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且讓我們都除下面罩


長遠香港解局, 驚人智慧和決斷,我建議從小處做起, 第一步是雙方除下面罩.  
政府提出的「禁蒙面法」被高院裁定違基本法. 禁或不禁其實影不了示者的行為,  只是 不知從那時起執行職務時, 也開始帶起面罩來
今天, 支持警察與否成了正邪分界那邊是正?那邊是邪?  端看你的立場.  
六個月前不是這樣的.  達哥是當差的挺願意幫人; 大明是隔老陳的孩子, 正在上大學, 新移民的德嬸並不担心跟他說普通話;  我們都是隔離鄰舍. 我期望有一天大家除下面罩不用狗和曱甴的標籤,做回一個香港人
運動初起時大家時常掛在口邊是: 政治問題政治解. 那時, 尚有一些警內部的聲音,批評政府處事不當令警變了磨心但很快示者的罵聲令警變得瘋狂,令他們忘記承受挑是厭性工作的一部份.  再加上林鄭的不饒人態度和政府行事魯莽,令警民衝升級, 更多人仇警發展到後期,文官駕前線警的能力已經惹人質. 林鄭說她只靠三萬多警, 暴警像了嚐過血的惡犬,政府再也拉不住了
者犯法便應該服法有些已經入獄了.  同樣, 暴警犯法一定要查明,這是什年代,我們竟然信關公多過信法!  為了少數人的劣行犠牲整個警隊的聲, 值得嗎是時正義的警出來發聲
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香港人都俱寛恕和守法之心但政府必還市民一個真相先調查後特赦是可以考慮的,  重點是兩方都適用. 有意識的犯下重罪如强姦者, 之以法,大家不需為這些事情上綱上線過往亦有警員在警署內性侵巿民被定罪三萬多名的警完全有壞份子是沒有可能的
救香港必須先除警暴, 再通過選舉增強民主派的影嚮力, 甚至取得議會的否決權, 最後令北京接受真正的港人治港和一國兩制.

(201912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