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3, 2018

政權的殘暴


「一地兩檢」本應是好事一宗, 特區政府本來可以挾民意自重, 給反對派下個下馬威, 但是中央選擇用最粗暴的方法去推銷, 權力之“得理不饒人”實在可怕!

這個假期看了三本書,  整體印象是: 政權是一很可怕的動物.  我看的三本書是:-
1.     章詒和《伶人往事 寫給不看戲的人看》;
2.     吳學昭的《吳宓與陳寅恪》, 作者吳學昭是吳宓的千金;
3.      郭岱君主篇的《重探抗戰史 從抗日大戰略的形成到武漢會戰》.
三本書的內容分別是關於戲劇、學者和戰爭.   時空由民國初年到文革.  
先說《伶人往事》.  我對京劇一竅不通, 但小時候家父訂閱《大成》雜誌, 內裡有張多關於京劇名人的往事, 所以對於馬連良、言慧珠和程硯秋的名字都似曾相識.  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一紙風行得大名, 文筆帶其風采.  本書描述一些對於非京劇迷來說比較枯燥的人和事, 也寫得非常生動, 書的重點是這些在舞台上響噹噹不可一世的名角, 如何和中共這個新政權交往, 那種對權力的膜拜, 躍然紙上.    當然亦免不了提到反左反右和文革種種運動期間, 這些卓然有成藝術家被權力玩弄的慘況. 
陳寅恪被稱為中國當代最有學識的學者, 吳宓是陳寅恪的忠實粉絲, 兩人都是歷史學家, 吳宓視陳寅恪亦師亦友.  晚清民初的新文化運動之際, 他們堅持中國傳統文化, 是入新中國, 這種堅持, 令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飽受煎熬.  陳寅恪因為是國寶, 而且堅守不談政治, 尚能相對明哲保身.  吳宓卻沒有那麼幸運, 被打入牛欄.  

郭岱君是台灣人,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研究員, 《重探抗戰史》的作者包括大陸、台灣和日本學人, 我特別欣賞編者的一:『談中日大戰又怎可以沒有日本人的觀點呢?.  但是, 作者用了大量《蔣介石的日記》作材料, 所以評論上難免受蔣氏的角度影響.  書中提到的一個觀點, 我在其他書籍中也曾看到: 決定抗日是不可為而為之, 是蔣介石利用抗戰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當時不少學者包括胡適及陳寅恪基於國力原因, 客觀上都不支持和日本公開為敵. 論軍力, 當日中國士兵的效率是日本兵的十份一, 因為國軍的配備、訓練、通訊和動員能力都遠遠落後於日本.  淞滬大戰, 蔣介石作出重大犧牲, 派出嫡系的中央軍傾全力主動出擊.  國軍損失慘重, 但蔣卻在軍閥群中確立了領袖的地位.
看歷史可以是可以從不同的時空去看:  如果你看中國過去十年的歷史, 你會折服於中國的經濟起飛; 如果你看中國過去五十年的歷史, 你會驚愕於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殘暴; 如果你看過去一百年的歷史, 你只會感到為政者的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 套用陳寅恪的話『上詐下愚』; 為了權力, 犧牲了百萬計的人命.。。。  如果你是看一萬年甚至是一仟萬年的歷史, 人類只不過是蒼海一栗而已, 萬事又何必那麼上心呢?


(20181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