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5, 2019

給建制的朋友:我也怕亂


香港出現「大事件」() :   開埠以來立法局首次被暴力硬闖。

71, 我在電視直播上看了個多小時的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感覺很不舒服.  第二天, 恒指因為中美貿戰出現轉機倒升了300多點.

我們生活在影像世界, 判斷很容易受感觀影響.  7.1, 有百多名年青人用手推車和鐵支衝開了立法會的落地窗 (我其實相信警方是完全有能力制止的, “示威者有可能引發沙塵暴之說, 難以服眾), 但同時亦有數十萬香港人繼續我們和平理性的傳統, 上街示威.

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日前發表了一段「香港不應該亂」的感言, 大意是今天的成績是自己辛苦打拼得來的, 現在應是收成期. 這段話在建制派廣為流傳, 我的感覺是香港的權貴仍然未覺醒, 不明白目下香港社會面對的選項是什麼. 

文明社會其中一大好處, 是容許大家自私.   每一個香港人都有權對示威的年青人說: 不要攪亂我的飯碗.  但並不代表我們擁有道德高地.

香港的權貴都怕亂, 我也怕亂. 我住南區, 有兩個小孩唸美國名牌大學, 我做的生意尚算過得去.  但我們有選擇嗎? 今天的特首欠缺民意加冕、基本法沒有預計中國暴富帶來的社會矛盾、 北京政權背負的原罪令道理往往是站在雞蛋而不是高牆的一邊, 年青人的不滿只能夠被疏導, 甚至動之以利, 卻不能用道德棒子打壓.

其實這些權貴真的很應該走入民間, 在示威的場地上感受一下年輕人的脈搏.  我是一個重理性的人, 天性不喜歡群眾集會, 因為我覺得很容易出現人性壞因子互動.擦槍走火. 6.12令我改觀.

612月傍晚五時許, 整條夏慤道都擠滿了人, “撤回的喧聲震天, 在遠東金融中心的一個太平門角落, 我看到一群年輕人手牽著手跪着祈禱, 我不覺得亂, 我只是感動. 

我們可能很厭惡這批後生仔的做法,但坦白說,我在他們的年紀,志向和組織能力都大大比不上,將來他們可能是建制的一部份, 像今天的曾鈺成.

:  早前出席一個電視節目, 討論香港經濟展望, 談到香港目前仍未出現外資撤港, 節目編輯後來用上〝「大事件」無損外資信心〞作題.  此事令我想起杜琪峰的一套電影「大事件」, 主角包括任賢齊張家輝陳慧琳, 內容對今天動亂的發展深具啓發性.

(20197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