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7, 2009

另類雷曼苦主

銀行業變天, 人浮於事. 一下子, 坊間出現了不少退役i-bankers, 各人有各人的因緣. 有些是上岸做寓公、有些是改邪歸正、有些是放棄、有些做了作者.

寫財經文章要吸引讀者, 大眾想法是: 一是賣學歷; 二是賣行內經驗. 然而, 坦白講, 我自己最想賣的, 倒是文章裡頭的理念和文采. 當然很多時,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作者想賣的不一定是讀者想買的.

那天逛書局, 看到很多講述金融風暴的書籍, 中外都有, 可見出版商的腦筋轉得確是很快. 吸引我注意的是『銀行有罪?』的一本小書, 作者KF是零售銀行的前線客戶服務經理(a.k.a. 銷售員). 作者名字不見經傳, 沒有鍍金的履歷、亦不是什麼董事總經理(彌敦道廣告牌跌下來壓死三個的那種). 然而, 文章卻很平實地道出很多前線職員的哀樂, 亦帶出這次金融風暴的另一種苦主; 這批小職員沒有拿百萬的年薪, 經手的亦不是過億元的項目, 只是亦步亦趨地追逐管理層下達的營業目標, 間中還要迎著笑臉招呼一些不可理喻的客人. 金融風暴爆發後, 昔日客戶反目成仇, 分行的前線員工還要面對不少語言暴力, 是整個生意流程裡面最可悲的一環.

『食得鹹魚抵得渴』, 付出和收獲當然有直接關係, 昔日風光(交數、花紅….諸如此類), 換來今天的煩惱(解釋、受責….諸如此類). 可憐當日得的少, 今天失的多. 出事之後, 誰當白狗、誰當黑狗, 輿論的風怎樣吹, 是術多於法.

銀行銷售手法是否不盡不實, 最終是誰的責任, 眼下監管機構仍在調查中, 且讓所羅門王的事歸所羅門王吧!

純粹從人情的角度看, 我希望大家能夠留點空間, 與人為善, 下次勇者無懼地走進銀行購買投資產品, 並且以無比的耐性完成那冗長的買賣手續, 且不要吝嗇送你的投資顧問一個微笑.

後記

文章諷人亦自諷.

我一直希望能夠對零售部門的舊同事, 表達一些關懷和敬意. 金融風暴爆發之後, 不少現役或退役銀行家,嘗試去為事情解碼(包括在下), 有些甚至換邊做了控方證人. 是迂腐也好, 是念舊也好, 我對知識份子因為環境而改變立場, 很不以為然. 心底裡看不起那些曾經在這行業賺取遠超於養妻活兒的薪水的打工皇帝, 轉頭來用充滿道德的口吻去『替天行道』.


(於2009年5月7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