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2, 2015

李先生上心不上心?

長和系主席早些時候遭內地傳媒批評, 質疑他撤資和沒有對祖國感恩圖報.  李先生等了數天, 公司公關發表洋洋千字的回應, 結論是“指責毫無根據、文理扭曲、言調令人不寒而慄”.

於中國大陸, 李先生絕對是功大於過.  飲水思源, 亦輪不到大陸人置喙, 因為李超人的第一桶金, 絕對是來是香港, 與大陸無關.  純粹以比例, 李先生在大陸捐的錢相對他賺的, 絕對比香港的髙. 

大陸傳媒批, 因為今天中央don’t care. 香港人投資新中國, 接近半個世紀.  時移勢易, 今天不要說科網股, 即使是龍頭國企, 市值亦將香港的老牌藍籌比下去.  八十年代, 香港富商開始大手投資中國時, 香港的GDP是中國的三成有多, 今天只是一個單位數.

論全球華人首富, 這裡的不是資產有多少個零, 因為這些沒有人包括《胡潤榜》或《財富》雜誌可以算得準, 這裡的是華人在全球政經圈的影響力, 李先生絕對是首位.  年前, 有些大陸朋友有點洋洋自得的告訴我:“我們的互聯網公司市值已經超越整個香港上市地產公司加起來”.   這些是事實, 但並不代表這些新貴的眼光和能力被全球認可. 
 
李先生作為一個那麼成功的商人, 當然是長袖善舞, 聞說李先生大節如何送禮也很上心, 有專人負責統籌.  然而這些重要的社會關係是否可以承傳下去, 是香港每一個富豪的心頭石.

我認識一些大陸朋友, 關係生意做得很成功, 他們的下一代很早便放洋留學, 有些比較交心的酒後說:“其實我不希望他們回來接管我的生意, 坦白說他們亦接管不來, 這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可以給他們一個很安穩很舒適的生活.  我為他們好, 實在不忍心見他們沾這混水.”維持關係是一很勞累的事, 愈是位高權重的, 愈是如此.  我記得當年看電視劇《走向共和 , 第一集提到李鴻章, 老人家什麼事都可以放得下, 就是為了送給慈禧太后的一隻鸚鵡病了而忐忑不安.  位高如李堂亦枷鎖.

共產黨和傳媒, 李先生都有戒心.  當年李澤楷收購《信報》, 作為老父的李先生曾經大力加以勸阻.  很多年前我在跑中國地產項目時, 已經常常聽到香港發展商在中國開發項目, 成本永遠比內地的競爭對手高出一成或以上. 方面, 固然是資金鏈沒有拉得那麼緊, 回報率比較失色.  另方面, 有很多判頭一聽到發展商是香港人, 開價例高. 

澳門回歸時, 有高人告訴我, 何先生的賭場專利權將會不保, 原因很簡單, 共產黨不會容許在他管治的地方, 有可以和他抗衡的勢力.  法輪功如是、賭王如是、香港的首富如是, 字早己寫在牆上.

中央don’t care, 李先生care?  人生豈能無憾, 商業上絕頂成功的李先生, 我相信他會希望家庭能夠更洽一些、百姓能夠對他的功業多一點認同, 我覺得他仍然是care.  201311月李先生通過周凱旋女士的安排, 接受內地《南方週末》的訪問.  上萬字的訪問稿, 完全是李先生志之作, 話是說給內地人聽的.

財富可以帶給李先生很多自由, 人生不如意, 在李先生的身上不過是十常一二而已,  錢可以換取很多自由, 上不上心完全是他自己的選擇. 

 

(201510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