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4, 2019

憶張振新先生與他的Opus One


習主席在四中全會前夕, 宣佈將加強發展加密貨幣技術.  比特幣股價暴升, 重上美元1萬之上.   再一次證明, 比特幣的交易仍然是不理性的.

我一直有留意中國官方加密貨幣的發展.  中國的加密貨幣叫DC/EP, DCDigital Currency, EPElectronic Payment, 意思是由央行發行, 然後通過現行的電子渠道例如銀行和第三方支付系統流通.  虛擬貨幣原來是梁山好漢, 但這樣一來便變成了宋帝的招降兵.    另邊廂, Facebook牽頭的Libra, 亦面臨難產的危機.  最近有些合作方, 例如Visa, MasterPayPal都相繼退出.  似乎, 近來的風是吹向建制的一邊. 

經過這幾年的發展, 區塊鏈的技術已經廣為接受和應用, 由參野禪變成佛門正宗, 但主管的人亦由野和尚變成寺院主持, 好處是規範了, 壞處是減低了靈活和自主性, 再沒有當日的朝氣勃勃.  果真如比特幣的發展空間會愈來愈少.  更難成為大眾之事, 淪為只是小眾的玩物而已, 價格沒有上升道理. 

談到虛擬貨幣, 大陸的金融大老先鋒集團董事長張振新早前不幸過身.  我和張先生是舊相識, 張先生生於蒙古(他的微信號是蒙古人), 早年從事證券業務, 生意真的做起來是靠P2P微貸, 後期他花了很多精力發展虛擬貨幣,香港人較認識的是他曾經出超高價70億港元,收購香港人壽,交易最後告吹,賣方沒收定金7亿. 張先生談吐很儒雅,當年他曾計劃入股我的公司思博, 亦因為得到他的賞識, 參與了他的一些虛擬貨幣的業務. 

Cindy是幫張先生管理私募投資業務, 有天她打電話給我說:『張先生看到你在報章上談虛擬貨幣的文章, 很想請你飯聚, 交流一下對虛擬貨幣的看法』.   午餐在張先生的私人飯堂古琴軒。那陣,比特幣價是美金6,000元左右.  席上, 張先生極力唱好比特幣, 建議大家要長揸, 不要過早離場的, 我當時是淡友.  

新聞報導張先生的身體在後期開始變差, 原因是他酗酒, 我記得當日在席上張先生開了一瓶加州的名釀Opus One, 我當時剛從加州Napa Valley渡假回來, 旅程中亦曾參觀Opus One酒莊.  在認真談生意的環境, 飲一瓶未有透氣的良釀, 是有點浪費, 印象中張先生喝得不多.   張先生後期多次和我談及他的鴻圖大計, 他的加密貨幣業務主要分三塊: 一是ICO, 二是採礦, 三是交易所.   他還邀請我加盟, 統一管理這三塊業務.  但因為天時、人和、和地利都不大吻合, 所以便沒有談下去.

大陸的創業環境製造了不少英雄, 但可惜大部份是牛市好友, 市場一旦逆轉, 很多人便折翼, 有些人所付出的代價還真的不少.

(2019111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