裡面最可悲的一環.

『食得鹹魚抵得渴』, 付出和收獲當然有直接關係, 昔日風光(交數、花紅….諸如此類), 換來今天的煩惱(解釋、受責….諸如此類). 可憐當日得的少, 今天失的多. 出事之後, 誰當白狗、誰當黑狗, 輿論的風怎樣吹, 是術多於法.

銀行銷售手法是否不盡不實, 最終是誰的責任, 眼下監管機構仍在調查中, 且讓所羅門王的事歸所羅門王吧!

純粹從人情的角度看, 我希望大家能夠留點空間, 與人為善, 下次勇者無懼地走進銀行購買投資產品, 並且以無比的耐性完成那冗長的買賣手續, 且不要吝嗇送你的投資顧問一個微笑.

後記

文章諷人亦自諷.

我一直希望能夠對零售部門的舊同事, 表達一些關懷和敬意. 金融風暴爆發之後, 不少現役或退役銀行家,嘗試去為事情解碼(包括在下), 有些甚至換邊做了控方證人. 是迂腐也好, 是念舊也好, 我對知識份子因為環境而改變立場, 很不以為然. 心底裡看不起那些曾經在這行業賺取遠超於養妻活兒的薪水的打工皇帝, 轉頭來用充滿道德的口吻去『替天行道』.


(於2009年5月7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