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14

仁者無敵



女兒家予申請入讀美國著名寄宿中學, 競爭激烈, 絕不比在香港入讀名校容易.  對手很多都是國內家底厚、成績佳, 虎爸虎媽的調教下般武藝件件皆精的小孩, 再加上下苦功,SSAT(美國中學生的學能測驗)的成績都是接近滿分.  作為一種經歷, 家予明白真實世界的弱肉強食, 未嘗不是好事.    女兒事後問我:“爸, 外面的競爭那麼激烈, 作為香港人, 有什麼優勢呢?.   我想了一想, 告訴她:“寬容”.

香港最近在全球競爭力排行榜中排名下跌,  成了報章頭條.  這些排行榜五花八門, 套句曾鈺成主席的話:“每個提起我們缺點的人, 我們都應該感謝他. 但是也不用太過認真.”但是不認還須認, 如何面對(再不說迎接)祖國的崛起, 是每一個關心香港前途的人心底裡都在問.   

香港作為一個成熟的經濟, 增長比發展中的經濟為低是正常的.   , 基數高, 未來增長率自然沒有早期那麼出色.  撇開起步點不論, 一些香港過去擁有的獨優勢, 的確在新中國裡面亦會慢慢退色.  前海兩年前出台, 很多人都擔心香港會被邊緣化;  到了上海免稅區, 中央開放經濟的決心不願意將全部的籌碼都壓在香港, 愈來愈明顯,   這是可以理解的.

香港人也不用妄自菲薄, 我認識一位國內朋友, 女兒去年高考成績勉強可以考入北大清華, 但她的志願卻是來香港的城市大學選讀商科.  從大學的排名來看, 絕對是捨高就低, 然而她很響往香港的國際視野和.  當然另外一個考慮是移民, 因為四年大學之後, 畢業學如果在香港找到工作, 再多三年後便可以拿到香港的身份證, 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之後的出路便更寬. 

中國近年經濟崛起, 因為規模龐大, 實在很攝人.  但是,  我覺得我們絕對可以站得更高更遠一點, 五十年後的香港人是怎樣的呢?  不一定要是我們土生土長在香港受教育的, 有很多是新移民的下一代.   不少經濟研究都指出, 新移民的第二代是最俱競爭力的, 他們既繼了上一代吃苦和冒險精神, 再加上得到比父母親更高的教育, 加起來便可以很厲害.

怎樣界定香港人呢?   是用出身地點?  是用身?  還是用價值觀?  有人說香港沒有文化, 只有文明.  文明其實就是一套大眾接受的價值觀.     我寧願香港是一百川、貫通中西的城市.   五十年後的香港人, 可以是在天津出世、在美國長春滕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在香港任職跨國公司、住滿七年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後、孩子在香港出世, 非常享受這地方的自由和活力, 亦以身為香港人為榮.  

我並不支持本土派. 

(2014623日刊登於)

Monday, June 16, 2014

香港有沒有土產對沖基金經理?



早前接受香港財經分析師學會(HKSFA)的訪問, 主持人詹偉基問了一個問題:“香港為什麼沒有土產對沖基金經理?”, 時間也接不上咀, 因為這問題牽涉到市場、機構、 營商環境和.  基本上, 先有市場, 後有機構, 最後才有人才. 

市場機會.  香港股票市場以交易額計是亞洲第四大, 緊隨中國、日本和韓國之後.   外匯市場亦很蓬勃, 債券交投亦很活躍, 後者主要是美元債券;   港元債券, 一則交投量少, 二則種類不多, 不是對沖基金的投資對象.  在眾多的對沖基金投資策略中, 股票和宏觀基金是較容易在香港立足.   其他在外國很普通的種類, 例如statistical arbitrage, event driven, convertible bond arbitrage等等, 都因為市場流通量差,  要做短盤並不容易, 巧婦難為無米炊.  由是之故, 真真正正投資本地市場對沖基金策略選擇並不多.  

至於機構,  香港有不少家對沖基金, 但有多少家是在本港作投資決定的呢?  近年, 海外對沖基金在香港設立分公司的為數不少, 這些分公司多是負責銷售和售後服務.   針對亞洲愈來愈多的機構投資者, 也有一些在香港搜集市場資訊, 真正在香港操盤的並不多. 

營商環境, 香港和新加坡是在區內爭取對沖基金公司生意的兩個激烈競爭對手.  新加坡過去在稅務上有少少的優勢, 近年這些優勢已經不明顯.  有些基金經理是著緊居住環境, 例如空氣質素、餘活動和孩子教育.  這方面於成了家和還是單身的對沖基金經理的看法便有很大的分別.   我認識一些擁有年輕家庭的對沖基金經理, 因為太太的偏好, 最終在新加坡落戶, 反之單身就更受香港這個五光十色的國際都會吸引.  香港要吸引國際企業包括對沖基金來港開業, 如何變得更人居是很重要的.

回到人材的問題.   有些人心香港沒有培養足夠的素金融從業員.  我有機會在香港的名牌大學也講過幾堂量金融(Quantitative Finance)的課,  這些學科曾經吸引很多尖子入讀.  我覺得香港學生的質素完全不比其他國家, 反之在和學生溝通時, 我感受到今天學生比我唸書那年代成熟很多.   記得有一課是談有關信貸衍生工具的, 教授在課前安排學生一些問題,  問得很到位.  我初時以為是教授做枚, 後來才發覺是學生們做了功課.   誰說香港的學生不能呢? 

要成為對沖基金經理, 很多時候都要加入一些大型金融機構, 先走sell side這條路,  例如投行的交易部門作磨鍊.  始終sell side的環境, 接觸面廣, 訓練更深入.  如果您拿不到入場券進入投行, 你的潛力有可能永遠不會被發掘.   我任職銀行時也招聘過不少香港大學畢業生, 坦白說, 香港土生土長的大學生在面試中是比較吃虧的, 他們一般沒有那麼於表達自己.   然而, 吊詭的是, 溝通能力在一般的職場可能很重要, 但是在對沖基金行業,  卻不一定.  我認識不少對沖基金經理都是性格孤癖、我行我素的.  其如是, 面對市場時, 才有數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 

總括而言, 我覺得香港缺乏土生土長的基金經理是因為市場仍未成熟, 本土人才缺乏入職機會, 不一定是香港人比不上外國.

(2014616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