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4, 2015

新加坡李家的政治能量


習馬會上週六在新加坡舉行, 一如所料, 會後公告並沒有什麼突破性的內容.  國民黨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 希望借此機會爭票, 而馬英九則要為個人的青史地位爭分. 有人問為什麼這次的會面會選在新加坡舉行, 網上的答案是: 因為習近平的拼音簡寫是XJP, 翻過來不就是“新加坡”嗎!  馬英九的MYJ不就是“沒意見”嗎!

習馬會是70年來兩個政府領導人的首次官方交流.  這事令我聯想起十年前我親身經歷過的的一宗花絮. 時維2004, 我任職星展銀行, 主理大中華區的投行業務和兼管銀行的全球債券資本市場,  那時候我們和中國農業銀行頗多合作, 也是他們第一宗資產表證券化的顧問.  為了加強兩家銀行合作, 我們安排了當時農行的行長訪問我們新加坡總部, 加深了解.  原本一切都談妥了, 想不到在快將成行時, 卻出了一個政治問題.  當時, 新加坡第二任總理吳作棟快將退休, 接任人是前總理李光耀的長子亦是現任的總理李顯龍.   李顯龍原定8月接任, 但之前也許是想顯示一下自己的國際視野, 跑了一轉台灣, 此事卻惹來北京非常不快, 一下子禁止中新兩國的高層次會面, 連帶我們原來安排的行長之旅也告吹.  李顯龍後來為了爭取北京的支持, 在聯合國上發言, 出位的批評台獨, 此事惹來當時執政民進黨的外交部部長陳唐山用閩南話國罵, 稱李顯龍為“懶趴”, 至於“懶趴”的含意, 讀者大可問一問你的台灣朋友.  

我相信李顯龍那次的外交誤踏地雷是無心之失, 小李的父親李光耀多年來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縱橫捭闔.  長時間在國共之間遊走, 贏得雙方信任, 老李亦以此為傲.   李光耀今年5月去世, 舉國哀悼, 各國都派出高格代表赴喪.   《經濟學人》曾經報導, 台灣的小馬哥曾以私人身份到新加坡向李家致哀, 但為了不想觸動北京的神經, 所以低調地匆來匆去.  

李光耀成為新加坡的國父, 即使對他自己來說亦是一個意外.   李光耀說得一口流利的巫文(比他的華語漂亮十倍, 讀者可以在YouTube上聽到).  馬來亞聯邦在1963年成立, 當時除了西馬(馬來亞半島)還包括了東馬的砂勞越、沙巴和新加坡.   李光耀是冒著人民行動黨內很大的反對聲音(尤其是親共的一派)而堅持加入聯邦, 怎料加入之後卻被巫族排擠, 導致新加坡被逐.   兩年之後, 李光耀在電視上含淚的告訴新加坡人, 新加坡將要脫離馬來西亞獨立. 

回首看, 李光耀的雄心加上政治能力, 絕對有機會問鼎馬來亞總理的寶座, 論人口, 當日華人人口佔多數的檳城和新加坡加在一起, 華裔比起巫裔只是差幾個百份點而已. (今天馬來西亞內唯一由反對黨掌權的州政府是檳城的民主行動黨(DAP), DAP就是原來的人民行動黨(PAP)的分支,) 亦正因此惹來巫族的戒心.  新加坡可以說是誕生於悲劇, 很多年後, 仍然有人說新加坡有一天會重投馬來亞的懷抱. 

蓋棺才能定論, 政治巨人在生的時候, 像黑洞扭曲光線般, 個人魅力往往影響時評.  李光耀失諸馬來亞, 得諸新加坡, 後者可能是一個更容易掌控的政治舞台, 亦成就了他的傳奇.   人生充滿偶然, 信耶?



(20151112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