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0, 2017

超人的哽咽


李嘉誠先生在長江業績發佈會上哽咽, 令人感動.  我替銀行打工時, 長和系是我們的重要客戶.  香港第一隻在新加坡上市的房地產基金 盈富基金, 當年是由我的團隊負責的.   自己做老闆之後, 因為主力做高息債券, 倒沒有什麼生意來往. 但我這一兩年對李超人的感覺反而提升了.   有人認為老李生當天在發佈會上的發言是撐林鄭, 套用前總書記的名句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除了連續兩屆特首選舉押錯寶, 李先生的哽咽其實是反映了很多香港人的無力感.  (我從第三方聽過另一宗李先生哽咽事件是李澤楷不理老父反對堅持收購《信報》.)

作為(仍然是)特區最有財勢的香港人, 李先生有很多選擇, 大部份香港卻沒有.
長和系今天的EBIT(利息前及稅前盈利)有超過一半來自歐洲, 香港和大陸合共只佔15%.  長江的葉總曾經告訴我, 公司希望在法制健全的國家收購一些收入穩定、具長遠升值能力的項目, 當中有些像電訊行業是受監管的, 所以法制是很重要的. 

持平而論, 面對中國的經濟起飛, 香港佔中國的GDP的比重從80年代的25%跌至今天2%, 其實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這是全球其他地區面對的事, 不獨是香港, 李先生實在不要為此太過責怪香港人.  

然而中國經濟的崛起, 的確是一每一個香港人都會面對的問題, 簡單來說, 我們有三個選擇: 一,更加朝北看,走入大陸的經濟;二,閉關政策,關起門來做大王;三,是更加朝外發展,鞏固國際金融城市的地位。 今時今日,我覺得只有第三條路才是正路。 要走第一條路,香港可能已經慢了30年,再跑回去,對方不論心態抑或現實需要,都不會覺得沒有香港不能。 第二條是自殺之路,美其名保護香港核心價值, 其實是自欺欺人.  歷史上所有實行閉關政策的國家和地區,最終都是自取滅亡。 所以只有走第三條路: 繼續維持香港為一個高質素有國際視野的城市, 才能夠繼續為祖國服務之餘, 並且提升自己的價值。  

但是為政者不仁, 今天很多香港年青人對祖國的仇視是令人擔心的,我有朋友是大學教授,他告訴我在大學宿舍內經常都會發生香港學生和大陸學生的衝突,很多時都需要校方出面排難解紛,我聽了之後實在很心痛。 

去年暑假末, 家喬飛往美國西岸開學,我因為有公幹同行, 在飛機上我們分開坐,坐他旁邊是一名赴美升學的中國留學生,家喬是一個木訥寡言的孩子, 但出奇地和他的新相識談得很愉快。 事後家喬告訴我在美國唸寄宿中學, 校內的主要華裔生都是來自內地,與他們交往已經是生活的一部份。 落機後,大家交換了電話,幾天後家喬要求我當一趟順風車司機送這個中國留學生從三藩市往聖荷西, 我反正閒著無事便答應了。

年輕人之間能夠沒有包袱地交流是國家的福氣. 

(2017330日刊登於明報)


特首選舉賽後評

林鄭終於勝出了,曾俊華星期五在中環的造勢大會是令人感動的,但鬍鬚最終都是落敗,背負着低民望當選,林鄭的勝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是慘勝  

政治家只是一個載體,可以是鬍鬚,可以是“的水”,可以是飛機頭,市民對鬍鬚的支持是反應對從上而下的拑制和非友即敵的政治態度,非常嚴惡

特首選舉由習曾握手到CY被退到林鄭參選,發展到今天這地步,相信出乎很多人包括中央的意料。如果我是中央,我會問自己,為什麼要那麼早便出手?出手幫林鄭變了她的負累。而曾俊華為什麼是一個那麼難以接受的特首?難道中央有難言之隱,曾是CIA間諜?縱使曾的能力是林鄭的七成,這有相干嗎?中聯辦有仔細研究二人的政綱嗎?兩人唯一的分別是可控性,而且這是一個二元期權,一端是可控,另一端是不可控,沒有中間路線,中央要見到的是絕對的可控性。黨要求大家在大事上絕對服從,當然甚麼是大事由他們決定。鬍鬚拒絕被勸退是死罪。

李嘉誠說的和我很多建制朋友說的都是一樣:如果2015年通過政改方案,縱使是一個有篩選的選舉,香港仍然可以實施一人一票,鬍鬚今次便可以光明正大地當選云云 。真的是這樣嗎?按絕對可控的條件,鬍鬚可能連閘也進不了。這個制度和制度執行者的可笑,與你是否奶粉抑或薯粉無關。 

真正困擾我的是建制慣性的指鹿為馬,為甚麼不可以簡簡單單坦坦白白地說,中央的支持是決定性的因素,反而要將支持林鄭的原因推往能力和政綱,甚至說選舉工程做得好並不能夠代表做好特首這份工,全世界的真正選舉,成敗當然是靠選舉工程,特朗普上台不靠選舉工程靠甚麼?退一步,選擇緘默不是更有人性嗎?

香港是塊大肥豬肉,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成為造王者,從而獲利。從做生意的角度,我完全接受並且理解。但我亦相信有些人是真心想為香港做些事,然而,浪淘盡千古英雄,自己眼中的真理是否那麼重要呢?這種精忠報國症候群用自己的邏輯強加諸人身上,往往造成很大的惡果,董先生是一例。

今年116日的《圓方集》很早便提出量化分析四位特首候選人,那陣子的結果是:按王光亞主任的標準,曾俊華應該微勝林鄭. 我錯了,真正的評分如下:-



林鄭月娥
曾俊華

比重(W)%:
評分(S): 滿分10
愛國愛黨
1%
10/10
10/10
中央信任
99%
9/10
7/10
管治能力
1%
7/10
7/10
港人擁護
0%
5/10
8/10
總分 :  
89.8
70.0

港人擁護的比重是零,真是情可以堪!

有人問選舉之後又如何?一種“樂觀”的看法是中國人都是愚蠢的順民,只要權力堅持下去,人民很快便會屈服,我們需要的就是一個明君。願上天保佑我們!


(20173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Sunday, March 26, 2017

給曾俊華的論壇錦囊


執筆是3月19日星期日的上午,今天晚上,三位特首候選人會出席由選委舉辦的論壇,這次是第三次亦是最後一次三人同台較技,論壇不設自由辯論,除了各自發表意見外,主持人會抽出估計10條選委即場提問,再加上8條網上的公眾問題, 供候選人回應。
我不是選委,但最近在一非公開場合聽到三位候選人同台發表政綱,突然之間有衝動,假設我是鬍鬚的競選辦,我會怎樣佈局這次的較量呢?文章純屬戲言,正如李超人所說,我兩邊都有朋友,大家不要當真。錦囊要點依重要性排列:
1.               阿Sir被人詬病得最多的是做財爺時手緊,回應首先應重提集體問責,並且帶出自己尊重政治倫理,不會將責任推給同事或下屬,順帶提及麥齊光事件和自己被林鄭更有能力統駑公務員團隊。至於理財保守一說,由奢入儉難,由儉入奢易,香港今天擁有的儲備,得來不易,對手林鄭也承認有點運氣成份。錢將來要怎樣花,在這次特首選舉中,參考了很多民意,已經公佈在政綱裏,而且比其他兩位候選人都更明確和進取,大家都應該有信心。
2.               突顯阿Sir的金融專才,金融海嘯距今已經10年,全球政壇這一兩年亦出現佷多變數,例如脫歐和特朗普當選,香港作為一個開放性的金融中心,任何風浪都會影響我們這條小船,香港需要一位有國際經視野財金經驗而且能夠廣納意見的特首,將這條小船平穩地駛離風浪,阿Sir的履歷是其他候選人望塵莫及的,亦不是聽幾小時高人授課便可以解決。
3.               人家說阿Sir hea,反觀這兩屆其他人提出的競選口號,包林鄭的we connect,胡官的,甚至上屆CY的齊心, 只有阿Sir才是最能夠connect最能夠令大家齊心而且是正真不阿的候選人。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的參選者,既然大家都同意民心是眼下施政的關鍵,三人參選的路途各有不同,有些參選人的參選起點和背景,可能導致民望加分或減分,公平與否可以商榷,但現實就是現實,民望就是鈔票,最後可能被花掉,但有錢縱使不是贏在起跑綫,至少是多些選擇。
執筆時,曾俊華當選的率仍然是大冷99.9,政治人物的真身也許永遠沒有人知道,但我覺得鬍鬚的競選工程是香港開埠以來做得最好的,我在會上問John如果敗選有甚麼打算,他一如所料給我樣板答案:我覺得自己會贏,其實我想告訴他:John,你已經贏了!

(20173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