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4, 2010

泛民的Time Decay

買賣期權除了留意價格的走勢之外, 如何控制Time Decay(註)亦是非常關鍵的. 民主派的Time Decay, 大佬們又是否心知肚明呢? 妥協會不會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呢?

立法會休會, 波濤洶湧的政改爭拗很快便會平靜下來. 民主黨和特區政府就政改達成妥協是今年政圈的大事. 塵埃落定之後, 此事其實對香港政治有長遠的影響. 舉一個例子: 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泛民分裂後民主黨如何自處的問題上. 卻忽略了那邊廂的民建聯 - 這個擁有全香港最多議席的政黨 -在新政治光譜中的定位. 民主黨在和北京的關係上破了守宮砂, 根正苗紅的民建聯又會否在北大人的耳目中再度被邊緣化. 好戲且留待下回分解吧!

政改爭拗, 有人擇善固執, 寸土必爭、有人覺得應該往大處想; “起錨”聲、示威聲, 聲聲入耳. 建制與泛民的全版廣告, 說有幾胸懷激烈就有幾激烈. 大家爭的是什麼呢?

香港特區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產品, 面對的是“一國”是永遠的, “兩制”卻是有盡期的困局. 所有政黨都要走過“合制”這奈何橋.

終極普選、普選終極, 如果今年不是2010年而是2046年, 香港有雙普選也好, 沒有雙普選也好, 泛民難道仍然可以繼續賣五十年來的舊膏藥嗎? 中英談判時, 中方最大的籌碼就是時間; 一朝米字旗落下換上五星旗, 英國人的道理連篇都化作狗屁.

回頭說民主黨的妥協. 我佩服政治家的唐吉訶德精神和那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態度, 然而, 我覺得在爭取普選的問題上, “鬥”其實比“談”來得容易. 民主黨領導決定支持經修改後的政改方案, 起先肯定是心裡忐忑的; 事件曝光之後, 一如預料, 選民反應激烈. 到後來民調顯示主流支持溫和路線, 遲來的得意, 民主黨是有點始料不及吧! 長毛罵華叔癌細胞上腦, 忘形之餘, 倒是幫了民主黨一個大忙. 往後的交待云云, 政治騷而已, 弄巧反拙, 倒露出尾巴.

我對人的興趣, 遠比對政治大. 什麼主義、什麼理想很多時是自我膨脹的化身. 今次支持方案的人, 很多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耆老, 過去三十年, 在不同年代、不同政權下, 擔起一支不一定符合世俗價值的旗幟, 踽踽而行, 這付出還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千帆過盡, 大家是否會一笑泯恩仇, 甚至為昔日雙方的愚昧而一臉惘然?

註:- 期權的價值來自兩個部份, 一是內在值(Intrinsic Value), 就是行使價和現貨價的差別; 二是時間值(Time Value), 期權買家擁有只賺不蝕的權利, 但這權利卻會隨著時間而減值, 是所謂Time Decay.

(於2010年8月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