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新正談術數


新春媒體上最常聽到的除了是祝福的賀語外, 便是不同界別的堪輿大師為廣大信眾提供流年運程,指點迷津.

金融生意當然牽涉運氣, 近年社會上學習風水的風氣愈來愈熾熱, 我辦公室的本地同事過半都在習術數.  我不懂, 但不否定. 我主管交易室的那些年, 同事很多人都對風水有研究.  我的信條是: 能夠令大家安心工作的便是好的風水.  記得有一年, 辦公室請來的風水師順帶為我卜命, 說我此生最終會走上習術數之途.  今天, 這事尚未發生在我身上.  最近遇上一個老朋友的女兒, 據稱有陰陽眼, 她說在我身邊看到一個老是在忙著計數像掌櫃先生的靈體.  我聽了只能當是怪談, 坦白說, 知道我工作背景的人, 穿鑿附會也是挺容易的. 

因為身邊習術數的人愈來愈多, 我耳聞目染的堪輿流派及方法五花八門.  我覺得大學應該為中國的堪輿學開一個課程, 從科學的角度研究不同的門派的理論基礎.  中國人很多事情都是憑經驗累積得來的, 俱有極髙價值. 然而, 靠這術事維生的, 往往為了私利將事情複雜化, 再加上以訛傳訛, 令到整個學術蒙上神秘色彩, 反而損害了其可信性.  我期望有能集各家大成者, 用分析及歸納的方法去梳理出一個頭緒, 裨益眾生.

醫卜星相存在於所有古老文化, 不獨是中國.  有人說中國的歷法和風水學亦有受印度和阿拉伯文化影響.  我猜想世界上每一個人看同一顆太陽、月亮和星星,  利用這些天文現象來推演未來, 要是真的殊途同歸, 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作為風水消費者, 聽到不同師傅提供的意見互相矛盾, 也煞是擾人.  也許電視台該來個風水師大PK, 用實戰較高下, 增加透明度. 不然, 就得像我一位習佛的朋友所說:  能夠找到一個好的風水算命師傅不就是代表是好命嗎?

既然談到運程, 不能不談一下我對今年香港的政經運程的看法.  政治方面, 經過這兩三年的折騰, 我覺得北京和泛民都產生了一個比較合理的期望: 泛民明白北京的底線, 獨立是萬萬碰不得;  然而, 北京亦明白犯不著強逆民意造成昂貴的管治成本, 喜歡一手抓的習主席日理萬機, 特區實在沒需要為他老人家添煩添亂.  在這框框之內, 我覺得雙方是有很多談判和交換的空間, 所以, 我覺得後振英年代的香港政局會是大亂後的小休.  經濟方面, 我對新興市場是審慎的悲觀.  中國經濟繼續由出口轉型內消, 加上美國的保護主義抬頭, 都不利於全球貿易, 這對於依賴跨境經濟活動的地區例如香港和新加坡, 都不是一件好事. 

(2017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