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0, 2017

特首選舉賽後評

林鄭終於勝出了,曾俊華星期五在中環的造勢大會是令人感動的,但鬍鬚最終都是落敗,背負着低民望當選,林鄭的勝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是慘勝  

政治家只是一個載體,可以是鬍鬚,可以是“的水”,可以是飛機頭,市民對鬍鬚的支持是反應對從上而下的拑制和非友即敵的政治態度,非常嚴惡

特首選舉由習曾握手到CY被退到林鄭參選,發展到今天這地步,相信出乎很多人包括中央的意料。如果我是中央,我會問自己,為什麼要那麼早便出手?出手幫林鄭變了她的負累。而曾俊華為什麼是一個那麼難以接受的特首?難道中央有難言之隱,曾是CIA間諜?縱使曾的能力是林鄭的七成,這有相干嗎?中聯辦有仔細研究二人的政綱嗎?兩人唯一的分別是可控性,而且這是一個二元期權,一端是可控,另一端是不可控,沒有中間路線,中央要見到的是絕對的可控性。黨要求大家在大事上絕對服從,當然甚麼是大事由他們決定。鬍鬚拒絕被勸退是死罪。

李嘉誠說的和我很多建制朋友說的都是一樣:如果2015年通過政改方案,縱使是一個有篩選的選舉,香港仍然可以實施一人一票,鬍鬚今次便可以光明正大地當選云云 。真的是這樣嗎?按絕對可控的條件,鬍鬚可能連閘也進不了。這個制度和制度執行者的可笑,與你是否奶粉抑或薯粉無關。 

真正困擾我的是建制慣性的指鹿為馬,為甚麼不可以簡簡單單坦坦白白地說,中央的支持是決定性的因素,反而要將支持林鄭的原因推往能力和政綱,甚至說選舉工程做得好並不能夠代表做好特首這份工,全世界的真正選舉,成敗當然是靠選舉工程,特朗普上台不靠選舉工程靠甚麼?退一步,選擇緘默不是更有人性嗎?

香港是塊大肥豬肉,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成為造王者,從而獲利。從做生意的角度,我完全接受並且理解。但我亦相信有些人是真心想為香港做些事,然而,浪淘盡千古英雄,自己眼中的真理是否那麼重要呢?這種精忠報國症候群用自己的邏輯強加諸人身上,往往造成很大的惡果,董先生是一例。

今年116日的《圓方集》很早便提出量化分析四位特首候選人,那陣子的結果是:按王光亞主任的標準,曾俊華應該微勝林鄭. 我錯了,真正的評分如下:-



林鄭月娥
曾俊華

比重(W)%:
評分(S): 滿分10
愛國愛黨
1%
10/10
10/10
中央信任
99%
9/10
7/10
管治能力
1%
7/10
7/10
港人擁護
0%
5/10
8/10
總分 :  
89.8
70.0

港人擁護的比重是零,真是情可以堪!

有人問選舉之後又如何?一種“樂觀”的看法是中國人都是愚蠢的順民,只要權力堅持下去,人民很快便會屈服,我們需要的就是一個明君。願上天保佑我們!


(20173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