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3, 2015

民智不開,股市不立

中央干預股市最吊詭的地方是:看上去政府是想打救千萬水深火熱的股民。然而行動最大的對手,並不是什麼歛財的外資和券商,而正是這千萬個既貪婪沒有理智復沒有經驗的大陸股民。

我支持中央入市,但我亦覺得股民輸錢,長遠有利中國股市發展。

首先,民主也許有普世價值,政府干預市場與否卻無國際標準。想像一下2009年全球政府如果不是大力推行QE,今天的情況又會是怎樣呢?QE當時亦被很多經濟道德原教主義批評為不利市場發展。  

外資的財力和理論在中國都缺乏影響力,即使我們將滬港通再加QFII,外資投資中國股市的比重仍然是很低很低。外資高興不高興,我覺得習主席不會上心。 中國有能力膽量花幾百億山長水遠跑去南中國海填海建人造島,這些雞毛蒜皮的外資算得了什麼。至於說干預長遠影響外國投資者進入中國市場的信心,這些話作為報章的標題也許算是合格,但我接觸那麼多年的外資,大家都是逐銅臭之夫,那裡有錢賺他們便往那裡去,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他們都已忘記。

中國仍然是一內閉型的經濟,過往中國可能很依賴外國資金投資,但到了今天,國內資本充裕,加上經濟規模完全有條件關起門來做大皇,採取閉關政策。當然我並不鼓吹此道,因為我覺得中國要真正強大,一定要和世界接軌,縱使短期受到衝擊。

此外,股市調整是絕對有需要和健康的,不然市場內的槓桿化愈來愈厲害,肯定是一個計時炸彈。事後孔明看,中央是低估了槓桿化帶來的風險。

今次A股的瘋狂賣盤主要是來自場內外配資活動的斬倉。場內證券公司兩融活動固是有跡可尋,但場外配資活動的準確金額,卻很難算得準,估計比場內超出至少兩倍。這些孖展斬頭引起的淡倉,因為眼前很多股票都跌停板,沒有現價的壓力,但是,股票買賣一旦重開,也要看當時的市場氣氛,價格表現很難估計。

救市是否恰當,端看兩個尺度:一是效率;二是公平。說效率,怎樣干預才能生效,說的人很多,真正做起來並不容易。干預股市其實跟其他投資活動一樣,運氣是相當重要的。理論上,救市要bang on the buck,政府應該要在跌市的中後期,當淡倉的力量由盛轉衰時才入市,然而究竟應該是在3,800點入市,抑或3,6004,200,實在很難科學地下定論。

反過來說,之前有人說上證指數的4,000點是政策底下的改變,事實證明當股民湧動時,什麼政策底都是馬奇諾防線而已。中國政府今天的目標不是要將股市指數推到某一個點,而是要重建股民的信心。 

至於第二點,是否公平?這次救市,很大程度犧牲了證券公司的短期利益,但由於證券公司在早前賺了很多錢,民情洶湧下,證券公司的小股東亦只有啞忍。另外一個為人詬病的地方是救市目標放在藍籌股。但是如果不救藍籌而去救細價股,這些原本股值就已經很多水份的細價股,究竟值不值得政府用公帑去支持呢?這亦是一個公平與否的問題。

我絕對相信中國政府有復興股市的決心,復興股市的目標不應是將指數盯在某一個數目,保證中國的股民永不輸錢亦是遠離事實,如何在過程中令股民對股市有一個更健康的理解,從而長遠地參與股票買賣才是救活股市的重點。 

中國政府今次出手打的並不是什麼大鱷,而是國內的散戶羊群。很可惜,一如在很多社會事件上,人民表現愚昧,政府亦用管治愚民的手法管理這13億人口的國度。」之中,政府只能求諸術和器解決眼前的問題


(201571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