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 2018

讀「大歷史」, 看愛國問題



愛國問題, 一犬吠日, 百犬吠天。政事擾人,看一些「大歷史」的書,可作心靈雞湯.「大歷史」亦可以視之為跨國界的人類史或宇宙史,摒除用單一民族的角度看地球的發展. 美國歷史學家辛西婭布朗(Cynthia Brown, 1938-2017)專事這方面的寫作,台灣學者楊惠君和蔡耀緯合力譯了布朗的名作á大歷史—從宇宙大霹靂到今天的人類世界ñBig History – From the Big Bang to the Present),我讀畢此書後,對証今天在香港炒得火熱的愛國問題,啟發良多。

研究歷史一般是以五百年的文字記錄作為起點,這書的第一章「膨漲的宇宙」是以約137億年前宇宙的誕生為起點。書中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如果宇宙是從13年前開始,則地球只存在了5年左右,智人是53分鐘,書寫歷史是3分鐘,現代工業社會是6秒鐘。

至於人類如何成為地球上最具優勢的生物,書中強調人類是整個地球生物鏈的一部份,近代社會的宗教丶生理學和哲學往往貶低了我們和地球上其他生物的關連, 過份提高了人類的特殊性。事實上是人類丶地球丶太陽丶銀河系都是很渺小的,出現在歷史中亦帶有巧合成份, 何況是國家!

書的第二部份是<溫暖的一萬年>,講述人類如何由漁獵社會進化到農耕社會。農耕的歷史大約可以追溯到8千年前,這是人類社會的一大進步,一名漁獵採集者大約需要26平方公里的覓食的地方才能養活自己,同樣面積的耕地卻可以養活50人,當生產發展到可以儲存糧食,人口便以更快的速度增長,城市亦開始出現。

書中花了不少筆墨來分析不同帝國的興衰,包括希臘丶羅馬丶伊斯蘭和中國。國家的存亡和興衰往往是外在環境包括天然災害和經濟的副產品,而不是主觀願望所造成,更與道德無關。國家是一社會契約, 為國民帶來很多方便, 例如以眾欺寡對付外敵, 這是利之所趨, 全世界東西民族都是如此.

戴耀廷教授在台灣演講論港獨擦槍走火,被建制窮追猛打.  受壓迫者如果明白這是形勢,與是非黑白無關,躲也躲不開,也許可以息懷;攻擊人者也要明白, 他們手上的道德狼牙棒是完全經不起歷史的考驗,更不代表真理,極其量只是權宜而已。

中國近代史都是由當權者編寫的,他們視歷史為統治的工具,有需要便扭曲它, 而且喜歡用道德黃袍加身, 增加自己的優越性。但這不過是大歷史激流的小漩渦而已.


(2018416日刊登於蘋果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