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14

阿里上市與金融創新



阿里巴巴上市,決定捨港就美,惹來坊間很多嘆息聲,港交所總裁李小加被記者追問反應時,亦無奈地說一聲:可不可以問其他事情。
且說一段歷史。1971年,位居黨副主席的林彪和毛澤東鬧翻,行刺毛不遂後,聯同妻子葉羣兒子林立果和司機親信共9人乘飛機投奔蘇聯,飛機快要起飛時,風聲走漏,有說是林彪女兒林豆豆報訊,周恩來問毛澤東是否需要阻止林彪飛機起飛,毛澤東回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阿里巴巴最終選擇在海外上市,我也跌了眼鏡,雖然這並不代表世界末日。
互聯網公司是燒錢行業,由創業到達致收支平行,中間需要大量的融資,始創人佔的股份到了上市時往往已經被攤薄得很利害,以阿里巴巴為例,馬雲和他的創業團隊目前佔阿里巴巴的股份只是13%,阿里巴巴目前最大的股東是美國的雅虎和日本的軟庫,分別佔24%和36.7%,但近日美國互聯網股的股價非常火熱,即使馬雲屬意香港,其他的股東最著緊的仍是套現。
港交所錯失“大刁”,有人歸究香港市場創新不足。容許以合伙人形式上市並不是什麼創新主意。香港的股市監管一直徘徊在半註冊,半批准之間,既不像美國般,只要披露風險,在交易所註冊便成。也不像中國般,發多少股、定什麼價都要由監管機構決定,保障小股東利益一直是港交所的使命。

香港創新是否不足?很難一概而論。我並不懷疑香港民間的創新能力,至於政府在發展金融行業方面,比起鄰近地區,一直沒有採取太多主導,這亦是受過往不干預政策的影響。現今市場偏好的鐘擺由過往的不干預轉為追求政府參與。但政府拿錯主意的例子比比皆是。在今天的政治環境,政府的不為往往被標籤為跛腳鴨。做亦被譏為好大喜功。
至於阿里巴巴是否創新金融呢?阿里巴巴推出餘額寶,創造了中國基金業的歷史,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在幾近毫無章法下取得空前的成功,主要原因並不在於產品創新(貨幣基金是老掉大牙的金融產品),而是反映中國的金融行業的落後,製造了明顯的套利空間。
中國利率市場僵化,個人存款利率完全不反映信貸市場對資金的需求和成本,餘額寶為散戶提供超級流動性和高收益,再加上阿里和淘寶網的買賣安排,先天就在系統裡面扣存了大量現金,形成一個潛在的銷售平台,但餘額寶本身並不是金融創新產品。
近日市場不斷傳出中國互聯網龍頭公司有興趣進軍銀行業,官方的反應目前為止是欲抑還拒,金融創新是克強經濟下的一支大旗,但大陸銀行又豈止是銀行那麼簡單,他們都肩負為國家維穩的任務,互聯網公司在人氣和銷售方面,絕對可以顛覆傳統銀行,但在作為信貸風險的緩衝,互聯網公司願意像銀行般用自己的股本去承擔信貸損失嗎?
中國近日見到的金融創新創新的不是投資產品本身而是銷售渠道真正的金融創新,還看明天


(2014331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March 17, 2014

從國貨公司到 Vango



朋友提起母親會到官塘裕民坊中滙國貨公司購買豬肉絲佐膳,是他引頸以待的美味.  今天, 知道中匯這名字的香港人應該不多,先父曾經是中匯的股東,亦藉此關係而獲得一張國貨公司九折卡,常常被借用.

遠在中國大陸尚未成為世界工廠之時,也遠在中國食品安全成為全球焦點之前,國貨在很多香港人的心目中是價廉物美的代名詞.

明報作者安裕在他的文章裡是這樣說的: 那是一段耀目奪目的光輝歲月: 六十年代油炆筍、鳳尾魚和黃豆豬肉是窮人飯桌無骨落地時的救星, 也是富人颱風之夜趕不及弄出一桌盛筵時的福至心靈;  七十年代豆豉鯪魚、午餐肉和牛尾湯是這個海港小城經濟騰飛前夕的主菜.  八十年代, 回鍋肉、榨菜肉絲米和紅燒肉是紐約、倫敦及多倫多寒窗苦讀遊子的心靈慰藉.   九十年代, 白豬仔午餐肉加即食麵是每個世界盃和奧運會激戰之夜的安全感.  到了二十一世紀, 國產食品是聞者卻步的代名詞.(《安裕週記》, 226, 明報出版社, 2013)

到了今天, 昔日的國貨公生存下來的, 大部份都是以售賣工藝品為主,像裕華和中藝等, 其他都已經換上非常西化的外衣,以中資零售業的龍頭華潤創業(HKSE 0291)為例, 公司擁有很多香港人熟悉的品牌, 包括中藝、華潤堂, 甚至Pacific Coffee.  Pacific Coffee的始創人是前度中環banker, 我任職投行時, 也曾介紹客戶收購, 價錢一點都不便宜, 最後花落華潤手中.   近年重新包裝, 以更摩登的PCC名字逐鹿競爭激烈的咖啡店行業.   華潤集團的零售業務歸華潤萬家(CR Vanguard)管理, Vango這名字亦源自Vanguard.   根據公司網站資料, 華潤萬家在港九新界擁有95間萬象超市和75Vango便利店, 是百佳和惠康以外的第三零售勢力.  Vango沒有中文名稱,洋得很.

1984年華潤萬家在香港成立, 生意長期落後於百佳和惠康.  1991年進軍深圳.  回歸前夕, 在深圳經營46間超市, 但業務跑輸民企萬科地產旗下的萬家.  萬家是第一家推出“超市有百貨, 百貨中有超市”的大型超級市場, 當年營業額居廣東首位.  2001年萬家前董事長王石因為要專心經營地產,  將萬家忍痛割愛.  華潤以4.57億元收購家72%股權.   之後投入了大量資金, 並且北上併購了廣東以外的超級市場業務.  但整合過程亦是頗艱巨的, 企業到了2006年方錄得盈利.  

一些歷史:  華潤的前身叫聯和行, 中共元老陳雲在抗日時期策劃成立, 是八路軍駐港辦事處下的一個秘密機構, 管理海外募得來的抗日捐款, 這些捐款由聯和行統一管理, 經秘密通道輾轉送到國內八路軍的手中.  抗戰勝利後, 周恩來將聯和行更名為華潤公司, “華”代表“中華”, “潤”既是毛澤東的字亦代表資源豐富

樸實的中國今天已經披上華麗的外衣.  憶苦思甜, 70年代初期,我隨雙親參加中旅社安排的旅行團, 第一次踏足北京,住的是三星賓館,晚上上街溜躂,可能因為衣著跟滿街的灰和藍差別太大,一看便知是外地客,有一位和我年紀相若的初中學生好奇上前跟我搭訕,後來我兩還成了筆友,是一段完全沒有機心的友誼.  和今天車水馬龍的王府井相比, 中國昔日的寒愴, 真是仿如隔世.  

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令人欣慰的,但我仍然懷念昔日那段青葱歲月.

參考書目:-
1.       《紅色華潤》, 華潤公司編, 中華書局, 20144;
2.       《香港中資財團》, 郭國燦,  三聯書店, 201910

(2014317日刊登於)

Saturday, March 8, 2014

網貸的行與不行



P2P lending在國內稱為網貸, 中國近日互聯網金融的火熱話題:-

中國和美國互聯網發展背景有很大的分別, 估值也不可以簡單比較: 大陸的互聯網生態是野蠻生長, 雖然當中亦看到政府的影子去年大陸互聯網的火速發展, 主要是阿里巴巴和騰訊二馬在較勁, 手段一言蔽之跑馬圈地 大陸的網貸開局規模小, 發展卻火速, 但很快便出事, 有機會因為政府打壓(非法融資在大陸可以是死罪)而夭折
反觀在美國, 行業領先者Lending Club 直至今天貸出的總金額己高達37億美元, 公司在起步階段曾經花了一年的時間去厘清在各州註冊的法律問題, 根基穩了之後才圖大計當然, 美國創投融資比較容易, 互聯網公司可以用資金換取時間, 有條件多作長遠計劃.  發展至今, Lending Club不單只是一P to P平台, 更直接用債券的形式向機構投資者集資. (Lending Club的發起人之一 Soul Htite, 去年在中國複製了類似Lending Club的平台叫Sino Lending). 

互聯網金融包含兩個元素, 一是平台, 二是風險控制和轉移.  迄今為止, 大部人討論的是互聯網作為平台的優越性, 這是不容置疑的.  以網貸為例, 但如果很多資金通過這平台作風險投資, 如何控制和披露風險, 很快便會成為核心問題.


銀行作為中介作用愈來愈受互聯網衝擊是眾所周知.  但是銀行亦有承擔信貸風險的功用.  銀行因為是帶本經營可以利用本身資本來吸收壞帳的損失, 此外,  藉經驗和客戶信貸數據來審批貸款.  這功能不輕易被互聯網取代.

一直以來, 大陸銀行對中小企缺乏興趣, 令網貸應運而生,  相對起貸款給國企或大民企, 銀行做小額貸款是多勞少得, 再加上利率受監管令貸款價格不完全反應風險, 減低銀行貸款意慾. 

最後, 想談一下政府作為監管者的角色.   對互聯網金融, 中國監管機構今天的態度仍然是非常曖昧. 傳統智慧是, 監管是保障小投資者, 避免機構以大欺小再者, 就是維持市場的穩定性, 避免出現系統性風險但如果網貸的雙方都是個體戶, 難言誰強誰弱,  兩個人一個願打, 一個願捱, 政府在事件中有角色嗎? 當然, 監管者另外一個考慮關鍵就是這些P to P平台會不會引發系統性風險?

總括而言, 中國經濟目前的發展, 仍然依賴銀行資金, 銀行的穩定性亦直接影響民生, 因此大陸銀行仍有其特殊的社會地位和功用, 不易被互聯網金融所取代.

(201438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