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4, 2013

切的疑惑


模特兒出身的美國影星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早前為了防範乳癌,將兩邊乳房的大部份組織切去,之後再“重建”。她主動公開事件後,輿論紛紛讚揚她是新時代女性,勇敢果斷,甚至有人稱許她敢於挑戰傳統男系社會的性徵,是真正的女權先鋒。

同一週,香港最高法院裁定變性人W有權跟男朋友結婚。坊間反應各異,有支持,亦有視為大逆不道。 37歲的W,自2005年起分階段在香港一公立醫師完成變性手術。 變性手術當然是不切不立。 同樣是切的手術,社會對W和安姐的反應是南轅北轍。

有一點值得澄清的是變性人有權結婚,是法庭接受當事人變性後的新性別和新身份,與法律容許同性結婚有很大距離。 迄今為止,全世界只有十三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它們是阿根廷、比利時、巴西、加拿大、丹麥、法國、冰島、荷蘭、挪威、葡萄牙、西班牙、南非和瑞典。  紐西蘭和烏拉圭會在今年下半年加入。

先說安姐斷乳,我並不覺得安姐有什麼偉大之處,荷里活過半明星都有做過或多或少的整容手術,安姐在切除乳腺之後,重新僭建新的乳房,證明她的價值觀和膚淺的荷里活和大部份男性(包括筆者自己)沒有很大分別。 我不知道將事件公諸於世之前,她有沒有為自己的人氣計算過,事件被廣泛報導,安姐甚至登上《時代週刊》的封面,她肯定是賺了掌聲。反之,W因為性取向而淪為邊緣人,之前低調地進行變性手術,精神和肉體的付出肯定比安姐為多。

安姐面對的選擇是:  一是下半生背負死亡的陰影,不然就是將真乳換作假乳,這抉擇其實並不太難。 有人估計安姐往下去的裸露鏡頭,因為滿足觀眾的偷窺狂,可以更市場有價。 W的『出櫃』,面對的取捨就困難得多。聞說W的雙親非常接受“女兒”的決定,W倒頭來擔心家人受到傷害。

有關同性戀道德與否的辯論加起來大概比大英百科全書還要厚。我大學年代一個最要好的朋友是同性戀者,我一直沒有為意,他是很後期才告訴我。 那陣子正值愛滋病肆虐,整個同志圈子終日活在惶恐之中。 我朋友的一句:“不過是性愛而已,罪不致死吧!”今天我想起這句話,仍然感到很震撼。

性傾向有多少是天生? 有多少是後天?   科學家仍未說得清楚。 但循演化心理學上去推斷,一種動物要繼續繁殖,異性戀是必須的。  代表港府的律師陳辭時亦指出『異性』是婚姻的  『資產』,是關乎傳宗接代,要有社會共識下,才能改變這定義。但法官認為在今天社會,婚姻不一定和生孩子掛鉤。再者,以今天的科技,借種亦是輕鬆平常,可能花費仍未大眾化(讀者還記得城中地產巨富三胞胎孫嗎?)

(於2013年5月2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