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 2017

不要讓每宗案件都淪為黃與藍的角力


近日的法庭新聞, 不論是前特首行為不檢案或是七警傷人案都是令人沮喪的.

先說前特首行為不檢案.  曾蔭權從雲端跌下來, 犯的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牽涉的經濟利益卻是那麼微不足道, 作為香港小市民, 我實在令感到心酸, 甚至蒙羞.  我絕對不是煲呔粉, 但我覺得曾蔭權是中國的第一大清官, 大是因為地位高, 香港特首比省書記和正部長還要高半級.  清是因為涉嫌的利益是那麼少, 一個小小海關官員涉貪都上億元. 

至於七警事件, 我覺得令人痛心的是部份市民反應激烈和兩極化, 甚至對香港的司法制度作出一些無理的指控.  .   香港有接近3萬名警察, 過往亦有少數的害群之馬犯法, 以權謀私、偷取贜款、非禮強姦都曾出現過, 但香港市民, 包括我自己對香港警察的執法能力和公正從來沒有懷疑.  討論事情的基線是七人有沒有犯法, 這與七人是黃是綠, 是警察抑或是路人甲無關, 我接受人在高壓環境下, 肉體是軟弱的.  你可以爭辯刑期是否過重?  七人是否應該刑期不同?  這七位男子漢的而且確是了法, 這亦不是個別警員犯法的第一宗,  大家反應激烈, 仍然離不開佔中後遺症非黃即藍的狹隘思想, 將一宗普通警察犯案放大, 淪為政治立場的角力. 

我想提出一點:- 作為一些公眾人物, 包括一些意見領袖和高級警務人員, 講說話應該小心一點, 要合情合理, 不可以因為要安撫某一方面的情緒, 而將話講過份了.  這方面我是懷念前一哥曾被謔稱為“Sorry鄧竟成.

我們可以同情七警的家人, 可以同情曾先生服務香港那麼多年下場卻是那麼悲涼.  然而, 只有尊重法律, 我們才能令這社會相對地平等(我的佔中立場亦是如此, 你有權為了更祟高的理想, 以身試法, 但你要接受法律制裁).    一個法官根據一些很明顯的證據判了被告有罪, 即使是判重了, 值得被你們罵得那麼慘嗎?  將事件上綱上線到民族大義, 更是鄉愚.  有人提出立法防止辱警, 這更是“XX上腦”, 置小市民福祉不顧. 先不論侮辱的定調是那麼廣, 要知道警民衝突並不同於手無寸鐵的路人甲路人乙打架, 另一方是攜警鎗的! 立法這調不可以輕彈, 今天你站在線的這一邊, 換個場景, 你可能是另外一邊. 當年, 北京担心自己人在議會內是少數派, 千方百計設立機關防止立法會被大多數席位騎劫, 今天建制自食其果.

回歸近二十年, 舊的權威: 政界也好、商界也好, 都被新的權威摧毀(讀者可以對號入座).  雖然物先腐而虫生, 然而誰又是大觀園門的石獅子呢?

           香港的首任華人警務署長是李君夏.  跟隨其後的是許祺安、曾蔭培、李明逵、鄧竟成、曾偉雄及現任的盧偉聰.  六屆已退休的一哥, 只有李明逵和鄧竟成沒有加入商界. 


(20172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