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09

死而不僵的資本主義

奧巴馬用口惠和全球最大的紙幣印刷機來救市, 後遺症是: 輕則令美國與過去是意識形態死敵的共產國家等量齊觀, 以後再也不可以站在道德高位來月旦人家制度不民主, 重則令美國的長遠信用破產. 許多人都就此認定美國的國力已走下坡, 甚至引伸為資本主義已死. 但從最近一輪美國金融機構的表現來看, 我們倒不能不佩服人家的開拓精神, 資本主義死而不僵.

美國金融市場傳來兩項消息, 令我感到他們的獨立思想是有其優越性的. 第一項消息是投資銀行高盛剛公佈了有史以來次佳的季度盈利, 已經成功申請脫離政府救市基金(TALF)的高盛, 2009年首季的盈利比起去年同期增長62%, 達到24億美元(下同). 總收入超過1,000億美元, 其中三份之一是來自固定收益、商品期貨及外匯交易(FICC), 擦新了該部門的紀錄. 能夠在漫天風雨底下, 逆市進行投機, 充份表現出其冒險家精神. (雖然銀行估值, 不同生意賺的錢是有不同的Multiplier, 通過服務客戶賺的錢, 例如經紀和資產管理業務等, 因為低風險和比較穩定, 其價值是比投機炒賣高, 不是每一塊賺回來的錢, 為公司帶來的增值都是一樣的. )

第二項消息是, 美國最大退休基金, 高峰期資產超過2,000億美元的加州公務員退休計劃(Calpers), 去年由於投資私募基金和對沖基金失利, 虧損達23%, 是基金成立以來最差. Calpers的長遠目標是年收益7.75%. 去年, 它的地產投資和私募基金卻分別虧了35%和31%. 然而, 在新的投資總監領導底下, Calpers仍然堅持增加投資對沖基金, 這種“從那裡跌倒, 我就從那裡站起來”的能耐, 少一分堅持和獨立思考都不成. 管理一個這麼龐大的政府基金, 其政治壓力不言而喻. 今年才上任的新投資總監廸亞(Joseph Dear), 在克林頓時代曾在華府工作過. 加入Calpers之前, 是管理華盛頓州的公共退休基金, 在他領導下, 華盛頓州退休基金將四份之一的資金投放在私募基金上, 是全美公共退休基金之冠. 新官上場, 廸亞就很坦白說『這份工作一半是政客、一半是基金經理. 後者比前者有趣得多.』. 雖然去年私募基金表現甚差, 面對種種外界壓力, 廸亞仍是死硬地支持私募基金. 他相信長遠來說, 私募基金會跑贏股票市場三個百份點 - 對退休基金來說是一個很重大的分別.

猶記年初時, 市場漫天風雨, 全球各主要經濟體的政府, 包括美國、英國、歐洲、日本和中國的口徑都是很一致的, 就是保守. 大部份的金融機構在這種氣氛底下, 都是採取不求有功、但求生存的策略. 日本銀行的羊群心態是出了名的, 歐洲和英國的銀行始終受政府影響較美國深. 至於中國雖然是全球擁有最多外匯的國家, 國家投資機構像中投般, 面對的政治和民粹主義壓力卻是非常沉重. 很多時候, 作投資決定都要考慮政治因素. 反觀美國的金融機構卻能貫徹西部牛仔的精神, 敢於冒險和創新.

論美國國力, 近年來, 紐約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已逐漸被倫敦取代, 一方面, 美國龐大的國內市場使它可以不依賴國外生意. 另方面, 911之後的種種反恐措施, 直接或間為很多海外金融機構增添麻煩. 2002年, 因為安然(Enron)和環球通訊(Worldcom)等大公司, 遭高管詐騙而倒閉, 美國國會通過《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 對上市公司董事和會計師的監管採取雷厲風行手段, 有反對該法案者認為, 法案令美國金融業在國際間的競爭力大大下降. 面對種種障礙, 以移民立國的美利堅合眾國, 卻一直能維持它吸納新思維的能力. 再加上, 民風支持冒險家, 失敗的人亦不會被社會取笑. 論開拓精神, 美國仍是全球的領導者.

全球股市強力反彈, 對於金融危機, 不少股民都樂於做一個善忘的投資者. 對資本主義的咒詛, 我們是否很快也把它拋諸腦後.


(於2009年7月2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