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9, 2014

六四平易反難

六四25週年,  平反之聲鋪天蓋地, 平反怎樣解讀呢?  容我假借附會, 是將事實呈現在大家眼前.  是將推翻過去當權者的結論.  前者容易亦應該做, 後者卻需要時間去證明什麼是對, 什麼是錯.

兩個有意思而又常常被問到的六四問題: , 如果當年治貪, 今天還會出現那麼嚴重的腐敗? 二是, 如果當年亂了, 還有今天的經濟繁榮嗎?  (註一)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得出不同的結論.  學者說得對, 歷史就是研究遺憾.

近年看多了些中國近代史, 發覺學生年代接觸的歷史觀, 很多都充滿謬誤 , 以黨誤史.  今期的《明報月刊》刊登了羅海雷談論六四的文章()   ,  作者用憤怒、無畏、亢奮及荒誕來形容這50多天錯綜複雜的民主運動.  

羅海雷是剛過世的知名左派報人羅孚的次子.  羅海雷的哥哥羅海星, 是拯救89民運人仕黃雀行動關鍵人物之一, 因為協助陳子明及王軍濤出走中國, 失手被捕, 在大陸坐了兩年.  

羅海星(1949-2010), 畢業於傳統左派搖籃培僑中學, 升學廣州外語學院.   1978年返國, 曾任新鴻基證券註廣州代表、香港貿易發展局註北京首席代表等職, 從事中港貿易.  六四之後, 同年十月被捕.   1991年英國首相馬卓安訪華, 向中國政府說情, 之後獲准補外就醫回港, 以自由撰稿身份活躍於傳媒.   2010年病逝.  

六四對中國的長遠影響需要時間的洗禮, 才能作出判斷.   然而, 不論政治立場, 大家都應該要尊重真相:  誰作了什麼決定、事件中有犧牲了多少人…..

中國人對歷史沒有真的喜好, 看事情都是以利為先, 自己的政治立場去解讀歷史事件.  美國人將每一個911死難者的名字刻在紀念碑上、猶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半個世紀之後, 仍是鍥而不捨追尋納粹元凶.    有多少人(包括維園燭光晚會的參加者)清楚知道六四事件中究竟死了多少人?   還好我們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堅持搜集真相, 提出的死難者名單有202()   , 我們說的屠城就是這202!  不論的政治立場如何, 也不可以否認它.   

香港近年的政治生態令我更加深, 追尋真相而又避免政治標籤是中華民族政治文明成長之路.   近日, 有一些長期反共的意見領袖,  像李怡先生, 提出要放下六四這包袱,雖然不同意, 但也願意理解為先生對中國民主發展裹足不前, 愛之深之切的一種反.    我認識有些朋友, 他們無私地愛國, 我深深被感動, 他們對六四的看法是鄧小平兩害取其輕, 作出了正確的決定.  像對李怡先生般, 我雖然不一定同意他們的看法, 但是尊重他們的意見.


(註一)   《風波不堪回首二十五年中》- 馬玲,  《明報月刊》, 20146月號

()   《錯綜複雜的『八九民運』》- 羅海雷,  同上

()   20118月截止計, www.tiananmother.org

 

(201469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