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0, 2014

我和陳光標的共通點

我和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最地位祟高的慈善家、道德領袖…..(下省30)陳光標先生, 有一個共通點, 我倆都和猶太人合作愉快

在中國很很出名的慈善家兼富豪陳光標最近又再登上報章頭版, 原因是陳先生不請自來提出收購《紐約時報》, 當《紐約時報》的大股東一口拒絕之後, 陳先生將收購目標轉向《華爾街日報》陳光標接受CNN訪問時說:“我和猶太人合作愉快”.

猶太人在美國商界勢力龐大, 無孔不入, 所周我有一好朋友從事時裝業, 幾十年來跟隨過不少猶太人老闆, 他對猶太人的精明特別有體會他說傳統猶太人的智慧都是從猶太教堂(Synagogue)裡聽拉比〔Rabbi,猶太教教士〕傳授得來的.  

以色列立國之前, 猶太人經歷了接近二千年顛沛流離的日子朋友就猶太說他們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就會研究有什麼生意可做跟中國人一樣, 經商的因子在他們的血液裡.   外國人對猶太人做生意的評語一般: 公平卻一分不讓.  

與猶太人打交道, 我亦有第一手的經驗.   很多年前, 我在加拿大投行的交易室工作, 主管一個小團隊負責開發量化模式進行交易, 通過風險對沖(risk arbitrage)來謀利.   團隊中有一比較資深的猶太人叫Izzy, 是計算機工程博士, 醉心當交易員

有次, 銀行要在短時間內推出一新的交易模式, 需要找人寫程式, 但內部人手不足, 打算向外招聘臨時工.   Izzy向我提出將整個工作都包攬下來, 我再三問是否可以在一個星期內將整個程式寫好, 信心滿滿地告訴我不用擔心.   果然在一個星期內他已經將程式寫好, 經過試用合格成功上線, 所花的時間和費用比預期少.   隔了段日子, 我再問Izzy究竟他找什麼人來寫這些程式他告訴我這些都是他週在教堂面的弟兄所寫的

Izzy混熟後, 他告訴我很多猶太圈子的生活絮聞.   我覺猶太人非常重視家庭, Izzy有陣子甚至覺得家族給他很大的壓力, 包括他的感情生活, 聽上去有點像粵語長片般裡的“相睇”

上世紀90年代中, Izzy後來和我共同發表了一篇關於可轉債(convertible bond)計價, 刊登在行內著名的《Risk Magazine(風險雜誌), 後來並收錄在一衍生工具專輯《Over the Rainbow : Development in Exotic Options and Complex Swaps》裡, 同書的作者包括鼎鼎大名的Fisher Black.   我們的論文提出用二原模式(2-factor model)用股票和利率兩個元素來推算可轉債的價值, 內容皮毛, 濫竽充數, 應時而生而已.   


20年之後, 發行可轉債成了我現在的主業當然這些數學模式現在都不管用, 發債公司老闆是否可靠, 遠比股價波幅重要.  


(2014120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