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12

有權必用盡的可怕

在大陸辦事,很多時對手都會有意無意間,展示自己擁有的權力或關係。


在香港,自殖民地政府年代始,往日的港督今天的特首都擁有很大的權力,(調查曾特首外遊事件便是一例),但是,英國人的政治智慧告訴他們,有權不用才是統治上策。

執筆時,距離特首選舉揭盅不足36小時,我是一個無票、無權、無影響力的小市民,寫文章純粹是滿足發表慾,文章是文章,生意是生意,兩者我分得很清楚,既沒有政黨立場,更不是想圖點什麼好處。在財經版談政治,只是因為政經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對於這次選舉,大家應該誠實,任何不受操縱的政治選舉,都是埋身撕殺,什麼君子之爭,不是偽善,就是無知;至於誰是狼?誰是豬?政治家誰不是狼,豬不過是披著豬皮的狼而已,值得擔心的倒是狼皮豬腦,空有精明外表,卻行事懵懂。

今天的香港,民心求變,甚為明顯,亦是梁先生百分之四十多支持率的票源,但是現實地看,大有為政府,在中央愈來愈介入的情況下,運作的空間又有多大呢?加上競選後遺症,留下那麼多爛了的關係要修補,派糖很快便會派到捉襟見肘,更要向北大人交功課,擺平民意;難事一大籮,多幾隊職業特工隊也幫不了忙。

上星期三,聽〈香港人網〉的《風也蕭蕭》,人網是人民力量的平台,毓民和長毛不是我那杯茶,間中收聽,是想聽蕭若元談歷史, 間中也有所啟發。當天節目中,蕭先生哭了,是為了特首選舉動了真感情。

政治立場,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圓滑卻不合群,堅守自己的空間,亦很尊重別人的空間。蕭說:他很為香港未來的言論自由擔心,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在這地方建立了家庭,賺到了超於舒適的生活,對香港的核心價值,他覺得有義務去保護。

我對香港的感情,其實沒有如蕭先生那般深。當年從加拿大回流香港,不過是因為家庭原因,坦白說,作為一個交易員,在洋鬼子地方混一口飯吃,生活倒是過得不錯。回到香港這塊福地之後,因緣際會,事業算是有點突破。更重要的是,中國人血濃於水的感情,總是揮之不去。

和蕭生一樣,我對擁有權力又必用盡的人,心存恐懼。然而,世事大都沒有我們想像之中的壞,亦沒有我們想像之中的好。我希望這一次特首選舉,讓大家學懂謙卑:北京知道縱有強大組織,民意仍然是不可控制,唐營明白不可以誤信欽點的劇本,梁營知道世上是沒有永遠的Teflon。



(於2012年3月26日刊登於明報)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